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反王到西游文曲星 > 正文 第6章 此生不得进长安

正文 第6章 此生不得进长安

    穿着一身官袍怎么可能参加科举应试,在场的人都看出赵仲道这么说是在故意挑衅毕长青,饶有兴致地看他怎么应对。

    可让人大失所望地的是毕长青的反应并不激烈。

    “赵郎子,某七品官身,你尚还是白丁,既然见了某,叫一声参军大人不为过吧?“毕长青语气温和,眼中却透出骇人的精光。

    从进入长安城以来,韬光养晦,那股从没有暴露过的骇人气势猛地撞进对方眼里,赵仲道冷汗湿透后背,感觉被一头猛虎盯住,即使从他父亲那里也从没有感受到如此凶猛的威势,只觉手脚冰凉,被慑在原地,没法动弹。

    倏地,一股温热的触感从肩头传来,让他僵硬的脖子得以缓解,扭头一看,一个身穿绯色官袍的男人,正一手搭在自己肩上,一手握拳,盯着自己对面的毕长青。

    “这才是你真正的你吧?毕三郎?”

    “魏左丞说笑了,怕是看花眼了吧!”毕长青眼中气势一收,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面前的人。

    魏征挥手让甲士驱赶围观人群,并将应试的考生赶进号院,目光落在不断回头的张山身上。

    “张山,景县人士,武德一年秋,突厥南下劫掠,景县人畜被劫掠一空,突厥北归途中,被一支不知来历人马所救,之后与被劫掠人丁回返景县,半月前,手持殷丞举荐信入京赶考。

    这样受你恩惠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吧?“

    “张山的举荐信是某从殷相处得来的,不知道魏左丞为何说起这事?”

    眼看这魏征气的嘴角胡须抖动,声色俱厉地呵斥道:“当初你投在某门下便是居心叵测,如今事发,还想狡辩!

    彼实乃大奸大恶之人!“

    “你还不知道吧?”魏征冷笑道:“你在终南山下那处庄子,五日前便被殷相与某缴了!”

    毕长青猜测大概是从江州回来的路上,手下人露出破绽,让殷开山看出了端倪,但是此时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若是魏征能够将他这些年牵扯的因果尽数了结,反倒是要感谢他。

    “魏左丞心中既然已有了计较,那拦在某面前是要将某法办吗?”毕长青环视一圈,目光落在了围住自己的甲士身上。

    “呼~呼~”

    甲士外围的那队不良人,神色紧张,呼吸急促,驼红色的脸庞下暗中捏紧了手里的哨棍。

    远处围观的人群里悄然有几个人走出人群,飞奔而去。

    这一幕魏征尽收眼中,若是有办法,从江州回来,毕长青就被关进刑部大牢,而不是养在殷开山的后宅了。

    从抓住的那群绿林游侠口中得知,毕长青从隋末便开始有意的救助流民,好几路义军都曾和他有过联系,加上为人仗义,乐善好施,受过他恩惠的人不尽其数,更是有不少人如李山一般依附他为生。

    就说这长安城中,如白玉京般幕后老板是他的店铺不计其数,一但有任何闪失,恐怕惹出的风波不比眼下这件事轻松。

    “毕三郎,某知你为人忠厚,急公好义,隐藏身份也是迫不得已,乱世求生的手段,可如今已经是贞观元年,我朝已有盛世王朝之像。

    某与殷相商议,只要你依我们两件事,从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哪两件?”

    毕长青忽然来了兴趣,只听魏征说道:“第一件事,利州州主李孝常反了,某需要你手中的势力协助剿灭利州叛军!“

    李孝常是唐朝宗室,李渊族弟,受封义安郡王,此时玄武门事变刚了结,时间值得玩味,再加上前些年突厥陈兵长安城西渭水便桥,正是内忧外患之际。

    “你们怕是没钱粮了吧?”

    看着神色窘迫的魏征,毕长青大笑:“某应了!下一件呢?”

    魏征神情忌惮,声音凝重道:”若无召唤你不得进入长安城!不得离开京兆之地!“

    “某应了!”

    眼看傻了眼的魏征,毕长青暗自窃笑。

    西游开启之后,长安城谁愿意呆着谁呆着,至于不准离开京兆之地,以我的手段,谁能困住?

    “终南山下的庄子还在,某到时会与你联系!”魏征没想到毕长青会这么爽快的答应,这样一个枭雄式的人物,怎么会不知道答应就等于为质,京兆府一定会洒下天罗地网监视庄子附近的风吹草动!

    “咚~咚!”

    开考的钟声响起,眼看这毕长青跟着一队甲士沿着朱雀大街一路前行,临进号舍大门,魏征回头喊了一句:“毕郎子,你若有意,某准你参加此次秀才科应试,以你的才华,未来未必没有位极人臣的机会!”

    “魏左丞,你的那位弟子今年想必要落榜了,你的眼光一点也不准!”

    毕长青向后摆摆手,头也不回地道:“某此生志不在此!”

    ……

    长安城西门!

    一身素白长袍的陈光蕊,肩膀缠着一条黑布,正有说有笑地陪着一位骑着黑色战马的老者往城中而去。

    只是瞧他的脸色,显然是强颜欢笑,一抹愁苦怎么也掩饰不住。

    行直城内时,迎面正好撞上准备出城的毕长青。

    “毕参军,你醒了?”

    看着陈光蕊欣喜的神情,毕长青笑了笑,对于这位倒霉的家伙,实在生不起任何不岔,殷开山的行为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这是?”

    毕长青抬眼打量着他身后的老者,面容严肃,神情威严,显然是位身处高位的人物,只是看着看着面生,不是京兆人士。

    “这位是应国公,豫州州主,武大人!此番进京是引陛下诏令还朝。”

    说着朝老者告罪一声,拉着毕长青走到西门边,小声道:“某奉岳父大人之命,前来接他去府中暂住,他们曾是旧友,此番进京是为了商议利州反叛一事!

    此前还未曾感谢毕参军江州援手恩情,请受陈光蕊一拜!“

    陈光蕊说起殷开山时,显得有些愤慨,毕长青扶起他问道:”某醒来便知道殷娘子之事,陈兄还请节哀!

    令郎没有事情吧?“

    “玄奘回京后便在城外洪福寺修行,对于某这个父亲着实没有什么感情!”陈光蕊唏嘘不已,大吐苦水道:“从江州回来,陛下封某学士之职,可参政议政,某本想着一展胸中才学,可不知道怎么脑中一片模糊,某在洪江水底也未曾怠慢学业,可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温娇死后,岳父大人对某更是不待见,这不出殡之日差某前来迎客!“
  https://www.vipxs.la/125_125497/427905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