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七一六章 欲说还休

正文 第七一六章 欲说还休

    (二合一)

    郭冰脸色稍霁,林觉这几句话说的倒也中听。他并不知道,这可不是林觉谦逊,这两对人参虽然珍贵,但确实不值多少。最多不过几百两银子罢了。因为产地根本不是什么长白山,而是伏牛山。那是梁七带人横扫伏牛山时在某家山寨的库房缴获的战利品。梁七献给了林觉,因为这两对人参还是挺难得的。人参固然是人参,大小个头也自不小。年月也不低,虽没百年也有个二三十年吧。但是,长白山野山参跟伏牛山野山参那可是天壤之别,药用价值和滋补价值也相差太多。郭冰如何能想到林觉会以次充好,糊弄自己这个老丈人。

    郭采薇见他翁婿二人言谈自如,不必自己担心了,于是行礼道:“爹爹,您和夫君说话,女儿去见娘亲。好久没见,怪挂念娘的。”

    郭冰佯怒道:“你挂念你娘亲,便不挂念我么?白疼你这么多年。”

    郭采薇娇嗔道:“爹爹,女儿岂能不挂念你?女儿天天想着您呢。”

    郭冰道:“切,莫糊弄我,快去吧。你娘在后园学人种菜,昨儿还说起你呢,去吧去吧。”

    郭采薇笑嘻嘻的答应了,跟林觉打了个招呼,便在侍女的陪同下离去。

    “坐下说话。”郭冰指了指身旁的椅子道。

    “多谢岳父大人。”林觉恭敬行礼,在椅子上坐下。仆役上前来沏上茶水后被挥退。

    “林觉,最近关于你的事情挺多啊。方敦孺可够绝情的,你如此尊敬他,他却将你逐出了门墙?这个人做事可真是六情不认啊。”郭冰沉声开口道。

    林觉就知道见了郭冰必是要被数落这件事的,当下拱手道:“岳父大人,方先生于我有恩,宁愿他这么对我,我却不能背地里议论他。先生这么做也是因为我犯了他的忌讳罢了。不能完全怪他。”

    郭冰嗔目道:“什么?到这时候你还替他说话?你可真是愚蠢的很。这个人有半点念及你们师徒之情么?说逐出便逐出了,他难道不知道此事对你有多大的影响么?让你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了。”

    林觉笑道:“岳父大人,小婿并不在乎什么名声。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影响。”

    郭冰骂道:“没有影响?你又去当什么崇政殿说书的官去了?那也算官么?我估摸着你一辈子都得在那官职上耗着了。你是不觉得丢人,我梁王府却嫌丢人。你可是我梁王府的女婿,当那样的官职是丢我们的脸。没说的,我已经写信给昆儿,让他赶紧给你走些门路,好歹做个像样的官职。实在不成,也只能卖卖我这张老脸了。你丢得起人人,我却是丢不起的。”

    林觉无语挠头,看来郭冰还不知道自己做了开封府提刑官的事情,于是笑道:“岳父大人不必费心了,我现在已经在开封府提刑司任职,已然离开原先的公房了。”

    “哦?你在开封府提刑司中任职了?做的什么?判官还是押司?”郭冰惊讶道。

    “目前是提刑官主官之职。”林觉道。

    “哦?当了主官?当真么?你可莫要骗我。”郭冰讶异道。

    林觉笑道:“岂敢瞎说,是皇上亲自下旨任命的,三月初便任命了。”

    郭冰哈哈大笑,喜道:“好,好。提刑官虽不是什么肥缺,但比什么崇政殿说书的官职可好太多了。皇上亲自下旨的么?嗯,还算他没有忘记你是我梁王府的女婿。”

    林觉微笑不语,听起来似乎郭冰将此事归功于他了。他以为是皇上看在他的面上才下旨任命自己的官职,却不知此事压根跟他郭冰没有任何的关系。

    “提刑官其实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不过却也有些实权,官职也自不低。你好生的做事,做得好必是有好前程的。无论如何,总比那个什么崇政殿说书要好,更别说是条例司的官职了。我宁愿你出来当个小吏,也不愿你在条例司呆着。现在可算皆大欢喜。方敦孺赶了你出来,倒是省的我担心了。”郭冰沉声道。

    “岳父大人对小婿可谓是关心备至,小婿感激不尽。小婿定会好好的任职,好好的进取的。让薇儿跟我过上好日子。岳父大人不必担心。安安心心的颐养享受才是。保重身体才是最要紧的。”林觉笑道。

    “你说的轻巧,我能安心么?严正肃和方敦孺两个疯子搞什么变法,弄的天怒人怨,百姓沸腾,人人难安。搜刮百姓倒也罢了,现在连我们这样的人家都要搜刮了。有人跑来要我梁王府纳助役钱,张口便是几十万,倒像是我郭冰端他方敦孺严正肃给的饭碗,受他严正肃和方敦儒的恩惠一般。这两个人怕是忘了,这天下可是我郭氏天下!他们两个只是我郭氏的臣子!谁给他们胆子这么干的?简直岂有此理。”郭冰突然义愤填膺,拍着椅子扶手大怒道。

    林觉心中惊讶,他知道这助役钱征收的涵盖范围涉及官绅豪门,皇亲国戚。但林觉始终认为,严大人和方先生应该不至于那么幼稚,或许只是纸面上那么写,真正征收起来的时候不过走个形式罢了。但现在听来,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岳父大人息怒,您是说,他们来王府征收助役钱?”林觉问道。

    “那可不是?新来的杭州知府康子震跑到我府里来说了一大通话,要本王理解他的难处,给他个薄面,说什么上面逼得紧云云。要我交了这笔助役钱的银子,给杭州官绅做个表率。当即便被我命人轰了出去。我给他面子?他算老几?这康子震听说是严正肃推荐的知府,原本是岭南一个小县令。新法颁布时,人人反对之时,此人写了一封信给严正肃,大夸新法如何如何好。严正肃便欢喜的很,立刻便调他上京了。这不,还派他来了咱们杭州这样的大州府来当知府。这些钻营之辈却得严正肃他们赏识,你说说,这变法的事儿还能有好么?”郭冰怒骂道。

    林觉眉头紧皱,他知道变法行列之中有许多的投机分子,条例司中也有许多这样的人。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些投机分子是真的得到了严正肃和方敦孺的重用了。在变法遭遇的重压之下,严正肃和方敦孺确实压力巨大,但也绝对不能因为压力大,便不分良莠的将那些为了投机而口如蜜糖,心里却未必是真正支持变法的家伙统统弄到变法的队伍里,而且授予重要的官职。这么下去,变法队伍的纯洁性会被打破,会变得乌烟瘴气,给人以可趁之机。

    “本王已经写了奏折上京,这帮人在杭州闹得百姓怨声载道,我的府门前天天有人跪着喊冤。什么狗屁新法,简直是恶法。我要让皇上知道下边的情形,知道他们所谓的新法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后果。以前我还顾忌你和方敦孺严正肃之间的关系,你也在条例司之中任职。现在本王可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他们乱搞,本王可不能容他们。”郭冰恶狠狠的道。

    林觉忙道:“岳父大人,没有您说的那么严重吧,不必弄的如此激烈吧?再说了,前段时间,朝廷上也为变法之事辩论了很多天,皇上最终是有了定夺的。募役法最终还是颁布了,这已经是皇上的态度了。据我所知,这一次吕中天也是出言反对的,副相吴春来更是弹劾十大罪状,闹得也算是极大了,然而最终还是没能阻止。这说明皇上是铁了心的了。岳父大人何必要蹚这个浑水?只为了这几十万两银子么?怕是不值得。”

    “你懂什么?只为了这几十万两助役银子?本王会在乎这么点钱?本王在乎的是颜面,是我郭氏皇族的威严,是规矩。明白么?这所谓的新法已然颠倒了纲常规矩,破坏了祖宗规矩,这才是本王在意的。严正肃和方敦孺枉读圣贤之书,难道不明白有些东西能动,有些东西却是绝对碰不得的。他们以为自己是忠臣,是为朝廷做事,却不知他们正在破坏朝廷的根基。得罪了士大夫,得罪了替朝廷办事的人,便是在制造混乱。对百姓逼迫太甚,更是在火中取粟。人心思变,一切都难收拾。皇上如果不懂,本王却是懂的。皇上现在糊涂了,本王却是不糊涂。别人能不说话,本王是无论如何要说的,因为本王姓郭,这大周天下,本王也是有份的。”

    郭冰第一次毫无保留的对林觉说了这些话。这表明在郭冰心中,对林觉已经彻底的信任了。自己的女婿,他没理由不信他,更何况他是个足智多谋的人。

    林觉对郭冰能有如此见识感到惊讶,确实,这次变法最根本的一个点便是他触及了许多不该触及的东西。譬如长久以来形成的两府三司的权力体系,譬如‘与士大夫共天下’的治国理念,譬如已经长久形成的社会阶级等级制度。譬如,国不与民争利,藏富于民的政策。在方敦孺和严正肃的主导之下,这些东西正一个接一个的被打破,被践踏,这显然会激起巨大的变化甚至动荡。这便是当今大周遇到的极大的难题,既需要立即变革,却也不能操之过急。欲速不达,猛药烈火,谁知道会带来些什么。

    “岳父大人,小婿的意思是,岳父大人可以上奏皇上说一说这些事情,但不必言辞太过激烈。毕竟圣上是支持变法的,您大可不必惹得皇上不满。虽则国家大事自有一份责任在,但也得讲究方式方法不是么?”林觉拱手轻声道。

    郭冰想了想点头道:“说的也是,我是不该出头的,否则最后怕是反而里外不是人。既然吕中天他们出手了,我便不要凑热闹了。但我也不能袖手旁观,这么闹下去,迟早要生乱。这我不能置身事外。”

    林觉点头道:“岳父大人,适才在来王府的路上,小婿便已经见识到官差逼迫之狠了。那场面简直是土匪一般的霸凌凶狠,那里还有我大周文治天下的仁义之政?这样的场面,或许得让圣上亲见方能打动他。岳父大人就算是上折子,也是要通过叙述百姓的遭遇去警醒圣上。而不能用自己王爷的身份去指责,否则怕是适得其反。”

    郭冰皱眉道:“嗯,我会好好想想的,我可不想引起皇上的不满。你说的对,或许应该多搜集一些证据,搞个万民书什么的递到皇上手里,比我去劝说还更有用些。”

    林觉吁了口气,心中想道:“若是在之前,我必是会制止这样的举动的,毕竟对于变法我还是持支持态度的。朝廷需要变法,但却不是这么个变法的手段,在所见所闻的这一切之后,这场变法或许真该要被制止了。方先生,严大人,你们不要怪我。或许我真的要和你唱反调了。”

    ……

    女婿女儿回来,王爷夫妇自然是极为高兴的。不久后小郡主命人叫了林觉去内宅拜见王妃,郭冰也跟着进来。见礼已毕,王妃倒是很通情达理,对林觉迟来杭州之事表示理解。毕竟是官身,岂能随心所欲。不过有一件事,王妃却是很不高兴。

    “林觉啊,你是林家家主,你们林家可真是有趣,我家薇儿搬去你们林家住,这是给你们林家的脸面。不说身份高低,起码我薇儿身怀六甲,也得好生照顾着是吧?怎地还当牛做马的使唤上了?你们林家也是大家大业的,怎地便没有些规矩呢?”王妃说话慢斯条理,但言语中可是藏着锋芒的。

    小郡主忙道:“哎呀,娘,你都是听谁胡说的?人家那里将我当牛做马了?这是谁嚼舌根?被我知道了,必撕烂他的嘴。”

    郭冰在旁嗔目道:“是我跟你娘说的,怎么?你要撕烂我的嘴么?”

    小郡主噗嗤笑了出来,忙道:“不敢不敢,爹爹你也太能胡说了,你都说了些什么啊。林家上下可没差遣我。”

    “还说没有,我都亲眼见了。你带着人在林家码头上比比划划的,还有,咱们府里的人看到你坐着马车进进出出的,满城乱转悠。这不是被使唤是什么?”郭冰瞪眼道。

    “哎呀,那都是我自愿的,我是林家家主夫人,帮着处置一些家事有什么啊?你们都想到哪里去了,他们林家可没人敢使唤我。”小郡主笑道。

    王妃疼爱的看着小郡主嗔道:“你会操持什么啊?在家里可是甩手大老爷,什么都不管的。人家那么大的一家子,你也别硬插手弄得一塌糊涂的。”

    “就是。”郭冰不失时机的插嘴。

    “哼,我可不想你们说的那样,我在府里是没机会做,在林家我做的还算不错,上下都夸奖我呢。”小郡主嗔道。

    “我可不信。”王爷笑道。

    “娘也不大信。”王妃笑道。

    林觉忙道:“是真的,我大伯回来便告诉了我,采薇做事甚是利落,我林家上下无不拜服。这次海船出海,倘若不是薇儿的一个举措,我林家将遭重创。采薇救了我林家船行呢。”

    “哦?有这样的事?”郭冰和王妃都惊讶不已。

    当下林觉将郭采薇调动卫士跟船的事情说了,郭采薇在旁咬牙摆手要林觉别说,林觉还是说了出来。

    “哦,你好大胆子,你敢调王府的卫士为林家护航?怪倒是我不知道呢,感情上下都瞒着我是么?何超这个混账是皮痒了么?敢瞒着我这么干。”郭冰怒道。

    “跟何副统领无关,是我逼他的。他也没法子。要怪怪我便是。”郭采薇忙道。

    王妃笑道:“得了得了,做都做了,罚个什么?这么说我薇儿还真是有远见的很,可真是了不得。再不敢说薇儿没本事了,我薇儿长大了。”

    郭采薇得意洋洋的,指着自己肚子道:“那可不,我都要当娘了,还是小孩子么?”

    王妃点头大笑,郭冰抚须苦笑,林觉笑盈盈的微笑。

    夫妻二人在王府吃了晚宴,晚宴之后王妃舍不得郭采薇就走,硬留着夫妻两人去内宅聊会家常。郭冰也参与了进来,几人闲谈了一番,当谈及林觉此次突然被授予提刑官的事情的时候,林觉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开口问道。

    “岳父岳母,小婿有件事想求证一番,不知道该不该问。”

    王妃笑道:“自家人,有什么话直说便是,有什么不当问的。”

    郭冰也喝着茶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

    林觉想了想道:“小婿想问一问岳父岳母,可知道十年前朝中的一位在礼部供职的陆侍郎。”

    “十年前礼部的陆侍郎?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郭冰讶异道。

    “小婿只是好奇这个人,因为我无意间得到了一些关于此人的事迹。而且……我现在在提刑司为官,近十几二十年的悬案都在我手上需要侦破。这位陆侍郎十年前被人杀害,家中起火,家破人亡的案子也是其中之一。年代久远,难以查勘,故而一时想起,便想问问岳父大人。”林觉笑道。

    “瞧瞧林觉,这才叫勤勉公务,随时随地都在想着公事。再看有些官儿,恨不得天天什么事都不做,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王妃道。

    郭采薇捂着嘴笑,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果然娘亲现在从对林觉排斥,到现在已经对夫君非常的满意了。

    郭冰的眉头却忽然紧皱起来,盯着林觉道:“那案子在你手上?这件案子你不要查,我劝你,有些案子千万不要乱查,比如这一桩。”

    林觉问道:“为什么?”

    郭冰摆手道:“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叫你别查便别查,听我的准没错。”

    林觉想了想道:“是不是因为这陆侍郎牵扯到宫中的容贵妃?”

    郭冰身子一震,惊愕的看着林觉,半晌冷声道:“你都知道些什么?你都在乱查些什么?就此打住,再也不要查下去。”

    王妃和小郡主都很惊讶,王妃八卦之心发作,轻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陆侍郎和容妃的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还能被翻出来么?”

    林觉忙道:“岳母大人知道他们的事么?”

    “当然知道,容妃跟我可是好朋友。当初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呢。她是太后娘家侄女儿,我家也是京城豪门,我们两家可是常联系的,十几岁后经常见面的。”王妃笑道。

    林觉正欲在问,郭冰在旁喝道:“夫人,不要再说了。这件事都不许说,就此打住。”

    郭采薇叫道:“为什么啊,有没有外人,说来听听有什么?”

    “你懂什么?干系甚大。林觉还要去查,更是不能说了。”郭冰斥道。

    林觉想了想道:“我听岳父大人的话,这案子我不打算详查。但岳父大人需得告诉我这当中的内情。”

    郭冰皱眉道:“既不查,便也无需知道,对你没好处。”

    林觉皱眉不语,心道:我想知道的只是绿舞的身份罢了,否则我才不会多管闲事。绿舞的身份尚未查清,里边有些东西不明不白的,自己只是想查清楚罢了。

    郭采薇摇着王妃的胳膊道:“娘,你告诉我们便是。宫里的容妃娘娘对我很好,上次我进宫时,她还托我向娘问好呢。但不知他年轻时有些什么好玩的事。”

    王妃看着郭冰笑道:“王爷,跟他们说一说也自无妨吧。”

    郭冰斥道:“糊涂,牵扯宫中贵妃,传出去还了得?”

    王妃嗔道:“只是女儿女婿,他们又不会乱说,怎会传出去?你也是忒小心了些,自己的女儿女婿还不信吗?”

    郭冰哑口无言,悻悻道:“你呀,真是妇人之见,我说了不准说便不准说。莫要再多言了。时候不早了,你们倘若不回林家的话,便去薇儿的住处歇息。倘若要回,便也可以走了。”

    王妃很不高兴,板着脸生气。但多年的夫妻,她完全的理解自己的男人,也习惯了他的霸道。身为梁王,身为圣上的亲弟弟,这个男人行事一向小心谨慎,不肯留下任何的把柄。所以,她理解他有时候莫名其妙的暴怒和霸道。

    小郡主失望的很,每次到这种时候都是不欢而散,总是爹爹惹的娘和自己不开心,本来好端端的一场谈话便就此散场了。

    “岳父大人,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十年之前,礼部的那位侍郎名叫陆非明,他……和宫中那位容贵妃情投意合,差一点便谈婚论嫁是么?”林觉沉声道。

    “啊?还有这样的事?”小郡主惊讶道:“下次进宫我得问问容妃娘娘,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那个陆侍郎定然生的俊的很……”

    “闭嘴!”郭冰勃然大怒,吓得郭采薇脸色煞白。郭冰对着林觉厉声喝道:“林觉,你胆子太大了,你查这些事情作甚?你想死么?你想死不打紧,却不要连累我们,不要连累我薇儿。你是从何得知的?”


  http://www.vipxs.la/69_69611/256503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