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一五七九章 穷途末路

正文 第一五七九章 穷途末路

    短暂的沉默之后,吕中天猛然起身来喝道:“走,陪朕去宫墙上看看去,朕倒要看看这群叛贼如何凶横。”

    在柳振邦的陪同之下,吕中天来到了大庆门内。这里已经一片慌乱。兵马乱糟糟的四处乱跑,搬运着防守物资往宫墙上方送,临时搭建拒敌的工事。

    隔着一道不高的宫墙,大庆门外广场上人嘶马叫的声音嘈杂不堪。吕中天知道,那是敌军正在宫门外聚集的噪音。

    陈玢和朱之荣见吕中天前来,忙赶来参见。吕中天从陈玢和朱之荣的表情上看到的是一片沮丧之感。通过询问陈玢,吕中天大致知道了此刻的情形。

    之前落雁军兵临朱雀门下的时候,陈玢得知了消息带着人准备亲自去督战。他知道内城一破,什么都完了,所以内城必须守。然而行到半路上,他便得到了王隽和袁平跟对手约战,结果双双被枭首的消息。而且他们的赌注尽然是输了立刻撤兵。此刻城头上的两三万兵马跑的跑降得降已经作鸟兽散了。落雁军已经不费一刀一枪攻进了内城,

    陈玢闻听此消息惊愕不已,大骂出声。他怒骂王隽和袁平两人愚蠢,自作主张去跟对手进行什么约战,这简直愚蠢之极。那林觉诡计多端,他提出的约战是绝对不能接的。这两人自以为武技高强,还以为能有所转机,殊不知在智谋面前,武技的高低根本就不能左右局面。武技再高,也敌不过阴谋诡计。

    无奈之下,他只能命人收拢残兵放弃内城退回大内。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能呆的地方也只有大内皇宫了。兵马只有万余人,守是守不住的,只能相机行事了。陈玢心里恼火的很,不久前自己死命的劝吕中天撤离京城,那时候外城尚未被攻破,还有足够的时间逃走。但是吕中天死活不肯,说什么他现在是大周皇帝,怎么能被这些反贼赶出京城。陈玢毫无办法,只能坐看外城被迫,以至到现在的局面,想跑也跑不了了。

    实际上陈玢不知道吕中天的想法,吕中天不是不想跑,但一来那时候外城未破,名义上他还有二十万守军守城,他不可能做出如此果决的决策。二来,逃出京城之后又能去哪里呢?往南去是不可能的,往北去已是沦陷区。往西北?西北军早已投靠了林觉,唯一的选择便是往北去投靠女真人了。

    吕中天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投靠女真人,借女真人之力再图将来,听起来是个好主意。但是吕中天心里却明白的很。女真人跟自己结盟,完全是因为他们无力攻下京城,而且可以从自己手里得到大批的物资粮草和人力的补充。所以他们才和自己联手对付落雁军。然而此一时彼一时,自己逃出京城之后便是丧家之犬,什么都没了,失去了任何可以让女真人得到好处的价值。以女真人的虎狼秉性,自己必然将沦为女真人用来和林觉郭昆他们交易的砝码。为了能得到一些好处,完颜阿古大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交给林觉和郭昆,以换取对他们有利的条件。而自己无疑是林觉和郭昆极想到手的人。

    “陈爱卿,朱爱卿,皇宫能守住么?”吕中天问了他这辈子问过的最傻的问题,问完他就后悔了。他自己心里其实早就明白,今日怕是已经没有任何侥幸了。自己根本不该问这句话。

    陈玢和朱之荣都沉默了,他们无法回答。说能守住

    ,那是胡说八道。说守不住,却又不是吕中天想要的回答。

    “皇上,臣等誓死守卫大内,保护皇上周全便是。”陈玢想出了一个最好的回答。

    吕中天点点头,沉声道:“朕明白了,陪朕上去瞧瞧。朕要去见见这些反贼。”

    陈玢和朱之荣柳振邦等人陪同吕中天登上了宫门城墙上。大内宫墙高一丈五,宽一丈,完全是城墙的样子。只不过和汴梁内外城墙相比,宫墙便显得太薄弱了。落雁军的火器连十多丈宽的外城城墙都能轰塌,这宫墙怕是十几炮便将贯穿。外城都守不住,何况这宫墙。

    吕中天站在宫墙上,手扶城垛朝外边广场上看去,夕阳下的大庆门广场之上,旌旗招展,兵马云集,数量无可计数。吕中天呆呆的看着蜂拥聚拢的敌军兵马,看着他们盔甲齐整斗志昂扬的样子,默默的发着愣。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一支从伏牛山中出来的山匪兵马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他们是怎么拥有了这么强大的战斗力,从一个土匪山寨发展到了今日兵临汴梁城,打到了皇宫前的。而自己曾经手中握着的兵马数十万,粮草物资充沛,兵刃盔甲等战略物资充足,却怎么就走到了今日这步田地?

    那林觉到底用了什么样的障眼法?这个人到底是神仙还是妖魔?怎么就能将一只土匪兵马发展到了现在的规模。还有那些致命的,名目繁多的火器。林觉怎么会制作这么多的火器,而且威力巨大。他到底是何方妖孽?难道是上天派下来专门跟自己作对的?自己的大好局面便被此人给毁了。这着实的教人难以明白,难以接受。

    “皇上,下去吧,有什么可看的。咱们下去吧。”柳振邦在旁低声说道。

    吕中天摆了摆手,吸了口气,忽然大声的朝广场上黑压压的敌军叫喊了起来:“郭昆呢?林觉呢?叫他们来见朕。叫他们来见朕!”

    广场上落雁军马步军正在整队,一大群步兵正推着神威将军炮从朱雀门大街上隆隆的挺进广场,广场上一片嘈杂喧嚷,宫墙上吕中天的喊叫声就这么被所有人无视了。落雁军将士们各自忙着各自的事,各自关注着各自所关注之事,就是没人搭理这位今日登基的皇帝。

    吕中天气恼之极,沉声道:“替朕喊话,叫郭昆和林觉来见朕。”

    虽不知吕中天要干什么,但士兵们还是齐声喊叫了起来。这回喊叫声被落雁军将士们注意到了,他们听出了喊话的内容,于是有人连忙禀报在后方的林觉和郭昆。不久后,林觉和郭昆在一大群骑兵的护卫下从兵马中间的让开的通道之中疾驰而出,来到了宫门外不远的地方站定。

    “郭昆,林觉。是你们么?近前来,朕有话问你们。”吕中天大声叫道。

    郭昆有些犹豫,他担心对方有诈,诓骗自己上前去。林觉倒是无所谓,笑道:“走,去听听老贼要说些什么。一定很有意思。”

    郭昆无奈,只得跟随林觉一起策马往前,抵近七八十步之外。一群侍卫亲兵举着大盾在旁护卫,确保万无一失。

    “郭昆,林觉,是你们么?”吕中天高声道。

    郭昆冷声喝道:“吕贼,正是朕和林觉,没想到吧,朕打回来了。老贼,你的死期到了。”

    吕中天皱眉喝道:“你也敢称朕?朕才是皇上。

    ”

    郭昆啐道:“呸!做你的春秋大梦。你个贼子,想窃我大周江山?想得倒美。天下是我郭氏的,老贼你休想沾手。朕便是来杀你这个窃国之贼的。”

    吕中天喝道:“郭昆,你是朝廷反贼,有何资格继承皇位?朕是先皇下诏禅让的皇帝,朕才是正统。郭氏江山?你郭氏将大周折腾的支离破碎,还有何资格继续成为大周之主?朕才是救了大周的人。你们之前反出朝廷,为患作乱,为大周做了什么?正因为你们作乱,外敌才有可乘之机。女真人辽人入侵,是谁力挽狂澜守住了京城?是谁保护了大周的江山社稷?是你们吗?是朕呢。是朕守住了汴梁,是朕保护了大周社稷,而你们此刻率大军来此,气势汹汹,攻破汴梁城,你们才是来窃取朕守护的京城和社稷江山。你们趁着朕抗敌精疲力竭之时来此攻打朕,你们不觉得羞愧么?之前京城有难之时,你们在哪里?”

    吕中天词锋锐利,原本便是在朝堂上诡辩的高手,这一番话说起来头头是道,似乎极为在理。郭昆虽知道他是胡说八道,但一时间却不知如何反驳。急的直摆手,恼火不已。

    林觉看在眼里,笑道:“皇上,对付这老贼,你怕是说不过他。还是臣来对付他吧。”

    郭昆点头道:“好,你给朕骂他,骂的他狗血淋头。这老贼当真可恶,颠倒黑白。”

    林觉笑着点头,转头看向宫墙上站着的吕中天的身影,高声叫道:“吕老贼,别来无恙啊。哎呦,你都当皇帝了啊,这可了不得。这可失敬了。”

    吕中天皱眉喝道:“林觉小贼,你说什么?你敢对朕无礼,朕将你碎尸万段。”

    林觉大笑道:“还耍威风么?怕是失心疯了。老贼啊老贼,亏你还敢在此大言不惭说你守住了汴梁么?你这老贼作了多少恶?你是大周的蛀虫,大周便是毁在你的手里了。你为相数十年,大周每况愈下,你束手无策,只顾倾轧争斗,陷害忠良,争权夺利。若不是你害死了我的老师和严大人等一干忠诚,我大周早已生机勃勃,渡过难关。外敌怎敢轻易启衅?正因为你这老贼作梗,坏了大好局面。为了一己之私,背叛先皇,伙同郭旭密谋篡位。大周变得腥风血雨,皇位被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所攫取。而你这老贼,在国难当头之际火中取粟,乘乱篡位。老贼啊老贼,你之所为,天下人都看在眼里,谁人不知你狼子野心?汴梁城本可无虞,你担心西北军进城让你篡位之事失算,于是诓骗西北军进攻女真人,然而你见死不救,任凭西北军十余万将士血洒疆场。这还罢了,之后你做戏逼迫郭旭禅让皇位给你,为和女真人勾结,你将郭旭送给女真人为质,这一切种种,都已昭然。吕贼,你不被剿灭,天理难容。我等本就是因为先皇和太子被谋害而反出京城的,我们压根连郭旭的皇位都不承认,郭旭禅让皇位给你更加的荒诞可笑。慢说是被逼的,就算是真的自愿,对我们来说那也是废纸一张。更可笑的是,我大军兵临城下之时,你还急着登基称帝。嘿嘿,你便穿着你的龙袍下葬吧,你这老贼,祸国殃民,不忠不义,阴险狡诈,无节无信,就算今日死了,你也将遗臭万年。”

    林觉一番暴风骤雨般的反驳让郭昆心中大畅,大笑道:“骂的痛快,还是你口才了得,骂人都骂的这么痛快。”


  http://www.vipxs.la/69_69611/357067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