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骨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坠落之城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坠落之城

    流云往复,炽光拂落。

    万千柔光在云层中流淌,可若有人真驭剑抵达云域之上,便会发现天光凛冽四射,此地只有空荡。

    飞升之城,坠落深渊。

    一座巨大天坑,镶嵌大地之上。

    凹坑边缘土石不断向内崩塌,泥泞尘气如瀑布般奔腾缭绕。

    那座坠落的飞升之城就悬浮于深渊上空,勉为其难露出一线地面,以肉眼难以觉察的速度缓慢攀升。

    事实上这些年来,灞都城一直以这般缓慢而均匀的速度飞升……

    只是如今。

    穹宇降落的天光里,蕴含着一股不可忤逆的至高意志。

    这座大城每飞升一丈,便被压制一丈。

    从今往后,再也无法飞升!

    此时此刻。

    一袭红袍,就悬浮在天坑与巨城的夹缝边缘之中。

    火凤缓缓向着灞都城底部掠去。

    虽有世间极速,但他却飞得很是缓慢。

    大量崩塌的泥泞封锁了视线,而那道至高无上的皇帝敕令,则是压制了天坑之内的一切神念——

    这就导致修行者,若斗胆敢以身填入这灞都城底,便会感到如踩泥沼,寸步难行。

    “嗤”的一声。

    火凤弹指,一缕火苗掠现,照破黑暗。

    也照出一道憔悴苍老的身影。

    “师尊,我来看你了。”

    饶是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看到师尊面容之时,火凤声音仍是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

    双手托举灞都城,无时无刻不在对抗白帝敕令的老城主,一身气血已经消耗殆尽,大袍被狂风吹起贴附在肌骨之上,凸出一具如风絮般一吹即散的枯瘦躯壳。

    他是灞都城最后的托举者。

    若是他松手。

    那么整座天坑……便会被填平。

    而灞都,也再也没有飞升之希望。

    火焰照破黑暗的那一刻,托举巨城的老人怔了怔,他没有料到,竟有人敢忤逆白帝意志,涉险前来此处。

    老人挤出一抹笑意,望向自己最得意的那位弟子,他努力想让自己憔悴的面容变得好看一些。

    “火凤,你来这里做什么……速速离……”

    灞都老城主带着呵斥语气,刚刚开口,声音便戛然而止。

    老人面容笑意凝固了。

    悬浮于不远处微弱焰光中的火凤,一条手臂之处,衣袖翻飞,折叠到了齐肩的位置。

    那里,空空如也。

    “不过是断了一条手臂而已。”

    火凤笑了笑,语气轻松。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件轻松之事。

    周游灭去的规则,至今仍在伤口之处缠绕……即便血肉再生,乃是火凤的天赋本领,这道蕴含“灭去规则”的伤势,如今依旧无法治愈。

    “这伤势中,有人族大能者的气息……”

    老城主嘴唇干枯,望向自己弟子,喃喃道:“大隋,有新的生死道果诞生了?”

    沉默片刻后。

    火凤缓缓点头,凝重道:“而且那个人还不是沉渊。”

    他语调缓慢,将龙绡宫经历徐徐说了一遍。

    说完,巨城底部,响起清脆的哗啦一声,像是狂风撕碎薄纸的凛冽之音。

    天坑凹陷处炽热的火雨铺展开来。

    天凰翼陡然张开!

    然而,这件坚不可摧的先天灵宝,只剩下一半……另外一半被彻底击碎,那些破碎的翎羽碎片,被火凤一枚不落的捡了回来。

    火凤摊开手掌,黯淡的瞳孔中倒映出更加黯淡的天凰翼破碎刀锋。

    他低声笑道:“师尊……天凰翼也被他斩断了。”这是师尊送给他,最贵重的礼物。

    断去一条手臂,对火凤而言,不算什么。

    而断去天凰翼。

    这滋味,比断臂还要痛苦。

    就像是……断去了自己与师尊之间,最后那缕还算稳定的因果联系。

    离开龙绡宫后,火凤独自一人闭关了一段时日。

    与周游在黄金城对弈厮杀的画面无时无刻不浮现于脑海之中,每一次画面的浮现,都是对于生死道果境界的一次冲击……

    这明明是一件好事。

    可火凤心中深处,却无法安宁。

    每每修到关键之处,脑海中便会浮现师尊音容。

    心魇缠绕,终日难净。

    于是他选择动身来到了这里。

    这是师徒二人五年来的第一次见面。

    这五年来。

    白帝始终压制着灞都,不让其飞升。

    这位东妖域皇帝试图吞并天下,五年来在南域布下层层杀意。

    若是灞都弟子胆敢动身,势必会遭遇伏杀……

    而如今,则是稍有不同。

    妖族天下的局势动荡到了极点,东妖域的每一份力量都必须投入在战争之中,南域坠落的这座深城,也失去了曾经的意义。

    “龙皇陨落,白帝重伤。”火凤柔声道:“师尊不必担心我……即便‘天凰翼’断去,火凤依旧是世间极速。”

    灞都老城主看着自己的弟子,他轻轻笑了,是欣慰的笑,赞赏的笑。

    也是如愿以偿的笑。

    那缕风中颤抖的火光,很微弱,也很坚定。

    在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火凤的未来,这位精通卦算之术的老者,在见到火凤的那一刻,心中空缺的某个部分,得到了填补和圆满。

    火凤同样如此。

    他确信,自己之前闭关无法静心,便是因为缺少这一面。

    有些时候,心中会有指引。

    冥冥之中,指向光明——

    在这一刻,缠绕多日的心魇,被连根拔除了。

    火凤终于知道自己为何而战——

    为了师尊。

    为了灞都。

    为了身后的师弟师妹。

    火凤挑起眉头,眼瞳中的黯淡徐徐燃烧化为炽烈之火。

    他轻声且坚定:“师尊,要不了多久,我就能破境,成为‘生死道果’……到那时候,师尊,我会带你离开这里,我会让灞都城重新飞升!”

    说这句话时候的火凤,浑身包裹在火光之中。

    那枚原先随时可能熄灭在深渊罡风中的微弱火苗,此刻隐约有了燎原之势。

    谁会不相信这样一个人所说的话?

    “我说过的……”

    老人怔怔看着这炽火燃烧的一幕,在这一刻,他痴迷于火凤身上绚烂无双的光芒,笑声穿透凛冽罡风,回荡在天坑边缘滚滚的泥泞瀑布中。

    “火凤,我最骄傲的弟子,你会成为妖族天下新的‘皇帝’!”

    炽火燃烧,照耀整座黑暗深渊。

    火凤忽而皱起眉头来。

    他眯起双眼,望向那幽暗无垠的天坑深处……有一股熟悉的,似曾相识的森冷之意,从深渊尽头传来。

    在黄金城,那株巨木的叶海缝隙之中。

    他曾有过这种感受。

    黑暗,诡异,邪恶,阴祟。

    老人的笑声依旧,只不过多了三分悲凉,哀悼。

    “只是我……无法看到这样的画面了……”

    灞都老城主望向身下。

    头顶是万钧重城。

    脚下是无垠深渊。

    “我曾在推演命运之时,不小心窥见了一角未来的卦谶……”老城主望向自己的弟子,笑声中带上了三分颤抖。

    他将那个藏在心底深处的秘密,缓缓道出,“穹宇崩塌,天海倒灌,万物迎来寂灭,天下生灵无处可躲。”

    说到这里,老城主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

    “这就是灞都城飞升的原因……如果飞得够高,能够抵达云域穹顶之上,或许就能逃脱被毁灭的命运……”

    “而如今,我得以确信,当年误窥的那角卦谶,并非虚假……”

    他缓缓睁眼,望向身下。

    “这里是白帝为灞都选择的‘坟场’,一片寂灭,没有一丝光明,这里……与我当年看到的画面一模一样。”

    火凤耳旁,陡然响起了剧烈的轰鸣。

    一道巍峨的,愤怒的,震穿穹宇,绵延千里,以至于整座南妖域都能听见的怒吼声音,在天坑上方炸响。

    巨城在咆哮。

    “大师兄?”

    火凤怔住了,一股巨大的压迫感瞬间降临,似乎有什么东西砸下来了,落在了大师兄的脊背之上,整座悬浮巨城,原先还能保持高出天坑一线,此刻“轰隆隆”开始了下坠,而那道与天坑几乎重合的边缘长线,则是“缓慢”归于虚弥。

    “走!”

    灞都老城主那双黯淡的眸子,迸发出雪白银亮的光华,他浑身干枯的气血,在这一刻重回巅峰,黑衫陡然膨胀,鼓荡。

    火凤愣了一刹。

    潜意识里的意念让他展开了那仅存一半的天凰翼,在巨城坠落的最后一刻,他撞入泥泞瀑布,万千翎羽刀锋螺旋着切开一条狰狞通道,而回头的最后一瞥……火凤看清了天坑深渊里的景象。

    数以亿万计的暗影如鱼如鸟,攀附在巨大天坑的石壁之上,任由泥泞冲刷而不曾动摇,托举巨城的老人身上迸发出万丈炽芒,这是火凤平生仅见的辉光,在这一瞬竟可与黄金城上空的大日媲美。而在这道骤烈炽光照拂之下,这些污浊生灵尖啸着显形,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瞬间将师尊淹没。

    火凤心中像是被一柄重锤,狠狠砸了一下。

    所有的悲伤,痛苦,情绪,在这一刻都被锤出了体外。

    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心魇的指引,让他来见师尊一面。

    而这一面,则是真真正正的最后一面。

    生死一线之间。

    根本来不及思考——

    火凤瞬息之间便以肉身撞破天坑泥泞,来到地面之上,在这一刻,他看清了那使得“大师兄”怒吼咆哮的物事。

    灞都城上空荡漾出万道波纹,撑起一座倒扣圆罩的妖力屏障。

    而在屏障之上——

    有一粒米粒。

    这颗纤细微弱到肉眼几乎无法看见的米粒,放到手掌上,想要用两根手指捻握,都颇有些难度。

    而就是这么一粒米,压垮了整座灞都。

    这粒米名为“芥子”。

    须臾纳于芥子,有无量之重,无量之威。

    而普天之下,能捻得动那粒米的,自然也只有一人。

    白帝。

    这位“重伤”至难以出山的皇帝,将整座芥子山都搬到了南妖域,他缓缓直起腰背,从躬身弯腰置放米粒的状态中恢复,那袭人族儒衫随风飘摇。

    一双惨白没有瞳仁的眸子,就这么木然盯着火凤。

    白帝没有说一个字。

    他抬起一条手臂,指尖绽放出一抹黑芒。

    这一切的速度,实在太快!

    快到肉眼无法看清。

    神念无法捕捉。

    一抹从天顶抵入地底的灭杀之芒,就这么贯穿天地。

    也贯穿了火凤的胸膛。


  http://www.vipxs.la/73_73041/423050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