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瓷界无痕 > 正文 第90章 危机(九)

正文 第90章 危机(九)

    “喂,李羽新,你为什么不说话?”

    “晓敏,谢谢你。”李羽新说完强行挂机。

    对方试着拨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可李羽新没有接,他不知道该如何与她继续交谈。

    这时,李鸿飞把酒问盏:“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你不是刚刚都听到了吗?”

    “我没听清楚,你再说说。”

    “说什么?难不成再说一次刘秘书长被抓了?”

    “真被抓啦?”李鸿飞虽然明知故问,但还是表现出惊讶的状态。

    “反正消息是这样的。”李羽新楞了他一眼。

    “完了,看来我也陷入了危险的境地。”李鸿飞一想起刚才所拨出去的电话就有点后悔。

    “想想办法吧,怎么去解决眼前所出现的问题。”李羽新提醒他。

    “这个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简单。”

    李羽新见他这般说,看来李鸿飞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看来这刘秘书长是凶多吉少,你与他有交集吗?”李羽新问他。

    “有,不过都是工作上的交集。”李鸿飞淡淡的笑道,似乎已经把刚才的那份担忧消化掉了。

    “只要没有账面上的东西,应该没啥问题。”

    “嗯。我目前担心的就是这个凯旋公司,如果检测没什么事就还可以帮他维持下去,但若有问题,那就麻烦了。”李鸿飞眉宇间多了几道褶子。

    “主要是这场地震带来的危害太大了,人们对于房屋质量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以前只是看看户型,现在要求的是抗震级数。总之一句话,命比钱重要。”李羽新对当下的情况还是把握得比较准。

    “观念转变也是件好事,以前把钱存银行的也都拿出来消费了,以前挤公交车的也开始打的了,每个人都在想活在当下,以后的事谁去考虑,说不定哪一天就给黄土埋了,再多的钱又有何用?”

    “是呀,咱妈咱爸的观念都改了不少,过去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现在好像开了窍似的,该用的用,该花的花,节约似乎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自然的过度到消费经济。”李鸿飞眼睛一亮,眉间一下子舒展开来。

    “好当然好,只是你这么帮凯旋是不是有所图?”

    “你觉得呢?”李鸿飞话音一转,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他就要看看自己的弟弟对自己还有什么看法。

    “作为生意人你肯定是想获利,这无可厚非。”

    “我总不可能让这钱给打了水漂吧。”

    “要是万一打水漂了呢?”李羽新追问一句。

    “那就只能怪命不好啦。”李鸿飞无奈的说。

    “一切等检测报告出来再定吧,现在说了也是空谈。”

    “说的也是,该来的跑不掉,不该来的不会乱来。”

    “喝酒吧。难得有机会在一起喝上一杯。”

    于是,二人举杯相碰,各自灼饮一杯。

    “其实这刘秘书长吃得太饱啦,手太黑,什么钱都敢赚,他出事也是迟早的事。”李鸿飞饮下一杯有感而发。

    “他的事我也耳闻一些,据说刘凯的公司跟他交集较多,胡炜曾经说过他连外商购买字画的钱都敢吞。”

    “这个人连毒品都敢碰,那一点字画的交易费又算得了什么!”

    “真的是政界的败类!”李羽新恨恨的咬咬牙。

    “没办法,蛀虫太多,扫之不净。”

    “也不是这样说,国家也在加大力度打击这些个苍蝇老虎。”

    “希望能一勺烩。”

    “那就干脆让老板加个菜:一勺烩!”

    “行!胖哥,给我们加一个菜:一勺烩。”

    胖老板应声跑过来说道:“飞哥,这一勺烩做不来呀?”

    “你自己想办法做,材质方面没什么要求,但必须符合创意,关键是好吃就行。”李鸿飞解释了一下,就把做菜的权力交给了这位多年的至交胖老板。

    “那我得好好琢磨琢磨。”胖老板挠挠头,憨厚的笑道。

    “行,相信你是最棒的。”李鸿飞捏着拳头鼓舞士气。

    “那是必须的。”胖老板得到鼓励之后,高高兴兴的去了厨房。

    “这菜味道不错,为什么没多少人呢?”李羽新问道。

    “你不知道情况,胖哥晚上只做熟客,不做生客。”

    “那不是会影响他的生意?”

    “不会,他白天的时候宾朋爆满,好多人都是排着队过来吃。至于赚钱嘛,决然不会少。”

    “晚上就是休闲式运作,价格是不是比白天的贵一点?”李羽新研究着胖哥的营销策略。

    “没有,都是一样的价格,只是多了一样:雪里红。”

    “雪里红?我怎么没听说这种酒?”

    “这种酒是胖哥独家配酿的,口感十足,外面买不到的。”

    “那我们没点他的酒,他会不会不爽?”

    “不会,都是老朋友了,谁还在乎这点。”

    “那要不要点一拼试试?”李羽新来了兴致,似乎很想品尝这里的独门酒艺。

    “不行,我怕你喝不了。”

    “少喝一点不行吗?”

    “少喝?呵呵,你看见了就不会少喝了。”李鸿飞猛然一笑。

    “怎么,不相信我?”李羽新执怮的锤了一下桌子。

    “不是不相信,真的你受不了这个诱惑。”

    “才不信呢。”

    这时,胖哥的一勺烩也端了上来,颜色十分艳丽,红蓝黄绿煞是好看。

    “这么快就搞好啦?”李鸿飞不敢相信胖哥的才思,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却不得不佩服他的敏捷。

    “给飞哥做菜,不快不得行!”胖哥憨憨的笑道。

    “胖哥一起喝杯酒。”李鸿飞邀请道。

    “不了,你们吃。我还有些小事要处理。”胖哥推辞道。

    “胖哥,听说你这雪里红不错,能不能个我来一瓶?”李羽新以商量的口吻说道。

    “好啊,求之不得。不过你得慢慢喝,千万不要喝得太猛。”胖哥边叮嘱边去拿酒。

    不要喝得太猛,那喝慢点不就可以了吗。李羽新带着这个想法,终于将那瓶特殊的雪里红斟满了自己的酒杯。一杯血红剔透的酒就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李鸿飞没让他倒,他表示不喝此酒,他继续喝他的五粮液。

    李羽新没管他,独自端起酒杯先闻了闻酒味,一股甘醇的酒气扑鼻而来,真香呀。接着轻轻地抿了一口,甜味十足,犹如葡萄果汁,一个字“爽”!紧接着他不再慢饮,而是品了一大口入喉,甜甜的略有一点马奶的酸味,入喉的酒气直上鼻庭,头脑轰的一下,像爆米花一样炸开,嗡的一声,“舒服”!

    “这酒虽然爽口,可后劲十足,以前我每喝一次都会醉一次,所以这酒我怕喝。”李鸿飞说着又斟了一杯五粮液。

    “你是怕醉才不敢喝这里的雪里红?”

    “对,喝的时候可以忘忧,可醉的时候却难以忘情。我不想进入回忆的梦乡,所以我不喝这里的雪里红。”

    “原来这雪里红真的可以醉梦他乡……”李羽新话未说完便倒在桌子上醉入尘梦。

    “哎!你居然也会醉!”李鸿飞叹息一声。

    此时,胖老板走到桌前应了一句:“酒不醉人人自醉,这酒真的不醉人。”

    “不醉人?你居然说不醉人?”

    “对呀,不醉人。”

    “他不是醉了么?”

    “因为他把它当酒,所以他会醉。”

    “这本来就是酒,难不成还能当水?”说到这“水”字,李鸿飞顿时豁然醒悟,他拿起那瓶雪里红打开酒盖将酒咕噜噜倒入口中。

    “看来你算是明白了。”胖哥冲他一笑,转身去招呼其他就餐的朋友。


  http://www.vipxs.la/75_75412/423051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