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八二一章 切磋

正文 第八二一章 切磋

    (二合一)

    清晨,林觉浑身舒泰的醒来。伸手一摸身边,枕边无人。白冰已经起床了,枕畔残留着淡淡的芳香。林觉伸了个懒腰爬起身来,慢吞吞的披衣起床,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加快了速度,穿好衣服出了房门。

    廊下,两名婢女正自浇花,见林觉出来忙行礼,一人去打水,一人拿了木梳给林觉梳理发髻。林觉问道:“冰儿呢?”

    “禀公子,冰儿夫人去前院了。说是前院来了一群护院,冰儿夫人听说了便去了。”婢女回禀道。

    林觉笑道:“她倒是比我还急。”

    昨晚跟白冰说了招募护院的事情,白冰很有些期待。白冰还挂着大剧院和家宅的保安队长的职责,只可惜是光杆司令一个。以前家中那些卫士都是王府的人,她也命令不了他们。这会招募了一群护院,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属于她的手下了。

    洗漱打理完毕,林觉举步朝前院而去,二进处恰好碰到正携丫鬟往前院而去的谢莺莺。林觉笑道:“你去哪里?出门么?”

    谢莺莺道:“你还不知道么?我去劝冰儿妹子回来,听说前面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怎么回事?谁和谁啊?”林觉愕然道。

    “我还想问你呢,你倒来问我。昨晚你不是在冰儿妹子那里么?一大早人没了你都不知道?前面来人禀报了,说冰儿妹子跟一帮新雇的护院动起手来了。郡主着急,让我去瞧瞧。”谢莺莺道。

    林觉白眼翻上了天,护院今早才来报到,怎么一见面便打起来了,这还了得?这帮卫士昨天答应的好好的,怎么这么不懂规矩。林觉心下着急,生恐白冰吃了亏,又不知到底何故,于是牵了谢莺莺的手飞快赶往前厅。

    还没到前庭大院中,便听到院子里人声嘈杂喧闹,哄笑喧哗之中夹杂着呼喝之声。更有掌声和大声的叫好声。

    待来到院子里,听得声音在西侧花坛之间的空地上传来,林觉忙飞步赶至,透过花树丛的缝隙,只见数十人围在两座花坛之间的青砖地上,空地上,两个人影正在交手。

    谢莺莺张口欲呼,林觉伸手一拉她胳膊,笑道:“不像是在打架,不必打搅他们。”

    谢莺莺跺脚道:“还不是打架?都打的不可开交了。”

    林觉笑道:“你不懂,这是切磋。旁边那些人都在笑着观看,这可不是打架。双方也没拿兵刃,这明显是切磋高下。”

    谢莺莺愕然道:“切磋?这也太没规矩了。这帮人怎地进门来便跟冰儿切磋起来了。你雇的都是些什么人。”

    林觉笑道:“这可不是没规矩,文人见面切磋诗文,武者见面切磋功夫,这是一种交流的方式罢了。咱们且瞧个究竟。”

    谢莺莺无奈,只得跟林觉站在一从芭蕉之后瞧着场中。场地上,白冰正和一名身材壮硕的汉子交手。那汉子正是孙大勇。孙大勇将袍子掖在腰间,挽着袖子,露出肌肉纠结的胳膊。手上挥拳呼呼生风,口中呼喝连声。白冰一袭白衣,也空着双手。身形纵跃来去,轻盈灵活。两个人相斗,好像一头大熊跟一头灵巧的豹子争斗一般。一个迅捷刚猛,一个灵活刁钻。

    孙大勇拳法刚猛,身形转动时衣衫猎猎有声,下盘稳固,显然是个练家子。林觉看着微微点头。看来孙大勇确实有些本事。只不过,跟白冰轻灵的身法比起来,孙大勇略显笨拙。但听白冰娇叱一声,身形翻转之极,一脚踹中孙大勇的胸口。孙大勇身子震了震,纹丝不动。白冰却被反力震得飞起,但身形转折,轻巧落在丈许之外。

    “好!”旁边有人大声叫好。孙大勇转头瞪视一眼,叫好的人立刻收声低头。虽然没有受伤,但白冰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孙大勇的胸口,留下一个白色的脚印。这已经是孙大勇输了一招了。倘若白冰的脚力足够,这一脚踹在胸口要害部位,孙大勇怕是要受伤落败了。

    “如何?服气了么?”白冰歪着头娇声道。

    孙大勇伸手弹了弹胸前的脚印灰尘,沉声道:“这算什么?我还只用了三成功夫罢了。我最厉害的是腿功,人送外号霸王腿。你瞧我适才可用了一次腿?”

    白冰笑道:“你为何不用?我又没不准你用。”

    孙大勇道:“只是切磋罢了,我可不想伤人,我怕伤了姑娘。”

    白冰哈哈笑道:“这理由倒也不错,反正嘴在你身上,怎么吹都没事。”

    孙大勇怒道:“怎么是吹?我说的都是实情。”

    白冰摇头道:“好吧,为了教你们心服口服,咱们再斗一场,你拿出你全部的本事罢了。你怕伤了我?我还怕伤了你呢。你连我一片衣角都沾不上,还说这等话。”

    孙大勇大怒,沉声道:“姑娘,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放马过来便是。”白冰点着头道。

    “诸位做个见证,你们都听到了,是她叫我全力施为的,如果伤了她,可不怪我。”孙大勇转头对着围观众人叫道。

    一群围观的新护院们颇为担心的提醒道:“孙老大,咱们今日初来,可别闹出什么事来。本来只是切磋而已。让一让人家也是可以的。这恐怕也是郡马爷请来的人,何必呢?”

    孙大勇闻言颇有些踌躇。

    白冰叫道:“喂喂,说什么呢,什么叫让一让我?你们不是不服气我当你们头儿么?总得打赢了你们才能教你们服气。今日不打服了你们,他日你们又要说嘴,我可不爱听。孙大勇,你放心,打伤了我绝对不会找你的麻烦,我说话算话。夫……林大人也不会怪你们,我说话算话。来吧,放马过来吧,是个男人就别光耍嘴。”

    孙大勇再也受不住这样的挑衅了,他缓缓的弯下腰来,脱下一双鞋子,露出黑乎乎的一双大脚。那脚上疙疙瘩瘩全是老茧,筋骨纠结,像是老树根一般。但见孙大勇缓缓走到花坛旁边,猛然间抬脚飞踢而出,喀拉拉之声中,石块飞溅,乱石到处飞迸。石头垒砌的花坛边缘的石栏被他一脚踢出了一个豁口。断裂之处齐刷刷的像是被人用利刃砍切下来一般。众人惊愕之余都去看他那只赤裸的脚,那只脚依旧黑乎乎的,和之前没有任何的变化,半点伤痕也无。

    “哇!”周围众人一阵赞叹,这血肉之躯跟坚硬的砖石硬碰硬,居然毫无损伤。孙大勇这脚上功夫可谓是炉火纯青,堪比钢铁了。这要是踢到人身上,还不让对手筋断骨折么?比之铁锤砸到身上也差不了多少。众人心中担心起来,对面那个娇滴滴的美貌女子恐怕有麻烦了。

    白冰心中也自惊讶,对方露了这一手着实摄人。但白冰却并不害怕。反皱眉道:“你这人甚是粗鲁,这花坛招你惹你了么?你毁了宅子里的花坛作甚?这可都是花人工花钱垒砌出来的。再说了。你光着脚丫子跟人打斗,臭也臭死了。多少天没洗脚了?你想臭死我么?真是无礼的很。”

    孙大勇翻着白眼甚是无语,跟人打斗却也不用拖鞋。他拖鞋光着脚丫子露这一手,便是要更加显示其脚上的硬功夫。穿着鞋的话便没这么大的震撼力了。而且他这么做的目的其实是要对方知难而退,让对方认输放弃跟自己动手,却没料到对方根本不领情,反而被奚落了一番。

    “姑娘,损坏的花坛我自会赔偿便是。我的脚却也不臭。姑娘,你确定要跟我动手么?我初来郡马府上,并不想闹出什么事来,特别是面对的是个女子,我胜之也不武。所以,我请姑娘认个输,这一场切磋便也作罢。”孙大勇沉声道。

    “笑话,踢破花坛便想吓唬我?本姑娘可不是吓大的。本姑娘也让你瞧瞧我的真功夫。注意了,本姑娘要动手了。”

    白冰话音落下,手上青笛已然在握,凝立于前方,横笛在唇,滴溜溜吹奏起来。孙大勇等一干人等大眼瞪小眼,不知为何对方居然吹起笛子来。站在芭蕉树之后的林觉却脸色大变,笛音一起,他便听白冰吹奏的是魔音门的曲子,名曰:《清心咒》。那是迷魂之曲,林觉曾经领教过。看来白冰嘴上说的轻松,心中却对孙大勇的武技极为重视,故而一上来便用上了杀手锏。

    林觉迅速扯下两片花叶,团起来往身旁的谢莺莺耳朵里塞。谢莺莺不解道:“夫君做什么?这曲儿这好听,干什么不让我听完?”

    林觉不答话,自己也塞了两团花叶在耳朵里,打着手势让谢莺莺往外边瞧。谢莺莺转头往场中看去,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白冰横笛而吹,脚上还打着拍子怡然自得。再看那些围观的护院,一个个神情怪异,脸上露出懒洋洋的微笑来。很快,有人便手舞足蹈起来。几名林宅洒扫的仆役毫无抵抗之力,竟然噗通噗通的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孙大勇起初也甚是疑惑,切磋之际怎地突然吹起笛子来。然而他很快便意识到不对劲,他的脑子有些晕晕转转,神智变得有些模糊。特别是看到周围众人的反应是,孙大勇脑海中突然电光一闪。

    “魔音门,你是魔音门的人。”孙大勇大声吼道。

    白冰不答,笛音转急,音调拔高,宛如游丝在天际飘荡,直刺入周围众人的耳鼓之中。一旁众人一个个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头晕眼花,眼皮沉重,浑身无力,张口连天。他们此刻最想做的便是倒头便睡,这便是《清心咒》的妙用。可让人神疲脑倦,呼呼大睡。

    孙大勇猛力甩头,猛咬下唇,疼痛感让他清醒过来。他大吼一声,身子猛扑而上。身在半空,两只黑乎乎的大脚连环飞踢而至。白冰足尖点地,身形飘然后退,口中笛音却并未断绝。孙大勇岂肯容她从容吹奏,再次欺近。双足或踢或劈,连环无影,猛攻而来。白冰聪明之极,身子在几棵花树之间飞转腾挪,一边吹奏一边躲避对方的攻击。孙大勇的双足不断的踢在花坛和树干上,顿时土石纷飞,树干断裂,枝断叶落。片刻后,地面上已经一片狼藉。

    白冰也有些气喘吁吁,便躲避对方凌厉的攻势,一边吹奏《清心咒》那是极为耗费气力的。而且看起来孙大勇已经丝毫不受影响了,孙大勇应付的办法很粗暴,一旦脑子里犯迷糊他便咬一口自己的嘴唇,上下唇鲜血淋漓,却有效的用疼痛抵抗住了乐曲带来的影响。

    白冰知道,此曲已经无法制住对方。于是猛地吸了一口气,翻转横笛。笛音一变,从缥缈婉转之音瞬间变幻为瑰丽急促之乐。那已经是魔音门三大圣曲中的第一首《月影花魂之曲》。魔音门三大圣曲乃是至高武技,以白冰的修为尚不能驾驭其中之一,这《月影花魂之曲》白冰是死记硬背强行练习,吹奏出来难发挥一成之功。但只有这一成,却已经足够对付这些卫士们。孙大勇之流也许好勇斗狠拳脚功夫不输与人,但对付这种高深的武功,以乐音惑人的功夫,靠着咬嘴唇是不成的。

    果然,乐音一变,旁观众人便已经开始变得癫狂,就连孙大勇也开始狂笑起来。但他一息神智尚存,手脚上拳打脚踢,将周围的花树和土石打的断裂飞溅,人却逐渐威顿。

    白冰的日子也不好过,《月影花魂之曲》乃魔音门至高三大圣曲之一。三大圣曲都是靠以内力透过乐曲蛊惑对手,让其神智混乱,从而达到伤人于无形的目的。即便此曲是三大圣曲之中要求能力最低的一首,白冰的内力也是无法驾驭此曲的。今日好勇斗狠,强行吹奏此曲,那已经是超过了她的能力。只吹数节,鼻中已有鲜血流出,已然伤及己身了。再强行吹奏下去,恐怕要大口吐血了。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捂着耳朵飞奔而出,冲到自己都开始犯迷糊的白冰面前,一把夺过青笛。笛音停止的那一刻,周围众人扑通通相继倒下,白冰也身子一软,倒在那人的怀中。

    “胡闹,胡闹!切磋比武怎么变成以死相博了?胡闹。要气死我不成?”林觉大声喝道。

    “冰儿,你怎样?你怎样?”看着怀中的白冰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样子,林觉又忍不住心疼的询问。

    白冰喘了口气睁眼轻声道:“没事,我没事。怀里有药。”

    林觉摸出药品来,捻了一颗药丸塞进她嘴巴里,白冰闭目咽下,这才气息渐渐变匀。幸而打断及时,只奏了两小节乐曲,否则受伤会更重。

    “你是傻了么?干什么奏这曲子?我适才见他们手舞足蹈的不对劲,便知道你犯浑了。这是切磋武技还是以命相搏?简直不可理喻。”林觉兀自不依不饶的斥道。

    “对不起,我的错,你莫生气。”白冰低声道。

    林觉叹了口气,掏出布巾替她擦了鼻血。谢莺莺也赶了过来,连声的询问。林觉扶着白冰让她坐在一小截没有被摧毁的花坛上休息,转头看向周围那些倒在地上的众护院,快步过去查看。

    地上这些人一个个面如土色,极为难受的样子。《月影花魂之曲》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倘若内力足够驾驭,魔音门三大圣曲可是群杀的绝顶武功。当年魔音门创始者许和子便以此曲在终南山巅抵挡数十名杨国忠派来的高手,一曲既罢,数十名高手筋脉内脏寸断碎裂而亡,可见其威力。白冰的内力低微,勉强奏出此曲,却也已经足以教这些人抵挡不住了。也正因为其内力不足,这些人才没有性命之忧。

    “哎呦,哎呦,我这是怎么了?邪门,邪门的紧。”孙大勇大声呻吟着从地上爬起来,捂着头叫道。

    林觉忙问道:“你没事吧。”

    孙大勇见到林觉,忙拱手行礼道:“见过郡马爷,我没事。就是有些头疼恶心,并无大碍。”

    林觉点点头,继续查看其他人的情形。孙大勇见到满地的滚地葫芦也是吓了一跳,忙随同查看。好在众护院和几名看热闹的林家家仆也很快陆续醒来,个个坐在地上茫然四顾,捧头不解。林觉却也松了口气,这些人脉象正常,应该是没事了。

    “这曲子太厉害了,魔音门的武技果然名不虚传。”孙大勇清醒了过来,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白冰远远笑道:“现在你该服气了吧,承认我武功比你高了吧。我当你们的头儿可还使得么?”

    孙大勇道:“服了服了,这大队长姑娘当得,我孙大勇给您当副手。”

    林觉在旁鼓着眼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孙大勇道:“郡马爷,我和兄弟们一早来报到,这位姑娘便来前院,说她便是我们的头儿。也怪我这个人脾气不好,兄弟们也说被个姑娘家管着不得劲。于是我便跟她说,要管我们可以,得有本事才成。然后这位姑娘便提出要跟我切磋,划下道儿来说要是赢了我便当我们的头儿,倘若输了,便自动退却。这不,便切磋起来了。没想到这么厉害。我是服气了。”

    林觉苦笑不已,原来是这种无聊的原因引起的这番殴斗。当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你可真可以的,这才第一天来我府中,便弄的满地狼藉。时间长了还不将我宅子给拆了?”林觉指着满地的碎石断树枝和落叶道。

    孙大勇挠头道:“对不住,郡马爷,我这便收拾。兄弟们,都帮忙清理清理,咱们这可是真失礼了,好好的一片地方,弄成这样了。”

    众护院挣扎起身要来清理,林觉摆手道:“罢了罢了,都休息休息,一会儿着小厮们来整理。这叫什么事儿。”

    白冰道:“夫君你莫怪他们,这事儿是我的错,你莫生气。”

    “夫……夫君?”孙大勇等人嗔目发愣:“郡马爷,她是你的……夫人?”

    林觉道:“是啊,我的如夫人,你们叫她白姑娘便是。这便是我昨日跟你们说的,我家中的保安队长。你们以后受她管束便是。倘若你觉得别扭的话,我也可不让她当这个大队长。事儿其实还是你们做,她其实只是挂个名罢了。”

    孙大勇咂嘴道:“郡马爷身边有这么厉害的人手,还要我们这些人作甚?白姑娘这武功,我们全部上也不是她的对手。哎,惭愧的很。”

    林觉道:“你也莫拍马屁,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是手下留情的。倘若你一开始便全力进攻,她怎么能吹奏出曲子来?之后却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孙大勇,你怎么知道魔音门的?”

    孙大勇道:“我也是江湖门派出身,自然是知道的。门中师叔世伯们谈论江湖旧事的时候我听了那么一耳朵,适才一下子便想起来了。据说邪门的紧,今日一见,还真是如此。”

    白冰怒道:“你说什么?哪里邪门了?”

    孙大勇忙道:“对不住,不邪门,是厉害的紧。厉害的紧。白姑娘莫要介意,我不太会说话。”

    林觉皱眉道:“都别说了,哪里有什么魔音门?这个词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得乱说。这件事下不为例,包括冰儿在内,你们再要自己斗殴起来,我可不依。”

    众人赶忙闭嘴,白冰自知道林觉是不想暴露自己魔音门弟子的身份,毕竟师傅白玉霜杀人太多,京城有她案底。若是弄的尽人皆知,麻烦可大了。

    “冰儿,回后宅去休息去。孙大勇,你们跟我去二进,你们的驻地在二进,大伙儿去瞧瞧合不合用。倘若不合适,再行商议。其余人都散了吧,看什么热闹?一个个的跟听风子一般。”林觉喝道。

    众人忙连声答应。林觉带着孙大勇等人来到二进西首的大院子里。众人一瞧这院子,顿时喜笑颜开。这院子足够大,十几处房舍,五十人足够居住。还有大片的场地,可以刷枪弄棒。院子里跑起马来也是合用的。这条件可是太好了。

    “满意么?”林觉道。

    “满意满意满意。”众人像瞌睡虫一般的连连点头。

    “那就好,从今日起,你们便是我林家的护院了。孙大勇,这宅子里的护卫之责你便要担负起来了。白天夜晚,如何轮班,何处需要派岗哨,你且安排起来,届时送我瞧一瞧便好。总之,安心下来,有什么事咱们回头再谈,我得去衙门了。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可问家中管事。”林觉笑道。

    “好,一会我让张鸣何方两位兄弟跟着郡马爷去。”孙大勇道。

    林觉道:“跟着我作甚?”

    孙大勇道:“自然是保护了,郡马爷身边岂能没有跟班?出了事怎么办?这两小子机灵,适合伺候郡马爷鞍前马后。”

    林觉呵呵一笑,点头道:“得了,听你的安排便是。”


  http://www.vipxs.la/69_69611/272584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