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反王到西游文曲星 > 正文 第7章 算卦

正文 第7章 算卦

    毕长青目光游离,不忍直视陈光蕊,安慰道:“兴许是你才还阳,肉身和灵魂还需适应,过些日子说不定就好了!”

    陈光蕊叹气道:“承你吉言,但愿如此吧!”

    “某读书十多栽,从未相信鬼神之事,想不到会亲历洪江水底一事,至今想来仍感觉心神震撼。”

    “某非是这几日撞了邪!”

    眼看城门不远处的有个算卦的摊子,心中一动,竟然升起了算算运道的心思。

    “毕参军,今日还有事,改日请你吃酒!”

    毕长青笑着点头,心道:”你不是撞了邪,你是撞了我!“

    陈光蕊一路小跑离开,指着不远处的挂摊卖力的推荐,试图让骑黑马的老者多停留一会。

    老者却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本来就被耽误了一会,此时只想早日进殷府休息,歇息脚。

    正僵持之际,老者身后那架马车里跑出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童,大声叫喊着:“爹爹,我要算,我要算!”

    女童出落得标致,看样子有十一二岁的样子,奔跑双手挥动间能看见左臂上有一个月牙样的胎记,身后则追出一个中年妇人。

    “媚娘!”

    老者目光一瞪,大声呵斥,女童住口后也不怕,反而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盯着身后的中年妇人,目露乞求!

    “老爷!媚娘第一次进京,就随了她吧!“

    显然老者对这妇人很是宠爱,翻身下马后牵着马一家三口朝着挂摊走去。

    ……

    挂摊不大,一尺见方的木桌前围着四五个人,木桌后坐着一个老道,相貌稀奇,仪容秀丽,桌上垫了一块黄布,压着三枚铜钱,一块龟甲,边上放着文房四宝。

    只见老道指着桌上的铜钱,对着面前人说道:“属龙的本命,属虎的相冲。寅辰巳亥,虽称合局!只怕的是日犯岁君!”

    毕长青悄然停下脚步,跟着走向挂摊。

    “媚娘……应国公武大人……怕不是武士彟和武则天吧?”

    眼见有人围了过来,老道摸了摸胡须,对面那人连忙问道:“敢问先生这日犯岁君该怎么化解,这些日子,某确实感到诸事不顺,求先生解救!”

    “要想化解也不难!”老道沉吟了一会,没了下文,直到对面男子掏出一吊钱放在桌上,才拿起毛笔,写了一页纸给他。

    男子千恩万谢的走了后,边上立刻又有一人接替他的位置。

    “算卦还是测字?问前程还是寻姻缘?”

    老道一问一答,不一会功夫又收到一吊钱的卦金。

    这般几次之后,围着的四五个人便都走了,只剩下陈光蕊,毕长青和武士彟一家。

    毕长青算是看明白了,这老道纯粹是个江湖骗子,刚刚那几人都是托。

    江湖算卦这一行当,讲究的是看人下菜碟,纯靠一双眼和一张嘴。

    眼是看人:老道起初看的那一眼,便看出毕长青等人身价丰厚,是不可多得的肥羊,便摸了摸胡子,算卦那人立刻把卦金涨到了一吊钱。

    剩下的功夫就都在一张嘴上,既要让你觉得算的准,又不能胡扯惹得事后找他麻烦。

    果然,陈光蕊一见到没人,立刻坐在了老道面前。

    老道瞅了瞅陈光蕊,指着桌前的龟甲和纸笔道:“算卦还是测字?”

    陈光蕊道:“某最近感到诸事不顺,如同患了失魂症一般,从前学过的文章,腹中才学皆忘得一干二净,这是和解?”

    俄顷,老道拿过纸笔让陈光蕊写出生辰八字,然后将铜钱塞进龟甲,摇了两下后铜钱落在黄布上。

    “怎么样?”

    ”你最近遭遇过什么变故吧?家中不睦吧?丙丁猪鸡位,壬癸蛇兔藏,

    六辛逢虎马,此是恶人方!“

    “却是遭遇过大难,最近才得以脱身,家中只剩下一子和岳父一家,的确相处的融洽!”陈光蕊一听最后几句批言,连忙从怀中取出所有的铜钱凑出了一吊钱:“先生可有办法解?”

    ”看你的现在的模样,手臂上缠在黑布,是个人都知道你遭逢大难。“

    丢了这一吊钱,陈光蕊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心中过意不去,毕长青连忙伸手将铜钱抢了过来。

    “这老道是个江湖骗子!别信他!”

    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断,老道眼中凶光一闪,按捺住情绪,“你是何人?老道算命摆摊十几载,何时骗过人?”

    说话时,七八个男人一同帮抢道。

    “这位郎君,袁道长在西门摆摊算命好多年了,怎么会是骗子呢?”

    “袁道长帮某算过,可是灵得很!”

    “小郎君,不要胡说,会遭报应的!”

    “据说袁道长可是司天监司正袁天罡道长的叔父,没本事的人能当监正?没本事的人能当监正的叔父?”

    “……”

    倏地!

    毕长青一个机灵,正视老道问道:“敢问道长名讳?“

    “贫道袁守城!”

    果然是他。

    设计斩泾河龙王,开启西游大幕的人应该不会如此不济,难道是深藏不露?

    毕长青放下铜钱,在陈光蕊疑惑的目光中,笑了笑:“接着算吧!”

    很快!

    袁守城便拿陈光蕊肩膀的黑布作为突破口,将陈光蕊的怪症由来强加到了殷温娇的魂魄上,称二人八字不合,煞气冲了他的命格!

    并让陈光蕊每月十五放生一条鲤鱼,一连五个月就可以化解厄运。

    陈光蕊因殷温娇丧命,还魂后见了殷温娇后就被摄取了文气,毕长青看他一脸忐忑的神色就知道他信了八分!

    “这袁守城分明在胡扯!”

    毕长青暗中施展望气术,朝袁守城头顶望去,只见一片黑红相间的煞气萦绕在他神庭之上,比之身旁的甲士更深三分!

    这哪是修行有道的高人,分明是一尊沙场活阎王!

    “老先生,你帮我也算算吧!”

    武士彟身旁的小女童扒着算卦的小桌,脆生生地道:“我叫媚娘!”

    毕长青抬眼看向小女童的头顶,一片紫气环绕,紫气中闪烁着金色光点,似时有龙凤嘶鸣之声传来。

    “我且看看袁守城怎么算!”

    武则天作为千古第一女帝,袁守城一算之下必然会心神震动,露出破绽。

    但是毕长青仔细盯着,没有放过他脸上每一个表情,却发现袁守城一丝异常的神情都没有。

    “这位小娘子今后必然大富大贵,有一桩美满的姻缘!”

    眼看袁守城喜滋滋地收起武士彟扔出的一枚金钱,毕长青摇了摇头。

    这人能参与西游大劫必然事有蹊跷,根源应该就出在那位司天监监正袁天罡那里。
  https://www.vipxs.la/125_125497/427905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