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网游小说 > 我的女朋友是九叔传人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细说老牛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细说老牛

    “那阿一,现在趁着时间,能不能讲一点我感兴趣的呢?”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阿九倒是询问起一旁的祝守一。

    这倒是让祝守一听了不禁一愣,虽说现在的确是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继续讲,但眼下也差不多该决定好怎样应对了才是。

    不过祝守一明白,阿九显然对于这些知识也是很像了解的。因此祝守一倒也不吝惜愿意说一些。

    “那么,这里就说一下牛魔王吧。”阿九此时笑道:“以前看大话西游我就觉得牛魔王挺坏的。那阿一,牛魔王是怎么样的呢?”

    这个问题,祝守一倒是觉得一时半会真的说不清的。

    因为老牛在西游里面可以说是占比算比较大的一个妖怪了。

    不过阿九喜欢,祝守一也就可以讲讲的。

    《西游记》里写各类动植物成精,涉及最多的,第一是牛,第二是狮子。

    祝守一觉得当代文学理论讲到阅读心理,要不就是贴近性,要不就是陌生化,前者喜闻乐见感同身受,后者神秘莫测见异好奇,两个都是审美发生的重要作用力。

    牛是华夏农业社会里最被熟知的大生产工具,贴近性贯彻得很彻底;狮子是从西域和天竺神话传进的,中土从来没有,陌生化也贯彻得很彻底。

    西游的妖怪江湖里门派林立,人人都小富即安着经营自家地界,满足于吞食过路客商和僧侣,也没见谁想要把盘子做大的。这种长期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乍一看很和谐,实则没有丝毫社群意识、竞争意识、互利共赢意识,纷纷陷入孤立,等到天庭和佛界借取经为线索重新打理人间秩序的时候,也就理所当然着轻易地被各个击破了。

    孙悟空早年造反,拉大旗扯虎皮,与牛魔王蛟魔王鹏魔王狮驼王耦狨王猕猴王一起搞过个七大圣结盟,算是一次原始的强强合作尝试。只是猴子初出江湖,没有半点做老大的经验,与李天王十万天兵第一场大战,他花果山治下的独角鬼王与七十二洞妖怪全部被擒,这位还轻描淡写地说什么“捉了去的头目乃是虎豹狼虫、獾獐狐狢之类,我同类者未伤一个,何须烦恼?”,字里行间都充溢着典型的小农意识。

    想那七大圣里除了猕猴王在生物分类学上还与他搭点边,另外五个都明显不是“同类者”,听说了这种私心,必然损害合作的诚意。如此一来,悟空与天庭的战争中,再没见过这六位兄弟的帮忙。

    可见作为西游记里最出名的搅局者,要指望孙悟空来整合这个妖怪的亚社会,法力武艺虽没问题,策略和威望都还是差了好远。

    相比之下,牛魔王无疑是《西游记》里少数几个具备了领袖品相,或者说,看起来具有带头大哥和扛把子潜质的主儿。

    牛魔王当然也有私心,而且比起孙悟空这个单身汉只能扶持广义上的“同类”来说,牛家核心团队里倒都是一水儿的直系亲戚:老婆铁扇公主,儿子红孩儿,弟弟如意真仙。本来从中国的用人哲学里讲,不该避仇,却也更不该避亲,只要不像孙悟空做得那么露骨,不要时不时说些“同类者未伤一个”就“何须烦恼”的傻话,你用你的亲戚,旁人原说不出什么不对来。

    况且用亲不等于护亲,花果山那群猴子无非仗着自己生下来就是猴子,猴子里又出了一只特别有出息的猴子,便腆着脸整日里跟着那只有出息的猴子狐假虎威吃吃喝喝,一副难成大气的模样。牛家的亲戚们却是各辖山头,被派到第一线上锻炼,权大责任也大,红孩儿这么一个小屁孩字,都得远离爹娘,独自掌管着八百里号山,这里边多少头绪多少压力,那些赤尻马猴通背猿猴们能想象么?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铁扇公主们的手段和能力,又怎是花果山上的马流二元帅和崩芭二将军所能比拟的?

    其次,老牛家非常注重通过垄断局部资源,达到对庶民百姓的收编,换句话说,牛魔王与他的团队区别于一般妖精的最大不同就在与他们不“吃人”,而是“牧民”。

    铁扇公主管着火焰山的气象调节,如意真仙管着西凉国的打胎流产,火焰山居民想不被热死,女儿国居民想搞计划生育,就必须对这二位好好供奉着,“四猪四羊、花红表里、异香时果、鸡鹅美酒”外加“沐浴虔诚”地四时朝拜,这样类似于纳税人制度的细水长流的经营方式,肯定比急吼吼地吃个把童男童女更能保证一个妖怪政权的长期稳定的存在。

    所以祝守一觉得,在火焰山和西凉国这些地区,老牛家的威望,应当是完全超越了隶属天庭中央政府的山神土地城隍们的。在这些地区,牛魔王的社会,已经几乎成为了主流社会:他自己称“大力王”,老婆叫“公主”,儿子叫“圣婴大王”,弟弟叫“真仙”,光看这些称呼,就哪里还有一点妖魔鬼怪的影子?他有洞府有外宅,势力范围一大堆,出门要骑避水金睛兽——西游记里的妖怪,只有给别人当坐骑的份,哪里能像他这样自己拥有坐骑的,而且还是这么一头水陆两用的好坐骑。

    最后,就是武艺和法力问题——江湖社会里最关键的逻辑,还是本领大的称王,其他无非是锦上添花,打不打得赢才是生死存亡。

    牛魔王在书中只有两度出手,第一次与孙悟空斗了百合,因为要去碧波潭赴宴,“使混铁棍架住金箍棒,叫道‘猢狲,你且住了,等我去一个朋友家赴会来者!’言毕,按下云头,径至洞里”,各位请看,在孙悟空这种出了名的不依不饶的对手面前,老牛竟是说打就打说停就停,要去吃饭了打个招呼便走,猴子连半点阻拦他的尝试都用不出,真是轻描淡写潇洒写意,何等有大家风范,从武功上从气势上都明显压了孙悟空一头。

    第二次面对悟空八戒联手还外加火焰山土地所率阴兵们,大战一天一夜不落下风,就更是回肠荡气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至于最后被李天王和哪吒四大金刚巨灵神等赶来偷袭擒住,偶然性因素很大——李天王这拨人在《西游记》里素以无用著称,这一仗却又是天罗地网又是三味真火又是照妖镜热闹得不得了也神勇得不得了,估计也是吴承恩把牛魔王写得太厉害了,到最后自己都想不出还能靠谁来收他,只有把临时拉来的救兵的能力无限夸张,以便草草收尾了事。

    此外,牛魔王该是《西游记》里论起七十二变来仅有的两个和孙悟空难分上下的人,另一个不用说,自是前文提到过的二郎神。

    六十一回里写老牛与猴子斗变化不分胜负,与第六回写猴子与二郎神斗变化不分胜负,两厢雷同,只不过六十一回是老牛变一样悟空立即变作其克星,占上风的是猴子;第六回是悟空变一样二郎神立即变作其克星,占上风的是二郎神。

    这样算来,老牛的变化在三人里该是较弱的。只是这么说却忽略了两点——第一是老牛的变化质量高隐蔽性强,变作八戒成功骗回芭蕉扇孙悟空竟没有看出来!

    第二是牛魔王除了会变花变草变鱼变鸟之外,还会现出本相变成巨牛!《西游记》里会这个的人很少,猪八戒倒是会,不过巨猪实在没什么攻击力,唯一一次派用场只是用鼻子拱开了稀柿桐。至于孙悟空,他变成巨猿那是《七龙珠》里的事情了。

    当然,孙悟空也是会“法天象地”术的,但是只在花果山群猴面前秀过,实战中,他似乎不太习惯施用此道。

    变成巨牛后的牛魔王,攻击力防守力都达化境,在“虚空过往一切神众与金头揭谛、六甲六丁、一十八位护教迦蓝”的围困下,力敌悟空和八戒二人,能毫无惧色全身而退,实乃整部西游记之罕见!

    综上所述,牛魔王之成为黑老大式的人物,在《西游记》的妖怪世界里,堪称是实至名归的了。九大圣结盟时期,发起人明明是孙悟空,最后当大哥的还是牛魔王。这倒颇有点像三国里反董卓联盟,发起的是曹操,当盟主的却是袁绍。前者作为新贵明显需要后者的号召力。孙悟空该也懂得自己的江湖威望远不能与牛大哥相比——这一点他脑子倒还算是清楚。

    当然,《西游记》里的牛魔王,威震江湖之外,也多少有那么点中年危机的意思。首先是夫妻感情不和,喜新厌旧,把铁扇公主丢在家里,去外面包了个二奶玉面狐狸。色字头上一把刀,狐狸在中国神话里又是名声很不好的(聊斋除外),老牛一把老骨头不在家修行练功好好保养,偏要去抱粉骷髅,就算不被耗得油尽灯枯,至少是月满则亏,自己露出了败相来。

    从结交的人就能看出,被诱惑得五迷三道的老牛连判断力都出了些问题,去碧波潭赴宴,那碧波潭里住的是谁?祭塞国里偷佛宝的九头虫啊!就是说五百年前还在与孙悟空这种水平的人打交道的老牛,五百年后的生活圈子里竟然都是九头虫这种素质的人了!岂不是明摆着在走下坡么?

    从文本里看,老牛对糟糠之妻还是很有感情的,在摩云山和孙悟空一场对话,对红孩儿事件都能宽容处之,偏偏是听到猴子冒犯了铁扇公主方才勃然大怒动起刀兵。而铁扇公主苦守了那么多年,虽然已成妒妇,却也是矢志不渝忠贞不二几乎成了王宝钏,见老牛被天将所擒时还主动献出芭蕉扇,哭求悟空饶过丈夫性命,患难见真情,很是让人动容。换作玉面狐狸,会愿意跪下来为老牛请命么?这么看来,老牛这段婚外情,搞得还真是不值。

    另一个问题出在儿子那里。人说富不过三代,红孩儿这小鬼,虽然本领不差,还懂得孝顺,比如一有唐僧肉就先想到去请父亲母亲来分享,可惜不大明白创业容易守业难的道理,仗了老爹老娘的名头在江湖上颇为霸道,对孙悟空这样的长辈骂起战来没有丝毫顾忌,显得极不成熟。

    再者说,太贪口腹之欲,违背了牛家“不吃人只牧民”的优良传统,而且一吃就要吃取经人,犯天条犯到想庇护都庇护不了的程度。我们想想,如意真仙不肯借泉水,铁扇公主不肯借扇子,都不是因为摆谱耍大牌,都是在为儿子侄子出气,红孩儿才是取经团队和牛魔王家族决裂的唯一导火索,假如他能收敛一点,放过唐僧,孙悟空就会与牛家相安无事,搞不好还会上门吃杯茶叙叙旧。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变故,弄得牛家一败涂地了。

    最后祝守一附带讲一句:

    孙悟空与牛魔王家族的决裂,也是他彻底与过去的自己决裂、彻底与他所生活过的妖怪江湖世界决裂的转折点——猴子爱说“天上地下,都知道我老孙是唐僧的徒弟”,其实同理,天上地下,也都知道他老孙是牛魔王的结义兄弟。当他代表主流社会对自己兄弟的家族动手之后,江湖世界已经不会放过他,他在妖魔亚社会的威信也就荡然无存。

    看看穷途末路的宋江,为什么被逼至死仍不肯再次造反?他给李逵的答案是“军马尽皆没了,兄弟四散在各处”,可当年他担着死命义释晁盖的时候,那个还只能劫劫单身客商的梁山,又有几个兄弟?又几曾有过“军马”?——那么眼下,已经没有退路的他、已经被主流社会彻底阻绝了最后一丝幻想的他,为什么没有勇气去回归黑道、重新开始?很简单,他曾经可以聚起军马、聚起兄弟的资本都失去了,剿灭方腊之后,他再也不是那个绿林里人人崇拜的宋公明了,他已经是整个江湖的敌人。

    同理,摧毁了牛魔王家族的孙悟空,也已经不再是那个五百年前称雄妖界的美猴王了,他已经是佛门弟子、未来的斗战胜佛,青灯古佛的灵山是他唯一能完成的人生形式——他已经回不去了。

    没错,此一回的韵文里,有过那么一句:牛王本是心猿变,今番正好会源流。

    最后,祝守一觉得可以这么形容一句:

    “站在云端的孙悟空,看着被天罗地网罩住、十万天兵围住的牛魔王,满眼都是五百年前的自己。”


  https://www.vipxs.la/132_132934/478847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