VIP中文 > 都市小说 > 南风知我意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他失眠了

正文 第五十三章 他失眠了

    虞氏办公室。

    办公室内时而响起银铃般的笑声。

    穆梓楠穆梓楠和莫筱筱坐在沙发的一角攀谈着女孩的心事,二人时而发笑,时而谈话,倒是让在一边旁观的两个男人感觉受到了冷落。

    景朔风向虞川烬投去一个委屈的眼神,虞川烬也向景朔风投来一个同感的眼神。

    “姐姐,你当真觉得牡丹比荷花更合适作为这一季度的设计主韵吗?”穆梓楠穆梓楠眸子里星光闪烁,她满是欣赏地看向莫筱筱。

    莫筱筱一边认真地插花,一边喃喃地道:“是呢,牡丹比荷花更有风骨。”

    “那我就听姐姐的。”穆梓楠笑的很是甜美。

    室内一片温馨,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虞川烬淡淡地道。

    很快,庚严风便走了进来,“虞总,聂昊阳亲自来求见,说要和您谈一谈。”

    “让他来这儿。”

    “……”庚严风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这屋子现在共有四个人,虞总的意思是要聂昊阳来这里,这……

    看得出庚严风的惊讶,景朔风邪肆的嘴角勾起:“照虞总的去做吧,我们今天在这里,等的就是他。”

    穆梓楠穆梓楠正在和莫筱筱插花,突然听到这一句,手中的动作一滞。

    是啊,他们今天就是来瞧聂昊阳的笑话的。

    聂昊阳,当初你在众人面前有点多风光,多骄傲,那么,今天就会有多狼狈,多不堪。

    很快,聂昊阳便在庚严风的带领下进了办公室。

    刚踏入办公室,聂昊阳先是一愣,他没有想到景朔风和穆梓楠竟然也在这里。霎时,他的脸色很是难堪。

    景朔风和穆梓楠冷冷地看着聂昊阳,而虞川烬则是不屑地鄙视着他,莫筱筱此刻也好奇地打量起了聂昊阳。

    同样是被渣男背叛,她几乎和穆梓楠有着同样的遭遇,所以她很好奇那样欺负穆梓楠的渣男,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聂昊阳站在四个人面前,像是接受神世一般,他万万没想到,穆梓楠和景朔风竟然也在这里,他今天是来低下姿态求虞川烬放过的,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的两个大仇人也在,想必,这都是他们算计好了,他们故意让虞川烬引自己来,看自己的笑话。

    想到这里,聂昊阳的气便被不打一处来,但是考虑到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总是有多大的怨念,终究还是选择忍下了。

    “虞总,你好。”聂昊阳将头微微地地低下来,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带着些许的恭敬。

    虞川烬并没有接聂昊阳的话,这让尴尬的气氛再度升温。

    坐在一边的景朔风冷笑了一下,虞川烬可真是虞川烬,这冷落人的本事倒是一流的,这下,他有好戏看了。

    穆梓楠此刻和景朔风的眼光对到一起,二人交汇了一下眼神后,穆梓楠便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见聂昊阳向别人低头,他一向不是高高在上,很傲娇的吗?

    窥见穆梓楠和景朔风的表情,聂昊阳后背一凉,虞川烬这绝对是故意的,他们今天就是来看他笑话的。

    心中的愤怒不能言表,但是聂昊阳还是极力地在隐忍着:“虞总,鉴于贵公司最近挖走我聂氏客户的事情……”

    话还没有说完,虞川烬便开口阻止了他。

    虞川烬的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听的直教人汗毛竖起:“挖走?如果你将正常的商业竞争都能理解为挖走,那我可能要对你整个人重新审视了。”

    “……”聂昊阳被虞川烬的一句话给堵的说不出话来。

    乍一听,虞川烬的说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景朔风也向虞川烬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他的好兄弟果然不一样的,一出口就能噎死人。

    一边的莫筱筱和穆梓楠又开始插花了,嫣然将聂昊阳当做是空气一般的存在。

    被虞川烬噎到,聂昊阳的脸色瞬间便红了,当即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

    他这是来进行商业谈判了,所以说话一定要注意分寸,他现在代表的不仅仅是环亚,更是整个聂氏。

    “抱歉,是我口误。”聂昊阳沉声道,他这辈子好像很少和人道歉,虽然嘴上道歉了,他的心里依旧不服,虞川烬他们就是来戏弄他的,“鉴于贵公司和我公司的竞争……”

    “竞争?”虞川烬再次打断聂昊阳的话,“你觉得,你们公司有那个资格和我虞氏竞争?”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穆梓楠正在插花,差点都笑出声来,聂昊阳平时嚣张跋扈,这回可是在虞川烬面前吃尽了憋。

    聂昊阳被气的脸色通红,他咬牙深呼了一口气,“虞总,您觉得,我们两家公司现在的关系是什么呢?”

    “没什么关系,你们的客户之所以会流失,不是因为们公司主动出击的,而是他们看到我虞氏的合作方针,自己跑过来的。所以你从开始就把事情的源头搞错了,你们的失败,不是因为别人,而是因为自己。没事了多从自身找找原因,不要把罪责往别人身上推,这很不负责任。”虞川烬冷冷地道,然后对着庚严风挥挥手,“庚严风,送客。”

    聂昊阳还想要说什么,却见庚严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吧,聂先生。”

    心中一团怒火想要发泄,却发现只能自己忍着,聂昊阳气氛地转过身,跟着庚严风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刚被关上,景朔风爽朗的笑声便响起了。

    “烬,没想到你这嘴,还真够毒辣。”说着,景朔风优雅地端起一杯红酒递给虞川烬,自己也拿起了一杯,“干杯。”

    虞川烬轻拍了一下景朔风肩膀,帅气的笑道:“那也不及你十分之一,难道你忘了,你才是我的背后诸葛。”

    说完,二人便笑着饮了一杯酒。

    话说的没错,击垮环亚,排挤聂氏,都是景朔风想出来的对策,而且许多行动方案,都是他一手策划的,虞川烬不过是帮他出来撑一下场面,说几句话而已。

    这些事情看起来是虞氏做的,其实是景朔风自己做的,他就是要让聂昊阳知道,他景朔风不出手,也照样是办法能收拾他。

    穆梓楠好心情地将最后一朵花插好,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两个笑容灿烂的男人,她的嘴角也漾起了一抹暖意。

    这辈子,能遇到景朔风,真好。

    相对于这里的欢乐温馨,聂昊阳那边却是火药味十足。

    上来车子,聂昊阳一脚踩了油门,车子轰地一下便冲了出去。

    他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虞川烬的那句话,还有景朔风那种不屑的表情,和穆梓楠的无视。

    他这辈子无限荣耀,哪里受过这般无视和鄙夷,顿时,无尽的羞愧感和愤怒感袭上胸口,这种感觉让他窒息。

    说白了,他今天就是来自取其辱了,事情不但没有解决,而且看样子,虞氏更不会罢休,如果再按照这样的进城下去,别说是环亚,就连聂氏也要被玩完。

    好,好样的,穆梓楠,景朔风,这都是你们下的一手好棋,你们竟然联合起来这样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穆梓楠,你不是心心念念想要环亚吗,好,我现在就亲手毁掉它,事到如今,他聂昊阳也在乎不了什么脸面了,如果不狠狠给穆梓楠一点颜色瞧瞧,他绝咽不下这口气。

    他的车子疾驰在路上,可见他的心情之差。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带上蓝牙,聂昊阳接通了电话。

    “聂昊阳,你那天那样对待我,导致我受到了莫大的耻辱,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我昏迷的时候,拍我的照片,发到了网上,现在我的不雅照在网上都快传遍了,聂昊阳,都怪你,要不是你那样对我,我也不至于身败名裂,你这个QJ犯,我要曝光你。”说话的人是凌潇潇,她的声音冷厉,看起来愤怒极了。

    “你曝光我?你确定你有这个本事?还有,QJ犯?我做你的时候,你不是叫的很开心?”聂昊阳冷冷地威胁,嘴角划过一丝讽刺。

    “你!”凌潇潇气的不轻,她本来以为聂昊阳是小开,打算攀附她,给自己的事业助力,没想到聂昊阳还没有帮上自己,他这个大叔就先要倒下了,关键她还因此搞得身败名裂,真是划不来。“聂昊阳,我要告你,你觉得警察到底是会相信我的话呢,还是相信你的话。”

    传出去的照片可谓是惨不忍睹,是个人都看得出,她是被人无情地蹂躏至晕的,她要是一口咬定是聂昊阳强的他,恐怕警察都会相信。

    “凌潇潇,你倒可以试试,我聂昊阳玩过的女人多了去了,还没有一个女人敢告我QJ的。”聂昊阳冷冷地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聂昊阳,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这个资格吗,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环亚要完蛋了吗,当然了,还有你的聂氏,恐怕也岌岌可危了吧。”

    聂昊阳心头一颤,外头的消息这么快吗,就连这个贱女人知道了,呵呵,果真是好处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凌潇潇不依不饶。

    “说吧,你要多少钱?”聂昊阳冷冷地开口,这种女人,要的不就是钱.

    “我身败名裂,你以为是钱可以解决的事情吗?”

    “那你给你我是几个意思?”

    “把你手上聂氏的全部股权都给我,然后对外公开我们的关系,娶了我。”

    “你疯了。”聂昊阳冷呵,他怎么可能娶一个身败名裂的女人,何况她本来就是一个戏子,在这之前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娶她?开玩笑。

    “聂昊阳,你要是不答应,我这几去警察局告你。”说完,对方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聂昊阳的心情差极了,忽然,他的车子险些撞在路旁的树上,幸好他在关键时刻踩了油门,这才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停车冷静了一会儿,聂昊阳再次拨通了凌潇潇的电话。

    “我答应娶你,但是在这之前,我需要见你一面,一会我把约会时间和地址发给你,你按时到。”

    “真的?”

    “你觉得呢,我可不想被你告上警察局。”聂昊阳故作无奈地道。

    显然对方低笑了一声,“行,你早这样说不就好了,我们之间何必那生分呢。”

    “先挂了,我在开车,我想好地点和时间了发给你。”

    “好的。”

    挂了电话,聂昊阳将头靠在靠背上,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要他娶她?做梦,那个臭女人竟敢威胁他,那他就让她……人间蒸发。

    呵呵,等等,人间蒸发……

    聂昊阳心头一颤,他之前怎么没想到呢,他既然可以让凌潇潇人间蒸发,为什么不让穆梓楠人间蒸发呢,那个女人害的他身败名裂,为什么不悄悄把她也给做了。

    想到这里,聂昊阳阴颤颤地笑了。

    凌潇潇,那我就先那你这个麻烦。

    聂昊阳接下来没有去别处,而是开车去往一家夜总会,他认识那家的老板,正是混黑的,他可以帮他弄到一亮拼装的无牌照车,然后他就可以驾驶这辆车,头戴面具,在一个深山里,把凌潇潇给悄然做了……

    凌潇潇急于理由聂昊阳摆脱负面影响,于是在得知聂昊阳约她在夜里十点的郊区见面的时候,她毅然答应了。

    按照计划,聂昊阳驾驶拼装车,戴了面具,以一百二十迈的速度,直接将在深夜里翘首等待的凌潇潇给撞飞了,然后聂昊阳驾驶了这辆车,悄无声此地还给了夜总会老板。一切都是做的那么天衣无缝。

    次日,凌潇潇的尸首被找到,她被撞死的消息也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警察第一时间便赶到现场搜寻线索,可是作案人的手法太过于高明,他们查了大半天,依旧丝毫没有证据。

    鉴于之前凌潇潇曾在环亚受辱,大家当时都怀疑施暴人是聂昊阳,如今凌潇潇死了,大家都怀疑凶手是聂昊阳,但是苦于没有证据。

    除掉凌潇潇的聂昊阳,终于能松了一口气,他从个人账户上给了夜总会老板一大笔钱,然后开自己的车,去了环亚。

    烦心事解决了,是时候关心一下他的事业了。

    开车来到环亚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夕阳下,环亚大楼显得格外的无助,聂昊阳站在大楼下,嘴角划过一丝冷厉。

    穆梓楠,你们联合起来那样对付我,那我现在就让你的环亚彻底从商业界消失,你不是很希望从我手上夺走环亚,很想拿走你父亲的最后财产吗,做梦,既然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现在环亚无力支撑了,那我今天就宣布环亚破产,然后卖掉这座曾经辉煌一时的大楼。

    哼,穆梓楠,跟我玩,你还嫩着呢。自从跟我对立的那天起,你就注定是失败的。

    聂昊阳下了车,关好车门便朝着大楼走了去。

    这条路他走过无数次,可是这一次,却好像格外的漫长。

    环亚,他多少年的心血,没想到最终还是保不住。

    聂昊阳心中不免有些凄凉,然而等他打开公司大门的时候,就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公司里竟然人声鼎沸,他们各个喜笑颜开地在帮忙打扫,清理公司仔细一瞧,都是以前的环亚员工。

    恍惚间,他都以为他的环亚还在呢。

    这……

    聂昊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时,公司的员工们也注意到了聂昊阳,但是和往日不同,平时员工们看到聂昊阳都会上前恭敬地问好,而今日,大家竟然对他视而不见,有的员工还会鄙夷的眼光去看聂昊阳。

    肖暄抱着一叠文件和员工们热情地打招呼,在拐角的是,他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聂昊阳,叹息一声,走了过来。

    “聂总……”肖暄再次叹息了一声。

    “老肖,这是怎么回事?”聂昊阳皱眉道。

    “公司被收购了,你不知道吗?”肖暄很诧异地道。

    “什么?”聂昊阳的脑子轰地一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不知道?

    见聂昊阳好像被蒙在鼓里,肖暄再次叹息:“是您的父亲亲自帮你处理的,卖给了景氏。”

    “什么时候的事情?”爸爸做事怎么不和他商量,聂昊阳无比惊讶。

    “就在今天早上。。”

    “……”聂昊阳听闻便愣在了当地。今天早上,但是他还在忙着处理作案工具,不过父亲为什么这么着急将环亚卖掉,而且还是卖给了景氏。

    想到这里,聂昊阳的火便不打一处来。

    现在仔细想想,他好像是中了圈套,本来,他想要一气之下宣布环亚破产,可没想到,兜兜转转,环亚最终还是流转到了景朔风的手里,穆梓楠的手里。

    这叫他怎么能甘心。

    穆梓楠,景朔风,你们可真会玩心计。

    想到这里,聂昊阳咬了咬牙,直接转身离开了公司。

    他现在必须要好好问问父亲,他要问问他,为什么不经过他的同意就私自卖掉他的环亚。

    等到聂昊阳一路冲向聂氏老宅,便发现父亲和老谭就站在家门口等他,父亲的脸色看起来异常的难堪。

    “爸爸。”

    聂昊阳刚出口,聂正清便猛呵了一声:“跪下。”

    “爸……”

    “我的话你都不听了?跪下。”气氛使得聂正清全身战栗。

    聂昊阳咬牙,终究还是缓缓地跪了下来。

    “爸爸,您为什么要把环亚卖给景氏?”

    “你还有脸说!”聂正清爆呵。聂昊阳想说什么,却见老谭给他使了一个颜色,顿时,聂昊阳便沉默了。

    聂正清滑动轮椅来到聂昊阳身边,厉声道:“你是怎么回事,让你和虞氏好好谈谈,怎么就把事情给搞砸了,本来我想让你低下姿态,我这边再让出环亚,试图让虞氏放过我们聂氏,可是你知道虞氏怎么说?虞氏说你昨天的谈判毫无诚意,称会继续倾轧聂氏,如果聂氏肯底价将环亚卖给景氏,称会给聂氏留下最后的几位客户。现在我们聂氏的股市动荡不安,许多股民开始撤资,就在这个时候,景氏景朔风竟然大量收购我们的股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啊?”

    话没有说完,聂正清便气的咳嗽了起来。

    听闻聂正清一番话,聂昊阳彻底惊呆了,呵呵,真是好手段,景朔风和虞川烬等人不但奚落了他,还收购了环亚,排挤了聂氏,更在聂氏的股市里大做文章,景朔风,虞川烬,好样的,你们好样的。真是想把人往死里逼。

    见聂昊阳沉默不语,聂正清气的脸色发紫。老谭急忙安慰聂正清,“老爷子,别动气,我们再想想还有没有挽救的机会。”

    “聂氏股票严重缩水,如果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一个月之内,我聂氏,就是第二个环亚。而且,主人依旧是景朔风。”聂正清叹息道。

    一股怒意袭上心头,聂昊阳没想到他不过是忙碌了一天,公司就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公司易主,对方还是景朔风?那怎么能够。

    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景朔风和穆梓楠,就算公司改名,那也决不能是景朔风。

    想到了,聂昊阳想要杀死景朔风和穆梓楠的心都有了,都怪穆梓楠,要不是那个贱女人,他聂昊阳也不至于会这部田地,要不是她,聂氏和环亚也不会……

    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足以表明他现在的愤怒。

    聂昊阳眸子猩红,仿佛染了血一般:“爸爸,这件事终究是因我而起,就由我来解决。”

    “你怎么解决?”聂正清的身体不住地战栗着,聂氏要是毁了,他的活不下去,他一生都在为聂氏而奋斗,聂氏是他的梦,是他一生的追求。

    “爸爸,您保重身体,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聂昊阳暂时还没有想到太好的办法,只能先暂时稳住聂正清。

    说完,聂昊阳起身,缓缓地抬步,渐渐地消失在了夕阳中。

    经过一天的发酵,凌潇潇死亡时间更加火热,微博上更是讨论不断。

    聂昊阳回到了自己的的别墅,他夜,他失眠了,他到处在想对付景朔风的和虞川烬以及穆梓楠的对策。

    喜欢南风知我意请大家收藏:()南风知我意更新速度最快。


  https://www.vipxs.la/84_84711/298430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