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六九零章 定计(上)

正文 第六九零章 定计(上)

    林觉在一片嘈杂的喧闹声中醒来,睁开眼时,怀中高慕青已然不在,看窗外,天光已然大亮。外边传来奔跑的脚步声和嘈杂的叫嚷声,夹杂着隐约的喊杀之声传入耳中。

    林觉蹦起身来,掀帘出了房门来到屋外廊下。两名女卫正站在廊下守卫,见到林觉出来忙齐声行礼:“见过军师。”

    林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慕青呢?”

    “禀报军师,山下敌军进攻,大寨主已经去山下工事御敌了。大寨主吩咐了,请军师多休息一会儿,打退了敌军的进攻她便回来。”一名女卫脆声禀报道。

    林觉拔脚便往外走,那女卫忙道:“军师去哪里?”

    林觉大声吩咐道:“我去山下战场瞧瞧。”

    “军师好歹洗漱一番,吃点早饭啊。”一名女卫叫道。

    林觉想了想,折返回来,胡乱的洗漱一番,顺手提了一柄长剑插在腰间便冲出门去。大寨主居处之外的主寨之中,数十名落雁军士兵正列队朝寨门口跑去,很多人来往而走,搬运一捆捆的箭支往山下送,显得繁忙之极。

    林觉快步走向寨门口,身后传来一声喊叫:“公子!”

    林觉扭头看去,却是白冰正和白玉霜两人相携快步走来。昨晚抵达之后,白冰便去白玉霜的住处拜见师傅,晚上便住在了白玉霜的屋子里。看样子师徒两人也是被吵醒了。

    林觉忙迎了上去拱手对白玉霜行礼:“在下见过白前辈。”

    白玉霜看着林觉的脸皱眉道:“你是谁?”

    林觉一愣,旋即明白了过来,自己带着面具,白玉霜应该是没认出自己来。白冰低声在白玉霜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白玉霜这才明白,白了林觉一眼道:“装神弄鬼的。”

    林觉笑道:“前辈别来无恙,看样子伤势痊愈了。可喜可贺。”

    白玉霜道:“托你的福,还没死。只是成了独臂人。不过,教训你这小子还是绰绰有余。你若敢欺负冰儿,我一样可以宰了你。”

    白冰忙道:“师傅,莫这么说公子,公子对我很好。”

    白玉霜哼了一声,举步朝寨门外走,林觉忙跟上道:“前辈何往?”

    “下去帮忙啊,下边肯定又打成一锅粥了。每天大清早必有一战,山下这帮龟儿子可真是烦人。”白玉霜头也不回的快步而去。

    林觉和白冰追在后方,林觉轻轻捏了捏白冰的小手,低声道:“怎么样?你师徒昨晚聊得如何?你师傅没有对你如何吧。”

    白冰脸色一红道:“没有,师傅对我很好。”

    林觉点头道:“那就好。”

    白冰没说话,心道:你知道什么?昨晚师傅一眼就看出我已经不是完璧,怒骂了我很久,说我这么快便上了你的当,你自然不知道了。你跟你的大寨主久别重逢的时候,我正在挨骂呢。

    三人脚步甚快,不久后便到了山腰处,下方喊杀之声已经极为密集嘈杂,兵刃交击之声,惨叫之声也清晰可辩。想必已经战斗的很激烈了。

    出了山腰处的大片树林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与此同时,居高临下看去,整个战场也呈现在眼前。但见平缓的第三道工事之下的斜坡上,黑压压的敌人正沿着山坡蠕动着往上进攻,山石旁,树木旁,草丛边,全是往上进攻的黑风寨寨兵。粗略一看,足有数千人之多。

    上方工事和箭塔上,箭支嗖嗖射出,在山坡上腾起朵朵烟尘。不时有敌军被射中,沿着山坡翻滚而下。但大批的敌军依旧在山石树木的掩护下往上攻来。下方的箭支也嗖嗖的往上射,有几只从林觉等人身边头顶带着风声急掠而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气味,那是山坡上倒毙的尸首散发出的尸臭味道。林觉还能忍受,身旁的白冰却哇的一声,弯腰呕吐了起来。

    “没出息!”白玉霜斥责了一声。

    白冰忙强忍不适,直起身来。林觉递过去一块布帕,示意白冰扎在脸上捂住口鼻。白冰报以感激的目光,却不肯扎住口鼻,将帕子揣进怀里,快速跟随白玉霜往下方工事处而去。

    林觉苦笑摇头,抬眼在战场上搜寻,然后他看到了屹立在一块岩石上方的高慕青的身影。高慕青红色的披风在风中猎猎,手中一柄长剑斜指地面,身姿挺拔英武。身旁站立的几名女卫手持小旗,不断发出信号,指挥落雁军士兵反击。

    林觉心中涌起一股热流,飞步奔了下去。

    高慕青看到了林觉等人赶到,忙从岩石上跳下来迎了过来,笑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林觉道:“来助一臂之力。情形如何?”

    高慕青道:“今日秦东河发了疯一般,派了两千多人进攻。适才差点被他们攻破防线。这里很危险,你还是回大寨去。”

    林觉笑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这点小风浪还能吓住我?”

    白玉霜在旁冷声道:“大话谁不会说?敢不敢跟我老婆子冲出去杀敌?”

    林觉哈哈笑道:“有何不敢?大寨主,咱们的箭支金贵,他们躲在岩石树木之后也难以射中,我看,莫不如组织兄弟们居高临下冲杀一番。”

    高慕青尚在犹豫,林觉已经将长袍下摆掖在腰间,一手一个抽出两只王八盒子,快速的上了弹药。高慕青见状点头道:“好,咱们去

    杀个痛快,但不能冲的太远。”

    林觉笑道:“那是自然。”

    白冰在旁从腰间抽出青笛来,高慕青皱眉看着白冰道:“白姑娘,你留在这里便是,冲出去很危险,我可不希望你受伤,有人会怪我的。”

    白冰皱眉道:“大寨主当我是什么人?我可不用人照顾。倒是大寨主自己小心,可千万别受伤了。不然有人会心疼的。”

    林觉翻着白眼无语,她们似乎已经生出了敌意来,这可如何是好?林觉也没法劝解她们,偏袒任何一人都有可能带来灾难,自己还是闭嘴才是。

    “我去杀敌了。”林觉大喝一声,纵身窜上土墙,跃了出去。

    两女见状也无暇斗嘴,两人一左一右娇叱一声跃出工事,追着林觉而去。白玉霜骂了一句:男人都不是东西。脚下一顿,左手空袖划出一道劲风身子已然跃出。四人如猛虎扑食一般冲出工事,居高临下瞬间扑下数十步,来到嶙峋的山坡中间。林觉手中王八盒子爆出怒吼,轰轰两声响,躲在树后的三名敌兵被轰的惨叫扑跌而去。树木杂草并不能让他们躲避凌厉的铁珠的霰弹射杀。这种短距离的肉搏作战,王八盒子比任何武器都要有效。

    高慕青和白冰一左一右在旁边护卫着,高慕青和林觉的配合极为熟练,林觉王八盒子发射之后,她立刻为林觉掩护,给林觉装弹的时间。林觉手法利落,弹药上膛之后连珠发射,便又是几名敌兵丧命。白冰和白玉霜师徒在右侧也是杀的凶狠,白冰没杀过人,但她可以为白玉霜守护住左侧的空挡,白玉霜便手下毫不容情了,一柄铁琵琶化为狼牙棒一般,兜头盖脸的打在敌兵身上,造成不规则的血肉模糊的伤口。而且每一次击打,琵琶弦都发出奇怪的声响,像是死亡之前的配乐一般。

    大寨主军师身先士卒杀敌的行为极大的鼓舞了落雁军将士的士气。工事中的落雁军士兵们也停止了龟缩,在梁七卢义等人的率领下跳出工事,呐喊着冲杀出来。攻防之战瞬间演变成一场肉搏战。

    居高临下的地势,加上落雁军的英勇,更有林觉高慕青白玉霜白冰的四人组在山坡上穿插纵横、所向披靡。很快,攻到近处的数百敌兵便抵挡不住,被砍杀百余人后开始仓皇后撤。众人杀的兴起,跟着猛追,下方一轮弓箭射上来,死伤了七八名落雁军士兵,林觉才高声大喊着撤回。

    众人迅速回到工事防线之内。林觉喘着气给王八盒子上弹。白玉霜在旁冷声道:“小子还挺有种,不错。”

    林觉笑道:“前辈莫非忘了破庙中的一战?我不但有种,而且很有种。”

    白玉霜啐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夸不得你。”

    林觉哈哈大笑起来。

    这之后,对方不甘心的又发动了两次进攻,众人采取同样的策略,放他们入数十步之内,然后冲出去厮杀肉搏一番。在杀了两百多敌军之后,敌军退了下去。落雁军也死伤了三十多人,但已然是大胜了。

    敌军退却,落雁谷众将士群情振奋。今日之战最为畅快淋漓。之前都是被迫迎战,坚守工事。偶尔的肉搏作战也是工事被破不得不迎战。但今日却是主动出击作战,且战果斐然,极涨士气。

    “军师一到,果然不同。兄弟们今日劲头特别足,一个个跟小老虎一般。今日之战,教秦东河这老贼知道我落雁军的本事。”梁七兴高采烈的叫道。

    秦春草在旁一边埋怨着,一边检查他的伤势。因为肋下的箭伤未愈,梁七纵跃不灵,适才被黑风寨寨兵在胳膊上拖了一刀,此刻血染衣衫。

    林觉笑道:“梁兄弟没事吧,你身上有伤便不要这么拼命了。”

    梁七摆手哈哈笑道:“小菜一碟,这么点伤算什么?我身上这样的伤口不下十几处,那又如何?军师真是威猛,我眼看着军师恐怕杀了有十几人之多。一年不见,军师似乎更厉害了。”

    林觉笑道:“那是大寨主和白前辈她们在旁掩护,否则我这三脚猫的功夫,还不上去便被人给宰了。”

    众人哈哈大笑。军师倒也不实在,别人此时必是骄矜自傲自吹自擂一番,军师却说了大实话。

    “着兄弟们就地休息。命箭塔上的兄弟警戒便可。要学会忙里偷闲的休息,否则还不累死。咱们回山寨去,我有话要跟大伙儿说。”林觉转头对高慕青道。

    高慕青点头同意,随即下达命令,全体落雁军士兵就在工事中休息睡觉,箭塔上的兵士负责警戒敌情。留下两名营正在此指挥,剩下的骨干头目纷纷回到大寨之中开会。

    聚义厅中,众头领纷纷落座之后,林觉重新洗漱,换了件袍子来到聚义厅中。众人见礼落座已毕,林觉起身拱手说话。

    “诸位兄弟,昨夜因为夜深之故,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跟诸位商议。那便是如何能解大寨此刻危机之策。”

    “太好了,军师快跟我们说说,有何良机妙策?兄弟们都很想知道。”众人纷纷叫道。

    林觉摆摆手,肃容道:“听我说。目前的局面,在我看来只可用十万火急来形容。秦东河目前的兵力,足可攻下我落雁谷大寨。至于为何如今尚未攻下?一则是兄弟们作战勇猛,让他措手不及。二则是我山寨长久以来建立的防守体系起了效果。但是你们都知道,我落雁军众兄弟已经到了极限了

    。每个人都已经将自己的潜能耗尽。兄弟们不眠不休,完全靠着一股勇武之气支撑着。但其实每个人都很疲倦。就像那弓弦一般,绷到极致便会断裂,一旦断裂,便再无收拾的余地。兄弟们的情形我看不能持久,倘若秦东河在这么钝刀子慢慢的磨下去,他们必然会撑不住。不知我的话你们同不同意。”

    众头目默然无语。虽然不想承认,但军师确实点名了目前最为头疼的问题。因为兵马的不足,秦东河每次进攻只需派出千余人,落雁军将士便得全部迎战。秦东河可以轮换人手每日不断的骚扰,但落雁军将士不能。他们往往只能在作战的间隙迷瞪一会儿。三两天四五天还能勉强应付,但长期这样,弊端已显。

    已经有落雁军兄弟突然倒地暴毙。山寨中的郎中诊断给出的结论是太过劳累,导致脑中血管爆裂,倒地猝死。这个消息只有山寨头目们知道,并未往外散布,怕的便是引起恐慌。便是这些头目们也感觉有些吃不消了。有人已经有眩晕心跳奔马一般的症状。老郎中们说,这是极度缺少睡眠导致的病症,极有可能猝死于阵前。

    “诸位兄弟,看似现在山寨暂时无虞,但其实已是强弩之末。这样下去,形势危急。鉴于此,我们必须要寻求一举歼灭对手的机会,彻底解决山寨的危机。在来时路上,我确实苦思良策,我也确实想到了办法。”林觉朗声说道。

    “我就说嘛,军师必有良策。军师莫卖关子了,有什么好办法就说出来,咱们兄弟都听你的安排便是。”梁七起身叫道。

    “是啊,军师说出来吧,我等洗耳恭听。”众人纷纷叫道。

    林觉摆摆手道:“安静。计策我确实有,但却要担风险,而且这计策我落雁谷也将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经过大伙儿的同意方可进行。”

    “军师说便是,我们听着呢。”众人纷纷叫嚷道。

    高慕青沉声喝道:“都安静些,听军师说话。”

    众人都闭了嘴,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等着林觉说话。林觉沉吟片刻,缓缓说出一句话来。当这句话出口时,大厅之中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没有一个人说话,静的一根针掉地下都能听得见。

    ……

    偌大的聚义厅中,数十名山寨头目和落雁军骨干。这些人平日在聚义厅中商议事情的时候,那都是如一塘水鸭子一般的熙攘吵闹。从来也没有安静的时候。但今日,大厅中却突然死寂了下来。这种安静极不寻常,就连聚义厅外守卫的落雁军的一小队巡逻士兵也是面面相觑,探头探脑的往厅里瞧。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平日喧哗闹腾的各位寨主头目突然安静了下来。

    聚义厅中,一群人呆呆的看着林觉,脸上满是错愕。

    “怎么了?诸位?”林觉笑问道。

    “军……军师……”梁七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您……没跟我们说笑吧,你要跟秦东河约战?面对面的决一死战?这是不是……?”

    梁七最后那三个字说不出口来,硬生生的忍在了喉咙里。但林觉却替他说了出来。

    “是不是以为我得了失心疯了?呵呵,有话便直说,不用这么吞吞吐吐的。”林觉笑道。

    梁七咂嘴道:“军师不介意,那我可直说了。军师要和秦东河约战,这恐怕也太自大了吧。军师也说了,咱们能撑到现在,靠的是工事坚固的地形之利。现在却要和他们面对面的决一死战,那岂非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咱们的人手只有八九百人,他们可是有五千多兵马的,这不是找死么?”

    林觉笑了笑,目光扫视众人道:“诸位心里也一定跟梁兄弟想的是一样的吧。”

    众人默然不语,但那其实便是默认了。本以为军师会说出什么锦囊妙计,会是什么精妙的策略。却不料军师说的居然是要和秦东河光明正大的约战。这算什么妙计?这不是找死么?

    林觉看向高慕青,却发现高慕青满眼期待的看着自己,似乎并不像其他人那般的沮丧。

    “大寨主,你也是这么想的么?”林觉笑问道。

    高慕青嫣然一笑道:“并没有。我觉得军师定有安排。否则以军师的智慧,怎么会提出来这么个谁都能看出来不妥的计划。军师不用卖关子,我想,这计划定有其他的安排和后续。”

    林觉哈哈笑道:“果然,知我者慕青也,诸位兄弟,我像是那么蠢的人么?有险不守,带着兄弟们去拼命?自然是另有安排的。”

    梁七忙喜道:“军师何必戏弄我们,快说给我们听听。”

    林觉沉声道:“我会下战书约他们在落雁谷中决一死战。但决战只是诱饵。一旦他们进入谷中,我便教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不用费一兵一卒,便可教他们全军覆灭。”

    “当真?军师不是开玩笑吧。”

    “军师,怎么才能教他们全军覆灭?我们可都满头雾水。”

    众人炸了锅一般的喧闹了起来,有人认为军师这大话说的太过了。不费一兵一卒教敌人全军覆灭?这吹的有些过分了。不过也有很多人认为以军师之能,一定不是瞎吹牛,定是一个惊天妙计了。

    林觉摆了摆手,众人立刻静了下来。林觉沉声道:“很简单,借天地之力,鬼神之能,秦东河能斗得过天地鬼神之力么?”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http://www.vipxs.la/69_69611/252439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