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一四六三章 廊桥之会

正文 第一四六三章 廊桥之会

    半夜时分,汴梁以东四十里的陈留县城中灯火通明人闹马嘶。从汴梁城北开拔的近三十万女真大军陆续抵达这座在数十天前便已经成为一座空城的京畿小县城。

    此处的地理外置其实并不好,东边不到二十里便是驻扎于十里长岗的落雁军十万大军。西边四十里则是汴梁城。若不是完颜阿古大吃准了吕中天没有进攻自己的胆量的话,他是绝对不敢将大军送入两只大周兵马的夹缝之中的。

    昨日吕中天以极快的速度兑现了承诺,将粮草物资盔甲和五千民夫都送入了完颜阿古大的营中。而且,他们出动了五万兵马从南边迂回出击,这一点完颜阿古大派出跟随禁军出发的将领以鹰使送回消息加以证实。正是因为吕中天不折不扣的执行了协议,完颜阿古大才真正的认清了局面,他知道吕中天绝对不敢在自己背后耍花样。所以才下令兵马开拔至陈留,准备会一会落雁军。

    直到清晨时分,大军才算是逐渐的安定下来。完颜阿古大只带着数百骑兵和十余名将领的队伍便才清冷的晨风之中策马出城,直奔东边的落雁军驻扎的十里长岗之地而去。完颜阿古大并不想直接便发动进攻,他还是想对林觉做最后的劝说和拉拢,毕竟此刻的林觉拥有值得拉拢的本钱和实力。

    约谈的消息早已命人传递过去,双方约见的地点在距离双方大军距离相等的汴河的一条叫做清水溪之畔。这条小河上有一座小小的廊桥,建造成凉亭的模样,倒也古色古香颇为雅致。

    时虽未至三月,但太阳露出半个脸的时候,空气中的寒意便很快为柔和的春天的气息所驱散。清水溪畔的绿柳在朝阳之下映照出一片如烟似雾的嫩黄色。枝条婆娑在风中摇摆,宛如青楼舞姬柔软的腰肢一般。

    对方也已经抵达,在清水溪对岸的旷野上列队等候。双方各派出数十名骑兵过河,搜寻了对方身后的大片位置,以防对方派出兵马设伏。按照约定,双方与会人员不携带任何兵刃火器,双方确认完毕之后,完颜阿古大和林觉才各自率十名随行之人抵达廊桥之上。

    完颜阿古大看到林觉踏上廊桥桥头的那一刻,大笑着热情的叫道:“哎呀,妹夫啊,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林觉也大笑着走来,拱手道:“大首领别来无恙。没想到咱们在这里见面了。世界太小了。仿佛走到哪里都躲不了你大首领呢。”

    完颜阿古大哈哈笑道:“躲着我么?那是为何?怕我吃了你?”

    林觉笑道:“可不是么?世人都说大首领是吃人的猛虎,我当然怕被你吃了。我只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绵羊罢了。我可不想葬身虎口。”

    完颜阿古大笑的浑身发抖,指着林觉道:“你?弱小可怜又无助?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我若是猛虎,你便是披着羊皮的猛虎才是。你可一点也不比我差。”

    林觉也指着完颜阿古大哈哈哈的大笑,两人互相指着对方的鼻子大笑,身旁众随从也不甘示弱,跟着大笑。都要用笑声将对方的声音压下去,仿佛这也是一种比拼的方式一般。若是不相干之人见到此场景,还以为这廊桥之中的人是一群疯子呢。

    笑声停歇,林觉道:“大首领,咱们还是坐下说话吧。瞧这满目春色,咱们也是久别相见,拉拉家常更好,不必剑拔弩张。你说是不是?”

    完颜阿古大一屁股坐在廊桥中的一方青石条桌旁,翘起二郎腿点头道:“妹夫说的是,咱们拉拉家常,毕竟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不是么?不过说起家常之事,我可要责怪你了。当初你倒是一走了之,你可知道我妹子多么想念你么?我妹子为你生个儿子你知道么?你怎么也不去瞧瞧她?忒也无情了。你这是始乱终弃啊。你可知道,在我女真族中,一名负心男子会遭到怎样的惩罚么?他会被女方抓去,挖了心出来瞧瞧是不是黑的。完了炒了下酒的。”

    林觉呵呵笑道:“你女真族中还有这样的规矩么?我怎不知?不过,即便有,我也不怕。因为我并非负心之人。我和明月是夫妻,她的情形我也都知晓,我和她也通了信,我知道她现在

    在长白山下的部落之中带着我的儿子过活。我也答应了她,待时机到了,便去接她母子来跟我团聚。我可没有始乱终弃。倒是她为何身为大首领的妹妹,却沦落到去部落中过艰苦的日子的原因,我倒想问问大首领是什么缘故?不知道你们女真族中可有一人富贵之后不管兄弟姐妹,任其受苦甚至逼迫他们去受苦的惩罚呢?这在我们大周叫做不义。你们女真人管这个叫什么?”

    完颜阿古大面色变冷,放下二郎腿伸过头来瞪着林觉,恶狠狠的道:“我可没逼她,是她自己要去吃苦。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我怎么会不仁不义?她被你洗了脑,对我的大事指手画脚百般阻挠,我自然不会纵容她。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阻挡我的大业,包括明月。”

    林觉呵呵笑道:“你会毁在你自己的执念里。你想做一番大事是好事,但也要量力为之。你胃口太大,也不怕撑了肚子。”

    完颜阿古大冷笑道:“到了如今这个局面,你还不信我能一统天下么?大周都城就在眼前,只要我想,我便可以拿下汴梁。你们大周的朝廷已经完蛋了。妹夫啊,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当能看清楚眼前的局面,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归顺了我,咱们两人齐心协力共创大业,将来让你分一块土地当个一国之主不也挺好么?我妹子嫁给了你,你我是姻亲关系,我还能亏待了你么?我今日来见你,便是要跟你说这些话。否则,我三十万大军早就碾压过来了,还跟你浪费时间作甚?即便你是我的妹夫,你挡我的路,那可没有任何情义可讲。我灭了你连眉都不会皱一下,你明白么?”

    林觉沉声道:“我知道你今日约我在此见面的用意,来之前我便知道你必是要说这些话了。我也是念着明月的面子,你是她的兄长,我有规劝的义务,所以我才前来赴约。大首领,听我一言,退兵回北方吧,中原不是你们呆的地方。你大可灭了辽国,陈雄北地,那也是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而且对你来说一点也不难。你又何必偏偏要觊觎中原之地呢?这里不是你靠着狼牙棒和铁骑便能征服的地方。就像现在,你若当真能以碾压之势灭了大周,又何必跑来拉拢我呢?你做不到,战事跟你想象的一面倒的情形不一致,所以你才需要来拉拢我,拉拢吕中天。给你个忠告,你若还是执迷不悟的话,必会葬身于大周这片土地上。这里虽然富庶繁华,但它不属于你,会让你梦断于此的。”

    完颜阿古大一拍石桌,厉声喝道:“林觉,你是给脸不要脸是么?我来劝你,你反倒来教训我?你以为你那十万兵马便是我的对手?你以为你有了些火器便让我女真大军吓破胆了?雕虫小技,和足为虑?我好心好意给你一条出路,你反倒翘起尾巴来了。你信不信,我大军会立刻将你们碾为齑粉?”

    林觉也冷声喝道:“大话谁都会说,战场上方见分晓。你来拉拢我?你没听明月替我带给你的那些话么?你若不犯我大周,我们之间或可井水不犯河水,或可以亲眷相处。你若犯我大周,我必于你为敌。你来劝我归降,怕是天大的笑话。我林觉堂堂大周男儿,夷狄入侵我大周,社稷飘摇百姓涂炭之际,正是我挺身而出之时。虽然我林觉对名利没什么兴趣,但我也并不介意拿你们女真人当做我扬名天下建功立业的台阶。”

    完颜阿古大怒极气反笑,指着林觉连连冷笑道:“好,好。既如此,便休怪我了。看来我一番好意,你反以为我是示弱之举。用你们大周的话来说,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给我拿了他们。”

    完颜阿古大话音落下,身后十名女真护卫大喝连声,迅捷无比的从靴筒甲胄袖筒里擎出闪亮的利刃冲上前来。

    孙大勇厉声高喝,林觉身后的十名护卫也第一时间不知从何处擎出兵刃来。双方瞬间剑拔弩张,便要火拼。

    完颜阿古大愣了愣,咬牙骂道:“小贼,倒是阴险的很,说好的不带兵刃,你们却藏了这么多的兵刃。”

    林觉冷笑道:“彼此彼此,你大首领可也没脸来指责我,你们不也携了兵刃前来么?我们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我本可以携带火器前来,一

    枪轰了你的头的,但两军交战,这种卑鄙手段我还不屑用。你也不用谢我,我落雁军一向仁义。”

    完颜阿古大鼻息咻咻,忽然放声大笑。摆手对身旁卫士道:“退下,退下,放下兵刃。我是来跟我妹夫拉家常叙旧的,搞得如此剑拔弩张作甚?都放下兵刃。”

    完颜阿古大明白,对方既然有所防备,强行硬来未必有好的结果。林觉提及了火器,焉知不是警告?也许他身上某处真的藏有火器,那玩意可不好惹。

    女真卫士放下兵刃纷纷退后,林觉也摆了摆手,孙大勇等人收回兵刃退后。其实按照孙大勇的想法,这时候击杀完颜阿古大时机最佳。自己和乔装成亲卫的白冰出手,当可瞬间完成击杀。但是林觉坚决不让他这么做,他也只得遵命。林觉当然不能让他们胡来,一来对方前来赴约必是有所防范的,他带来的亲卫也必是万里挑一的好手,焉能让你随便得手。那完颜阿古大身高马大力道非凡,绝非庸手,岂是说能杀便杀得了的。二来,两军对垒,这等卑鄙手段林觉还真的不屑用,更何况完颜阿古大是完颜明月的哥哥,战场上相见自然可以不用姑息,但用这种方式动手,今后如何面对完颜明月。于道义情感上都不是好的选择。

    完颜阿古大呵呵的笑着重新坐下,就像没发生过之前的事情一般。

    “妹夫,咱们叙叙旧。你可记得当初我放你离开我大营的时候,你是怎么发誓的?你说你不会于我为敌,否则天厌之地厌之。你们大周不是最重信诺么?怎地说话不算话了?今日也和我为敌,不怕上天责罚你么?”

    林觉想起了那件事,自己确实为了脱身发了毒誓。自己对这种指天发誓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当真的,当初也只是为了尽快脱身罢了。现在这厮倒是给翻出来了。

    “大首领,若说老天责罚我违背誓言的话,得先责罚你才是。因为你才是先违背誓言的。当初你发誓若我能领你大军脱却辽人洪水之困,你便放我和我的随行众人离开的。但你不但没有这么做,反而想将我羁押于你女真营中。你违背誓言在先,怎怪我违背誓言在后?你不提,别人或许还不知道你曾经违背誓言忘恩负义之事呢,我救了你们女真大军,你反而那么对我。你这可是自揭自短。”林觉呵呵笑道。

    完颜阿古大脸色黑红,冷声道:“我不记得我发过那样的誓,你胡说八道。”

    林觉道:“那你便更无耻了,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连自己说的话都不敢认,你算什么男人?”

    完颜阿古大怒斥道:“伶牙俐齿,耍嘴皮子我耍不过你。我只最后问你一遍,你果真要和我为敌么?眼前的局面,你当真以为你可以力挽狂澜么?你可知道你今日不归顺我大军的下场么?”

    林觉放声大笑道:“问来问去,耳朵都起老茧了。想让我归顺你们女真人?除非太阳西升东落江水倒流。大首领,不要白费气力了。”

    完颜阿古大缓缓点头道:“我懂了,我不再劝你了。来,我请你喝酒,喝了这口酒,你我之间再无任何其他的瓜葛,只是敌我。战场之上见面,也不用心慈手软。”

    完颜阿古大伸手取下腰间乘酒的皮囊,拔开塞子递了过来道:“喝!”

    林觉伸手接过,便欲喝下。孙大勇在旁忙道:“大人,不可。”

    林觉哈哈笑道:“放心,完颜大首领若是卑鄙到连在酒中下毒这一手都能做的出来,他还怎么争霸天下?那是小人之举,岂是英雄所为。”

    说罢林觉举起酒囊咕咚咚喝了一大口,赞道:“好酒。”将酒囊递了过去。

    完颜阿古大结果酒囊大喝三口,抹着嘴边的酒水大笑道:“绝交酒已喝,我现在当面向你下战书,明日一早,我大军将于此和你落雁军决战,谁胜谁负,让结果说话。我提醒你,你拒绝了我的好意,我将对你毫不留情。倘若被我拿获,你必死无疑。”

    林觉沉声道:“好,我等着你。明日上午,我落雁军全体将士在此恭候大驾。至于我的生死之事嘛,我命由我不由人,大首领便莫要操心了。”


  http://www.vipxs.la/69_69611/342963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