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玄幻小说 > 重生团宠:又被摄政王宠成了小娇娇 > 正文 234、妹妹不像妹妹

正文 234、妹妹不像妹妹

    云家有兄弟四人,其他三个人好像都能或多或少地帮到明无忧什么。

    只有他,对明无忧根本毫无助力。

    有他没他都一样。

    这个认知,让云子墨心里非常不好受。

    但现在若要他回去休息,他又做不到。

    他亦步亦趋地跟在明无忧的身后。

    明无忧从棚子里出来,他也出来。

    接下来,明无忧上堤坝去巡视情况,他也上堤坝。

    到了第二日,明无忧去江北城北看新修的民房,他依然跟着。

    尾巴一样的不离不弃。

    只是两日来基本都没怎么说话。

    从新建的民房那里离开后,明无忧到城内来安顿,打算好好沐浴一起,就启程回京。

    马车停在驿站门前。

    云子墨是骑着马的,利落地跳了下去,到车边想扶明无忧下车。

    但冷云速度比他快的候在了那儿。

    彩月则从车里扶着明无忧出来。

    沈清辞更是挺拔如松的站在一侧,打着很大的油纸伞为明无忧遮太阳。

    云子墨插不上手,甚至没有位置叫他靠近。

    他拧着眉,眼睁睁地看着明无忧被扶持下来,进了驿馆,上了回廊,消失在了转角处。

    明无忧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利落的如意裙,半挽了头发后,到桌边去用饭。

    彩月忽然说:“小姐,四公子在院子外面站着呢。”

    “好像站了好一阵子了。”彩月又说:“我记得小姐进来之后他就站外面了。”

    明无忧想了想,“那你请他进来吧。”

    “是。”

    彩月欠身退下,没一会儿唤了云子墨来。

    明无忧说:“坐下一起吃饭吧。”

    “……”云子墨沉默了片刻,慢吞吞地坐到了明无忧的对面去。

    明无忧示意彩月甜碗筷,然后沉默进食。

    屋中便再没声音了。

    “无忧……”云子墨毫无食欲,忽然神色复杂地看着明无忧:“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

    明无忧摇头:“没有,你想多了。”

    可这话没安慰到云子墨。

    “你肯定是讨厌我,一定。”他用更加复杂的神色看着明无忧:“你还气我在江州认错了人,对你说的那些不好的话。”

    “你告诉我,我要怎么你才能不生气?要怎么道歉?”

    “……”明无忧顿了下。

    他全身上下,几乎写满了迷茫,写满了失落和懊悔,让人想忽视都不能。

    明无忧到底人活三世,心理年龄在那儿。

    看到本该是阳光潇洒的少年郎,这般的精神萎靡,总是有些心软。

    于是说话的语气也便柔和了三分,甚至脸上还带了温柔的笑:“你不是已经为了写了很多副字道歉了吗?”

    “字我很喜欢,我也没有生你的气。”明无忧想了想,又说:“最近这几日我是太忙了,所以才顾不上和你闲聊……”

    “等这儿的事情结束,回去的时候时间就能多点儿,到时候咱们一起探讨探讨书法。”

    “我特别喜欢你写的字。”

    “真的吗?!”云子墨怔了下,“难得你喜欢,你想要什么字我都写给你。”

    明无忧笑了笑,下颌点点他的碗:“吃饭吧。”

    “好!”云子墨点点头,身上的萎靡气息消失了不少。

    原来自己还是有用的嘛。

    但是转瞬,他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因为他看到明无忧眼底一闪而过的无奈。

    那是一种……像是看到闹脾气的小孩子的无奈。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怎么在明无忧这里不像哥哥,像弟弟。

    明无忧不像妹妹,反倒像个姐姐。

    如此怪异。

    云子墨咬了咬牙,像是赌气又像是证明自己,坐直了身子,给明无忧夹菜。

    等明无忧诧异地看他的时候,他还收敛自己的表情,故作深沉。

    明无忧挑了挑眉,把他的小动作全部看在眼里。

    她想笑,但忍住了。

    ……

    启程回京的时间定在八月二十的早上。

    十九的晚上,明无忧本打算好好睡一晚的,却不想驿馆来了个不速之客。

    明无忧看着自己的面前,那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湛蓝官袍的宁律,稍微有点意外:“宁大人怎么有空到这儿来?”

    “听闻郡主马上就要启程回京了……”宁律朝着明无忧拱手,“下官特来相送。”

    “哦。”明无忧淡淡道:“我回京只是小事一桩,大人堤坝上的事忙,其实不必专门来一趟的。”

    “怎能是小事?”宁律说:“郡主为难民们出了那么多的药材和大夫,我身为江北父母官,这趟除了道歉,也来向郡主道谢。”

    “不客气。”

    明无忧淡淡说罢,看着宁律,心想他这种务实的人,怎么可能就为送别和道谢专程跑一趟?

    怕是为了别的吧!

    且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去。

    明无忧故意说:“时辰也不早了,宁大人早点回去休息吧。”

    冷云立即上前,一副送客的样子。

    宁律站在那儿并不想走。

    冷云催促道:“宁大人自己不想休息,也想打扰郡主休息不成?”

    “微臣不敢。”宁律连忙拱手,唇瓣蠕动了半晌,终于是说道:“这个……微臣还有个小小的请求。”

    “哦?”明无忧客气道:“大人请讲。”

    “那微臣就直说了!”宁律充满期待地说:“微臣听闻犬子说,郡主所绘水利图旷古烁今,十分精妙,所以……想请郡主借微臣看一眼。”

    “哦,这个事啊。”明无忧慢条斯理地说:“宁大人是江北的父母官,也是赈灾官员,又不负责水利,看这个做什么?”

    宁律一怔。

    明无忧微笑着又说:“我与大人是各司其职,理当互不干涉,我没有权限过问大人如何赈灾,大人也没有道理过问本郡主绘的图纸才是。”

    “本郡主只向摄政王交代。”

    宁律被她这话说的是哑口无言,半晌,失笑道:“郡主还真是个记仇的人!”

    不就是先前她来的时候,自己略微不敬了那么一点点,说她不是赈灾官员不能过问钱粮吗?

    竟然在这儿给他怼了回来。

    但宁律却并不觉得生气。

    他素来喜欢有能力有性格的人。

    很巧,明无忧的能力拔尖,按照宁知远的说法,绝对是当世水利奇才。

    至于性格……她不卑不亢,沉稳自信。

    她的格局、眼界,办事的能力、处事的态度让人不得不服。

    宁律若非亲眼所见,都不敢想象她只是个十七岁的女子。

    而且他现在对那草图十万分的好奇!

    “微臣有眼无珠。”宁律后退半步,朝着明无忧长揖而下,行了个大礼:“还请郡主海涵。”
  https://www.vipxs.la/146_146194/514463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