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科幻小说 > 从大学讲师到首席院士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角谷猜想、航空材料院以及新的研究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角谷猜想、航空材料院以及新的研究

    会议室里的学者们听的都很疲惫了,但他们还是坚持听到了最后,因为他们发现王浩讲的塑造函数的方法非常巧妙。

    里面的好多想法、好多方法并不正规,放在严谨的数学体系中,都可以说是错误的方向。

    比如,在推导过程中,用到了一种概率的方法,以概率的方法去分析推导,最终的结果肯定是不准确的。

    这也就导致判定函数划定的区域内,一些梅森数可能是梅森素数,但大概率又不是梅森素数。

    但推导函数的目的并不是做完善的证明,而是用来更大可能的寻找梅森素数,是依靠数学方法达到直接应用的目的,效果就会非常显著了。

    他们能以此联想到很多应用领域的问题。

    比如,粒子对撞物理实验中寻找奇点,目的在于寻找不同的点位,并不需要严谨的证明,只要找到就是很大的成果。

    天文学上也可能用到,在大量繁杂的数据中,利用数学计算去找到特殊的点,就可能会有特别的发现。

    等等。

    这种利用不严谨数学,去巧妙的推导列式、函数的方法,应用研究上可能会很有前景。

    好多人都感觉收获良多。

    王浩的收获就更大了,“质数分布概率研究”提升了近三十点灵感值,研究可以说,已经到了只差临门一脚的阶段。

    另外,他发现自己的研究和教学内容的相关性。

    因为有一些灵感是在课堂上发现的,包括泛函分析、概率论,都是和分析概率直接相关的,所以他所做出的研究过程,也会具有一定的相关性。

    “一个问题可能会有很多种解决方法,包括寻找梅森素数,也包括其他的研究,都可能有很多种方法能够解决。”

    “教学内容直接关系到灵感方向,直接关系到问题的解决方法。”

    罗大勇的‘图同构问题’也是一样的,他去上了一堂《非线性泛函分析》课,就找到了一种以泛函分析领域方法为开端的解决方式。

    王浩完成了报告以后,脑子里思考了很多东西。

    他对于函数以及塑造函数的过程讲解的非常仔细,接下来只是回答了两个小提问,报告就结束了。

    “啪啪啪~~”

    会议室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每一个前来听报告的学者都感觉受益匪浅。

    王浩走下台和过来的每一个人握手,也得到了一大堆的赞叹,“真是年轻有为!你这个研究真是让我开了眼界,原来一些不严谨的数学方法,还能有这样的作用。”

    “我第一次看到把概率的手法用在推导函数上,都感觉是大开了眼界啊!”

    “精彩,太精彩了,听了你的报告,不枉此行了!”

    王浩带着微笑应和着每一个人。

    在有关梅森素数的报告结束以后,所有人就都走出了会议室,在休息了片刻后,有些人就提前离开了,他们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

    那些来自其他地区的学者,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数学科学中心的人,招待他们一起到水木大学的校园转一转。

    水木大学都可以说是一个著名的景点,校园里还是很值得转一转的,里面有很多经典著名的建筑,充满着历史和文化的底蕴。

    王浩和潘卫国一起走在人群后面。

    他们一直说着话。

    潘卫国心里真的是有无限多的感慨,回想一年多以前,王浩还是自己手下的博士生,自己还耐心的指导他完成博士论文。

    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

    当时肯定想不到一年时间里,会发生这么多事情,首先是王浩留校并参与了东港大学合金实验室的项目,只过了三个月他就突然被解聘。

    后来知道王浩被周清源邀请去了西海大学,就开始听说他完成一个个研究,甚至偶尔就能在新闻上看到他的消息。

    每当在新闻上看到王浩的消息,潘卫国总是感到非常的欣慰,后来则是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最开始的欣慰是因为,他一直认为王浩非常的优秀,读博期间的些想法就总是让人惊讶,到了西海大学耐下心思做研究,有成果也是很正常的。

    后来的不可思议则是因为成果太多、太大了。

    傅里叶变换辅助构造数学模型?

    新的大数相乘算法?。

    蒙日-安培方程的正则性证明?

    阿廷常数存在和有界性论证?

    梅森素数……

    潘卫国想想这些研究都属于王浩,并且是在短短半年多时间研究出来的,就是在感觉非常的震惊。

    王浩的天才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只过了一年时间,就连他自己也已经被落在了后面。

    潘卫国带着苦笑长叹一口气问道,“你刚刚完成了梅森素数的研究,有下一步的计划吗?质数分布概率研究,具体有想法吗?”

    他知道王浩申请到了优秀青年科学基金。

    王浩点头道,“我已经有了新研究的方向,是一种新的数学方法,希望能通过这种数学方法,解决那些通过固定算式,让数字无穷增减的证明问题。”

    类似的话,他和曹东明也说过,但是曹东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加油’,也不知具体是什么意思。

    潘卫国就不一样了,他立刻反应过来,“角谷猜想?”

    王浩轻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不止是角谷猜想,还包括3X+2,3X+3,或者回文数猜想,等等,类似的问题有很多。”

    “我是想研究一种新的数学方法来解决这一类问题。”

    这一类问题包含很多内容,角谷猜想只是其中之一,也可以说是其中最经典的问题。

    角谷猜想有很多个名字。

    阿迈瑞肯把问题称之为‘冰雹猜想’,是因为顺着问题去计算,做出的图形就像是冰雹一样。

    国际正规会议则称之为‘克拉茨问题或者3X+1问题’,是因为七十年前,数学家克拉茨在正式会议上提出了这个问题。

    国内有好多学者称呼为角谷猜想,因为这个问题是由一个叫角谷的日国数学家传到国内的。

    角谷猜想的内容也很容易理解--任意写出一个正整数N,并且按照以下的规律进行变换:如果是个奇数,则下一步变成3N+1;如果是个偶数,则下一步变成N/2。

    不管N是任何一个数字,最终都无法逃脱到谷底,归为数字1。

    这就属于通过一个列式对数字进行计算,不断增加减少来探索最终数字的问题。

    数学中有好多类似的问题,都是通过一个劣势改变数字,然后不断的进行循环,或者是一直增加,或者是一直减少,或者是增加和减少并进。

    潘卫国自然明白王浩说的是什么,正因为如此,他才知道研究难度究竟有多高。

    甚至可以说,不可能……

    潘卫国听了第一反应就是这种研究不可能完成,换做是一年以前,他肯定会直接说“暂停吧,不要在这种不可能完成的研究上浪费时间。”

    现在潘卫国就说不出来了,因为王浩的成果很多,而且都是影响力很大的内容。

    现在他们也不在一个学校,最多只能说是以前导师和学生、或者是朋友关系而已。

    潘卫国没有办法开口让王浩停止研究,他思考了好半天,认真组织了一下语言,“王浩啊!”

    “我觉得吧,我们做研究不要钻牛角尖,像是一些高难度、甚至不可能完成的研究,就要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

    “能有进展就最好,没有进展,也没有关系。”

    潘卫国觉得王浩肯定不会听自己的劝说。

    年轻人啊!

    刚完成了好几个成果,肯定会有一股冲劲儿,但没想到王浩顺应着点点头,“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这种研究还是随遇而安比较好。”

    潘卫国顿时感到很欣慰,他觉得自己的劝说是有效果的,王浩还是对自己的话很重视。

    他满意的点点头,“就是要抱着这样的心态啊。”

    ……

    王浩和潘卫国一起吃了顿午饭,随后就去酒店房间休息。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他在酒店门口看到了来接的车子,就上了车去了航空材料院。

    曹东明和其他几个人已经等在门口了。

    王浩下了车和几个人一一握手认识。

    “欢迎、欢迎!”

    “王浩教授,非常欢迎你呀,我听曹教授说了,你在材料研究的数据挖掘领域很有研究啊。”

    “我在新闻上认识你的,他们都说你是数学界的明星……”

    几句恭维的话说出来,倒是让场面热闹一些。

    在一番介绍以后,王浩才知道其中大部分都是曹东明负责项目中的研究员。

    他们一起进了大门,一行人就带着参观航空材料院。

    在参观的过程中就可以发现,航空材料院对于王浩的到来并不重视,其他项目或部门的人,被介绍的时候,只是和王浩礼貌的打个招呼,然后就继续干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了,甚至有的干脆继续和其他人闲聊,根本就没有特别去在意。

    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

    王浩是曹东明邀请过来的,曹东明确实是钛合金领域首屈一指的人物,但放在整个航空材料院,也只能说是个人物而已。

    航空材料院实在是太大了,里面的专家、学者也太多了,有很多类似曹东明的专家,都是在某个领域研究上,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按照职称级别上来说,曹东明已经是最顶尖的教授,但航空材料院常驻有六名院士,知名的材料专家以及学术带头人一百多个。

    在这种庞大的材料科研机构中,再优秀的专家也会变得很普通。

    事实上,曹东明邀请王浩来做报告,也是和其他人说了的,包括好几个项目组的负责人,也包括两个常驻的航空院士,但是其他人的响应热情并不高。

    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王浩是一个数学计算机专家,但并非是有名的数据挖掘专家,似乎和材料研究并不相干。

    彭辉团队所做的项目,已经被列为重大机密,其他人并不知道成果有多大,王浩个人对研发的贡献有多高。

    他们对王浩的印象依旧只是个年轻的数学教授,很有天赋、被报道说可能是未来的菲尔兹获得者。

    但是,又怎么样呢?

    这和航空材料研究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有些人甚至觉得曹东明邀请王浩来做数据挖掘的报告,感觉是有点失心疯失了智。

    数学和数据挖掘可不是同一个领域!

    曹东明说王浩是一个数据挖掘专家,但航空材料院就有好几个数据挖掘领域的专家,他们还是专注于材料计算、材料实验数据分析的。

    这不就等于是外行来给内行讲课吗?

    正因为如此,好多人见到王浩,要么就是不知道,知道的也只是惊奇一下,就只有曹东明以及他负责项目里的研究员,对王浩很热情而已。

    王浩倒是没感觉什么。

    世界并不是围着他一个人转,这么大的航空材料院,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对他非常热情,其他正常客客气气的,倒是让他感觉很自然。

    在曹东明一行人的招待下,王浩一路参观了航空研究院的两个最大的楼,还去了后面航空设备间看了看,有好多航空用的材料设备,都还是第一次听说、第一次见到,也感觉没有白来算是开了眼界。

    曹东明确实对王浩非常热情。

    在边走边谈的过程中,他不断说起数据挖掘相关的话题,随后问王浩道,“钛合金的研究,每一个项目的实验数据分析,都可以说是一次新的研究。”

    “王浩教授,你在这方面是专家,以你看来,能不能有一种通用的分析方法,可以用在所有的合金材料研发上?”

    这个问题还真是有点难回答。

    王浩仔细想了想,思考着说道,“所有的合金材料研发……很难吧,我对于合金材料研发是个外行,也不懂。”

    “如果单纯只是β型钛合金的研发,我倒是了解一些,也许能做到吧……”

    他有些不确定。

    王浩倒是觉得曹东明的想法很不错,他干脆打开了系统创建了个任务--

    【任务一】

    【研究项目名称:β型钛合金研发实验数据分析的通用方法(研发难度:B)。】

    【灵感值:0。】

    果然可以!


  https://www.vipxs.la/148_148671/515578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