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九一五章 攻城在即

正文 第九一五章 攻城在即

    凌晨时分,兴仁府街道上人声喧闹,车马喧嚷。百姓们纷纷起身朝外张望,他们看见长街上,一队队人马正开进城中。火把照耀之下,这些兵马盔甲鲜亮,步履齐整,正是一只装备精良的朝廷禁军。百姓们纷纷起身奔走相告,喜笑颜开。朝廷的大军到了,今日被城外海量教匪弄的人心惶惶的百姓们的心理终于踏实了下来。朝廷的援军及时赶到,兴仁府或许能保住了。

    清晨时分,薄雾笼罩在天地之间。九月深秋,晨间的气温已经很冷了,地面上的杂草上附着的是一条条沥沥的白霜,远远看去,竟像是下了一场小雪一般。

    东城外的教匪大营中,迷蒙的空气中传来了祷祝的颂唱之声。清晨的第一次祷祝就在这清冷的凌晨开始了。数万教匪教众密密麻麻的跪伏于地,撅起他们的屁股开始祷祝。早上起来,不吃不喝不要紧,但这祷祝必须是第一位的。祷祝之后,他们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立刻充满了活力,充满了动力。对这些教众而言,这种精神上的食粮可比吃早饭要重要多了。

    “阿胡哎嘿阿克那个巴巴!圣公至大!”随着圣女们拖着好听的尾音的颂唱结束,满营一片圣公至大之声,然后所有人开始爬起身来,开始埋锅造饭。一切也恢复正常起来。

    大营中间的圣公大帐之中,海东青双目深陷,面容憔悴的坐在灯下。帐篷里还坐着一大群护教护法,他们同样是满脸的疲倦之色。从桌案一角已经烧得奇形怪状一般的巨烛来看,烛火是点了一夜的,圣公和众青教头目也是彻夜未眠的。

    虽然看起来一切顺利,大军兵临城下,且郭旭大军远在单县左近,几天内是不可能赶来支援的。但是海东青丝毫也不敢有懈怠之心,因为他知道,这一次是他最后一搏的机会,不能有一丁点的闪失。他必须要攻下眼前这座城池,并以此作为阻击追兵的屏障,给他以足够的时间往西突围。他必须兵不血刃的拿下兴仁府,保存大量的护教军实力,击溃京北大军那最后的一只拦路虎。正因为既要确保快速拿下兴仁府,又要保存大量的护教军实力,所以这场攻城战其实是很让人矛盾的。故而海东青才召集众人商议最佳的攻城策略。

    商量来商量去,办法计策提出了不少,但海东青没有从中得到一个靠谱的法子。海东青明白自己手下这些人的短板,他们都是海匪和地痞出身,哪里会有什么靠谱的作战之法。要他们去杀人放火抢东西,他们自然是一个顶几个。但真要是摆在台面上想个正式的大军作战的办法,他们却一个个跟白痴一样,提出的办法有时候幼稚的可笑。

    当此之时,海东青无比怀念孟祥和宋铣两人。他们两个毕竟还是有些领军经验和头脑的,起码相对于眼前这群人而言,他们要高处甚多。可惜的是,孟祥死在了阳武城下,宋铣不得已被自己舍弃当了炮灰。现在手下这些人却是连一个能给自己分忧的人都没

    有了。

    实际上海东青自己也没什么好主意,起事之后,虽然经历的应天府的恶战,那其实也是海东青所经历过的第一场守城战,多少累积了些领军的经验。但眼下这是一场攻城战,从应天府之战中积累的守城经验在这里可用不上多少。一个攻一个守,二者的手段迥异,可不能想当然。海东青多么希望自己也拥有郭旭攻城时所拥有的那种叫云霄车的攻城利器。那样,他便可以复制郭旭攻城的手段。相信会很快攻破兴仁府。可是自己哪有那么大的家业,自己所拥有的不过是一些临时拼凑的人手,一些最简陋的最原始的攻城云梯罢了。

    不过,很快,关于如何保存实力和快速攻下城池的矛盾便被凌晨时得知的消息所解决。当得知京北禁军已经开赴兴仁府守城之后,一切反而变得简单的多了。眼下只需要攻下兴仁府便可,因为那样也同时意味着击溃了京北的那只禁军。此战胜了,往西再无障碍,两个难题合二为一了。

    所以,保存实力已经没有什么必要,对方援军进城,城中守军已经达一万多,而且都是正规军。这种情形下保存实力?岂非是说笑。现在的问题是,就算全力进攻,恐怕也未必能攻下兴仁府了。所以问题的焦点转到了如何攻城作战这具体的事宜上。在这一点上,很快,众人达成了共识。无论如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必须要成功。前有猛虎后有恶狼,留给他们腾挪的空间和时间均已经没有了,他们只能凭借手中攥着的这数万杂牌教众做殊死一搏。

    朝阳驱散了晨雾,清冷的空气也变得温暖了起来。城下号角之声开始长鸣,教匪兵马已经开始出营列队,在距离兴仁府六百步之外摆阵准备攻城。城头守军也如临大敌,郭昆林觉魏大奎等将领悉数登船,城头上万守军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而兴仁府中,全城的百姓都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聚集在街道广场之上,翘首东望,默默祈祷着守军能得胜,祈祷着参战家人能平安归来。

    辰时过半,号角和锣鼓声更加的喧嚷,代表圣公亲临的黑色星月蟠龙旗出现在阵前。脸覆面具的海东青坐在一匹青色高头大马之声,手中握着一柄金色令旗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

    “头前引路,本尊要向城头的迷途羔羊们进行劝解,希望他们能回头。否则,本尊便只能将他们全部送入地狱之中了。”海东青沉声喝道。

    有人飞骑冲到城下,高声呼喝道:“城上的人听着,我圣教圣公前来训诫,尔等不得无礼。两军阵前,当有礼仪。倘若暗箭伤人,是为不仁不义之举。”

    郭昆哈哈笑道:“有什么好说的?那狗屁圣公还要来嚼舌么?要打便打,老子们等的不耐烦了。”

    林觉在旁沉声道:“兄长,看他说些什么也没什么,他可是海东青呢,也算是咱们的故人。一会儿咱们可以好好的奚落奚落他,让他丢了颜面,也算是鼓舞士气。”

    郭昆点头道:“嗯,说的也是。”转头向着城下高喝道:“也罢,左右无事,倒瞧他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叫他前来说话,谁偷袭谁是王八蛋。告诉他不用瑟瑟发抖。”

    那教匪飞骑而回禀报,不久后,上百名青教护卫簇拥着海东青和十余名护教缓缓上前,进入箭支施射范围之内后,护卫们举起大盾四面团团围住,以防城头放箭突袭,小心翼翼之极。

    “圣公驾到,泽被苍生!尔等还不叩首!”一名护教扯着嗓子高声朝城头叫道。

    “哈哈哈。”城头军民笑声一片。小王爷笑的前仰后合,高声骂道:“还在装神弄鬼,自己糊弄自己便是了,还跑来糊弄你家爷。海东青,不必遮遮掩掩了,你不过是个海匪头子,冒充什么神棍?认识你家爷爷么?当年爷们带着兵马可是兜了你的桃花岛匪巢呢。”

    郭昆倒也不客气,一上来便掀了海东青的老底,将他的过往掀了个底朝天。

    海东青缓缓的取下面具,露出一张英俊而苍老的脸来。那张脸上满是愤怒和恶毒。海东青其实早已知道在阳武县歼灭孟祥大军的是林觉等人,他也有心理准备,自己的老底在林觉面前是无法掩饰的。虽然如此,但被掀开老底之后,他还是愤怒之极。

    “你是谁,本尊并不认识你。本尊以前确实是桃花岛岛主,然而那早已是陈年往事。本尊早已得天尊点化,脱胎换骨。过去的那人已经非我,我也非过去之我,此刻在你们面前的是圣殿使者,天尊使徒,救赎苍生百姓于罪恶之中,肃清天下妖魔邪道的圣教教主。本尊不计较你言语恶劣,因为你们这些迷途之羊,不知自己犯下的滔天之罪,不知你们将要面临怎样的惩罚。你们终究会醒悟过来的,不是被本尊感化之时,便是在地狱遭受万鬼噬神之苦的时候。”海东青用浑厚苍凉的声音缓缓说道。

    “嘿,你还嘚瑟起来了,还一套一套的,装什么大头蒜?你不认识我?小爷乃杭州梁王府小王爷,这你总知道吧。脱胎换骨?我看你是死不悔改。当初你从桃花岛逃得性命,本已是侥幸之事,没想到你摇身一变又当了什么圣公,蛊惑了这么多百姓作乱,这一回,你可别想跑了。”郭昆大声说道。

    “原来是梁王府的小王爷,倒是听说过。本尊对你可没什么印象,当年也非你之功,你又何必往自己脸上贴金。本尊替天行道,百姓自愿追随,何来蛊惑之说?朝廷视百姓为草芥,盘剥百姓血汗,逼得百姓活不下去。百姓们在本尊感召之下已然醒悟,再非沉默之羊,这是一种觉醒。你说本尊作乱,何不去问问汴梁皇宫中的皇帝郭冲,他不给百姓活路,百姓何必拥戴于他?你若明白这个道理,便不该来怪本尊和百姓们,而该去质问郭冲才是。他才是天下动乱的祸首。”海东青沉声回应道。

    “呸,一派胡言,妖言惑众。”郭昆啐了一口吐沫,高声骂道。

    。九天神皇


  http://www.vipxs.la/69_69611/288318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