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七三四章 油盐不进

正文 第七三四章 油盐不进

    “钱世伯,以前的事都已过去了,一切还得向前看不是么?是这样的,小侄也不怕钱世伯笑话,我和万花楼和群芳阁中的两名花魁有些私人交情,这一次回杭州本想带她们离开杭州去京城的,没成想万花楼和群芳阁已然易手,故而只能来前来拜访钱世伯,想和世伯打个商量。”林觉微笑道。

    钱忠泽一愣,淡淡笑道:“哦?但不知是哪两位?我的楼子里花魁可多了。杭州城历届花魁大赛十之六七都出自我楼中呢。”

    林觉道:“和其他人我倒也没什么交情,我只认识楚湘湘和顾盼盼两人。我想替她们赎身。”

    钱忠泽脸上肌肉抖了几下,哈哈笑道:“林家主,你还真是个多情种子,你要替楚湘湘和顾盼盼赎身?便不怕你家夫人打翻了醋坛子么?”

    林觉笑道:“那是我的事,世伯倒也不必担心。主要是我之前便应允了她们,总不能言而无信。”

    钱忠泽呵呵笑道:“可是林贤侄啊,这两位可是我万花楼和群芳阁的招牌呢。你替她们赎了身,我这万花楼和群芳阁可怎么办?还拿什么吸引客人?你这可是挖我的万花楼和群芳阁的墙角呢。这不是做交易,这是要砸我的锅不是么?”

    林觉笑道:“钱世伯言重了,花界这一行从来都是新旧交替,推陈出新的。咱们都是男人,都明白男人就是图个新鲜。这也是为何每一届花魁都只能红个一两年便没落的原因。像楚湘湘和顾盼盼她们,已经红了三四年,早已经快到了名声寥落之时。我敢说,再过个一两年,她们便泯然众人了。会有新的花魁冒出头来,她们便也成了过去了。就像万花楼和群芳阁中以前的那些花魁娘子,您还指望着这些人为你撑场面么?所以,钱世伯早该未雨绸缪,培养新秀接班才是。楚湘湘和顾盼盼嘛,放她们赎身,趁着她们还有些名气,多得些银子也是不错的。将来她们名气没了,身价也会低下去,岂非得不偿失?世伯以为我的话如何?”

    钱忠泽皱眉道:“我用的着你来教我做生意?”

    林觉笑道:“我可不是这个意思,这是道理,我只是在跟世伯讲道理罢了。我愿意出高价替她们两位赎身。据我所知,楚湘湘和顾盼盼的卖身契上的价格是每人一万两纹银。倘若钱世伯愿意成全,我愿意出三倍的银子,拿出六万两纹银替她们赎身。钱世伯,这六万两银子,足够你培养出十个楚湘湘和顾盼盼了。不知你意下如何?”

    “六万两纹银?”钱忠泽呵呵而笑:“林家主还真是大手笔,肯为两个青楼女子花这么一大笔银子,真是个多情种子呢。少年人为了女人不惜代价,倒也是重情重义之举。本来呢,我钱某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是应该成全的,毕竟也是成人之美。可惜的是,来谈论此事的是你,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免谈!”

    林觉笑道:“钱世伯对我林家还耿耿于怀么?这又是何苦?”

    “呸!你们林家怎么对我钱家的,怎么对我女儿的,你怕是都忘了。你们将我的杏儿一纸休书打发的那一天,我便发下毒誓,绝不和你林家干休,誓报此辱。你还敢来跟我商量这种事,你可真是白日做梦。我成全你?谁来成全我的女儿?当初那件事你林觉便也有份,莫要否认,我知道是你在背后设计的。我女儿何罪之有,你们林家内部争斗,倒害了我女儿被休。当真岂有此理。”

    林觉皱眉道:“钱世伯,过去的事情……何必纠缠?咱们现在谈的是交易。难道我刚才说的话没有道理么?”

    “道理自然是有的,可是我宁愿让楚湘湘和顾盼盼老死在我的楼子里,也不会成全你。你想替她们赎身?那是休想。”钱忠泽喝道。

    林觉皱眉道:“钱世伯,不要意气用事。你若觉得赎银少了,咱们可以再商量。”

    钱忠泽不住的冷笑。

    林觉道:“这样,我再加两万两,八万两纹银替她们赎身,如何?”

    钱忠泽冷目以对,根本不搭理。

    “十万两!”林觉道。

    “哼!”钱忠泽冷笑不语。

    “十二万两……罢了,要不干脆……十五万两。这个价钱可是天价了。”林觉咬牙道。

    钱忠泽心中大动,林觉还真是大手笔,肯为这两个女子出如此庞大数目的一笔巨款,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十五万两银子确实是一笔巨款,自己买下两座青楼也不过花了六十万两银子而已。倘若能得十五万两赎银,其实已经是大赚一笔了。

    看钱忠泽一副矛盾犹豫的模样,林觉心中冷笑。什么家族恩怨情仇,在银子和生意面前都不是个事儿。嘴巴里说的都是道理,肚子里都是生意,这可是当今社会的常态。谁还跟银子过不去么?林觉觉得,很快钱忠泽便会举手投降,装作不情不愿的和自己达成交易。

    然而,现实却打了林觉一个打耳光,钱忠泽只小小的动摇了一下,便立刻心坚如铁。银子确实吸引人,但和林家的仇怨却更让人愤怒。他不能让林觉称心如意。看林觉这副为了这两名女子以一撒万金的急切的模样,似乎对顾盼盼和楚湘湘用情颇深。越是如此,自己便越是应该不让他如意,越是要让他扎心难受。

    “林觉,莫要白费力气了,慢说是十五万两,便是再加几倍银子,你也休想得到楚湘湘和顾盼盼。银子嘛,慢慢的赚就是了。就凭楚湘湘和顾盼盼的名气,两个人给我接个三年的客人,几十万两银子也到手了。而且她们可不止在这里三年,她们一辈子都要在这里,得替我赚多少银子?我要她们天天接客,三教九流什么人都别挑,只要有银子,都可以尝尝花魁的味道。嘿嘿,林公子听着是不是很难受?那就对了,我就是要你难受,我心里才舒坦。哈哈哈哈。”钱忠泽哈哈大笑起来。

    林觉的脸色黑成了锅底。他知道今日会是一次很难达成交易的会面,但没想到会糟糕成这样。这钱忠泽倒是完美了演绎了‘钱不是万能的’这句话。自己出了这么高的价钱,这笔交易居然没谈成。十五万两啊,开一家大型青楼也够了,却不料连两个女子的赎身都失败了。

    钱忠泽太倔强了,太执着于两家的仇隙了,他是决意要跟自己作对了。

    “钱东家,你这么做便是太固执了。这其实对你并无好处。楚湘湘和顾盼盼也是花界中有头脸的之人,以我对她们的了解,你逼着她们接客是不可能的,她们性子倔强,逼迫之下反而得不偿失,产生严重的后果。我提醒钱东家一句,倘若弄出人命来,你可是人财两空。”林觉冷声喝道。

    钱忠泽有些惊愕,林觉果然精明,现在自己楼子里发生的事情正如他所言一般。一个毁容,一个拒不接客,扬言要毁容自杀。好像亲眼得见了一般。

    “两个婊子而已,她们是属于我万花楼和群芳阁的私产,我要她们怎么做便怎么做。她们能怎样?不听话便打,瞧她们的皮有多硬。她们死了我自认倒霉,大不了饶上两口棺材便是,又能如何?”钱忠泽嘴上依旧不依不饶。

    林觉耐着性子冷声道:“钱东家,你这种行为我称之为‘偏执’,明知道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却又为何要去做?搞得人财两空,岂非是愚蠢。你是做生意的人,摆明两利之事却非要赌气行事,你是三岁孩童么?闹的哪门子意气?”

    钱忠泽嘿嘿冷笑道:“我偏要意气用事,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她们是我楼子里的人,我想怎样便怎样,可轮不到你林觉来教训我。我知道,你现在不就是攀了高枝当了梁王爷的女婿,又当了官么?那又如何?就算你当了官,万事太不过个理字,当官的便可以欺压百姓么?”

    林觉皱眉道:“扯这些作甚?我虽为官,却也是遵纪守法之官员,何曾来欺压你了?今日不也是来跟你商量,做个交易么?”

    钱忠泽冷笑道:“你倒是想欺压,我却也不怕。你是官,我可也有后台。新任知府大老爷康大人你知道不?他跟我可是有交情的。你倘若仗势欺人,我便去报官。康大人说了,杭州之地的事情他说了算。其他什么人他可都没在眼里。”

    “哦?康知府跟你有这么深的交情?什么事都敢替你出头?”林觉诧异道。

    “哼,傻眼了吧。我可不吹牛皮,康大人来杭州不过数月,但跟我可已经是朋友了。我的事他必替我出头。我还告诉你,康大人可是连梁王爷也不惧的。我亲眼看见康大人去王府催收助役银子,那叫一个铁面无私。你可以去问问王爷,瞧瞧是不是这么回事。真要闹起来,康大人上面有老知府大人严大人,严大人身后有皇上,谁怕谁来?”钱忠泽似乎是生恐林觉不信,说的手舞足蹈吐沫横飞。倒也有鼻子有眼。

    林觉皱眉沉默了半晌,点头道:“我说了,此次来是跟你做个交易的。谈不成也不要紧,却不用说这些有的没的。我不知道当年那件事居然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倘若你是觉得这道坎过不去,我可以代表林家向你道个歉。这总可以了吧。”

    “道歉么?嘿嘿,莫说我钱忠泽不给你面子,你若当真想赎人,也不是不成。但需答应我一个条件。”钱忠泽冷笑道。

    “哦?什么条件?”林觉皱眉问道。


  http://www.vipxs.la/69_69611/258833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