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一一四五章 喋血黎明(十五)

正文 第一一四五章 喋血黎明(十五)

    吕天赐痛的眼泪都下来了,半边脸颊高高肿起,捂着脸叫道:“莫打,莫打。打死了人了,打死人了。”

    马斌扬起手来,作势又打,吕天赐双手抱着脑袋连声大叫。林觉摆手道:“马大哥不要打他,他说的没错。我们还指望着他带我们出城呢,打坏了他,那便不好了。吕中天可不会干休。这可是他的宝贝儿子。”

    马斌收了手,对着吕天赐的脸上啐了一口道:“你老子何等精明阴险,诡计多端。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吕中天的儿子,你就是个脓包。”

    “是是是,莫要打我。”吕天赐好汉不吃眼前亏,连声称是。也不知是认可他不是吕中天的儿子,还是他是脓包这件事。

    城下,吕中天带着人赶到,在城下高声叫喊道:“林觉,你若敢伤我儿天赐一根毫毛,老夫跟你不死不休。”

    林觉等人走到城垛旁,吕中天高声叫道:“天赐,你怎样?”

    吕天赐本想哭诉一番,看到马斌凶狠的眼神,伸手摸着肿胀的脸颊回答道:“爹,我没事。不过只是现在没事,等下就说不准了。爹爹赶紧开城门让他们走,不然他们会杀了我的。”

    不用吕天赐说,吕中天也知道林觉等人绑架吕天赐的目的。当下高声叫道:“我儿不要害怕惊慌。爹爹会救你的。林觉,你莫伤我儿性命,万事好商量。”

    林觉呵呵笑道:“吕中天,这话我爱听,咱们都是场面上的人,打打杀杀的不死不休有什么意思?要不是你赶尽杀绝,我也不至于为难令郎。令郎适才已经代我们传话了,只要你打开城门,放我们离去,我便放了令郎。令郎一表人才,更是你吕家独根,我也不想让你吕宰相绝后。大伙儿都不将事情做绝,你看如何?”

    吕中天点头道:“完全没有问题,我会放你们离去,你放了我儿,老夫打开城门便是。”

    林觉呵呵笑道:“我可不是三岁孩儿。”

    吕中天道:“老夫可对天发誓。”

    林觉摆手道:“吕中天,誓言有用的话,那也没有今日了。你不也曾无数次信誓旦旦效忠皇上。然则又如何?都是聪明人,何必玩这些虚的。你开城门,我们出城。我们安全之后放回令郎,就这么简单。”

    吕中天冷笑道:“焉知你不会反悔?你不信老夫,老夫拿什么信你?”

    林觉道:“就凭这十万禁军,我岂会反悔?我杀了令郎,你必跟我死磕,我们也走不脱。我何必多此一举?想要找死,我现在便杀了令郎便是。”

    吕中天沉思片刻道:“理是这个理,但我儿跟着你们我总是不放心。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朝廷都是要缉拿你们的。难道你要扣着我儿一辈子不成?咱们得有个范围。这样,出城五里,你便放人。你不放人的话,老夫便跟你死磕。大不了不要天赐的命,也要将你们全部碎尸万段。”

    吕天赐吓了一跳,尖叫道:“爹爹!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不要我的命?爹爹不在意天赐的性命不成?爹爹啊,你怎么能这样。老糊涂了么?”

    吕天赐怒喝道:“住口!给我乖乖闭嘴,爹爹在救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林觉哈哈大笑道:“出城五里?那算出城么?还是那句话,大家都是聪明人,不用耍心机。这样,出了开封府境内,我便放人。在此之前,禁军兵马不许靠近我们十里。出了开封府地界,我们放人,你也可以带兵来追剿,我们各凭本事,再战一场。你看如何?”

    吕中天抚须半晌,点头道:“好,便依你。出了开封府地界,你放人,之后咱们一笔勾销。我要怎样你管不着,你能逃走,是你的本事。”

    林觉点头道:“那么,开城门吧。对了,我还要二十辆大车,我这里伤了不少人,得将他们带走。这应该没问题吧。”

    吕中天心中一喜,点头答应。心想:带着伤员前行,你这是自己找死。天赐一得安全,老夫便立刻翻脸。十里地,马行不到半个时辰。而你们老弱病残,能跑哪里去?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那便这么定了。老夫这便命人打开城门,让你们离开。希望你能遵守约定,莫要闹得鱼死网破。”吕中天举起右手五指叉开对着城头。林觉会意,伸手虚空一击,便算约定既成。

    吕中天不再多言,策马转身回到阵中,即刻吩咐打开城门让开通道,所有兵马,陆续退出武举堂校场。

    对于吕中天而言,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并不挣扎。大事既成,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只是太疏忽了,被林觉等人钻了空子。被迫同意让他们出城。但这对于吕中天而言,不过是白璧微瑕,并没有感到特别的沮丧。一来林觉郭冰等人终究逃不脱自己的手掌心,因为整个大周他们都无立足之地。无论他们逃到何处,自己都能将他们缉拿绞杀。二来,在大事已定的情形之下,吕中天绝不肯饶上自己儿子的性命。所以,吕中天心中只有一些懊恼,却并无遗憾。

    二十辆大车果然赶了过来,林觉带着众人没有急于离去,而是将阵亡的王府卫士和其他人的尸体抬到堡垒中间的空地上,五百多具尸体堆成了数座小山,架上柴薪之后,林觉亲自将火把投了上去。无法隆重的安葬他们是巨大的遗憾,尸体留下也许会被杨俊等人侮辱,所以林觉不得以选择了火焚安葬。在冲天的大火和浓烈刺鼻的气味之中,林觉下令伤者上车,其他人上马,一行五六百人的队伍从堡垒西门而出。

    所有禁军士兵都推到了院子外边的大街上。他们看着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的这一支队伍,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强者和不屈者是有人崇拜的。很多人心中升腾起敬意来,他们甚至很希望自己是那只筚路蓝缕的队伍中的一员,而非是他们的敌人。他们见识过这些人的战斗力,对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轻视和讥笑。

    ……

    队伍穿过长长的黑乎乎的城门洞,上了吊桥踏上了京城城外坚实的土地的时候,东方破晓,群星隐去。一抹血红的红霞出现在天地交接之处。这预示着这漫长而残酷的血与火的一夜终于到了尽头。这一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经历了太多的战斗,虽然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此刻,林觉一行人终于冲出十余万禁军的围堵,终于从层层叠叠的京城街市之中摆脱,终于突破内外城高大的樊笼,站在了广阔的天地里。

    前方的路显然并非康庄大道,前方尚不知有多少战斗在等着他们,不知多少艰难在等待着他们。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经历了这漫长的一夜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些什么,也都懂得了些什么。在这样的磨炼之中,人会迅速的成熟,迅速的成长。在照样的霞光里,一张张血迹宛然的脸上更多的不是喜悦而是一种沉稳和安静。

    对于林觉而言,他失去了此前为之奋斗的一切,但他也同样得到了更多。也许有后悔和遗憾,也许有失落和痛苦。但是,林觉坚信,一些都是最好的选择。在能力范围内,在可运作的所有的可能里,自己应该是没有选择上的失误。

    当然,让林觉觉得迷茫的是,上一世林家上下和梁王府的命运是以覆灭结束,而这一世自己虽竭力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但却还是到了现在的境地。所不同的是,林家上下,梁王府上下都还活着。但他们却已经不是如之前那般的活着,将来会是另外一种活法了。老天是不会允许有人改变他的轨迹的,所以,他选择了让林家和梁王府走上这样一种归途,也算是一种覆灭吧。在天道规则之中,也许覆灭的定义不仅仅是抄家灭族,政治生命的灭亡也是一种别样的覆灭。

    车马行出里许之地的时候,林觉策马上了一座路旁小坡,回首身后的大周京城汴梁。汴梁城依旧巍峨耸立,整个城市上空笼罩着一种灰蒙蒙却巨大的气象。

    汴梁城,一座伟大的城市,见证了多少兴盛衰亡,记取了多少欢笑和泪水。每个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人,在离开它的怀抱时都难免心绪繁杂,难以言说。

    “别了,汴梁城!我……还会回来的。”林觉轻声自语着。

    东方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的时候,林觉已然策马而去,留给汴梁城一个挺直的背影。

    (第八卷终。请看第九卷:回首向来萧瑟处)


  http://www.vipxs.la/69_69611/309767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