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五六二章 师威

正文 第五六二章 师威

    “严大人,在下完全理解你们的想法和作为。我知道你们想对朝政进行一番变革,让我大周摆脱今日之困境。在此之前,你们需要立威,需要对三司衙门动手。你们并不是针对我二伯,我二伯所犯罪行也是咎由自取罢了。所以,我很理解你们。”林觉正色道。

    严正肃冷笑道:“既然你知道我们的苦衷,适才那番话又是何意?你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么?”

    林觉摇头道:“这并不矛盾。我的意思是,你们做的没错,但达到目的也许有更好的办法。譬如,即便我二伯被定罪问斩,或者流放千里之外,那也并不足让你们达到立威的目的。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三司使张钧并未到案。御史台也没能得到圣上的许可拿他下狱。你们只抓了三名副使罢了。”

    “你……你怎知道此事?”严正肃惊讶道。

    林觉不答,严正肃忽然大笑道:“是了,倒是忘了你有个泰山老丈人是当朝王爷了,什么事打探不出来?呵呵,你说的没错,确实有人为张钧庇护,皇上也确实没同意拿下张钧,但那又怎样?迟早他会到案。他和林伯年勾结,将漕运交给你林家经营,收取贿赂瓜分漕运银子的罪行一旦审出,他便脱不了干系。到时候谁也别想保住他。杨俊也不行。皇上更不会再包庇他。走着瞧便是。”

    严正肃一激动之下居然透露了一个秘密,透露出了是枢密使杨俊保着张钧的事实来。

    林觉摇头叹息道:“大人看来掌握他的罪证很有限啊,只能以漕运这桩罪状来拉他下马了。可惜的是,即便是这个罪名也未必会成功。”

    “此话怎讲?”严正肃皱眉问道。

    林觉轻声问道:“我想问一下大人,我二伯倘若所有的罪名成立,他该受到何种处罚?”

    严正肃愣了愣,终于咬牙道:“怕是无幸。”

    林觉点头道:“跟我想的一样,死路一条。倘若我二伯供出和枢密使张钧之间的交易,朝廷会如何处置我林家?”

    严正肃皱眉道:“怕是要抄没你林家十多年经营漕运所得的银子。”

    林觉叹道:“这就是了。那么我问问严大人,既然我二伯明知自己是死路一条,他又怎肯供出这件事来牵连林家。不瞒大人说,我林家这么多年来便是靠着漕运才发家的。十年漕运的银子罚没,我林家便倾家荡产了。我二伯会这么做么?”

    “……你……什么意思?”严正肃皱眉喝道。

    林觉沉声道:“我的意思是,我二伯会死活不招。反正是个死,何必牵连林家?他不召,你们便无法给张钧定罪,无法拿他下狱。最终不过是一些渎职的小罪名罢了,那可无伤其毫毛。你们轰轰烈烈的一番作为,最终只弄倒了几个小喽啰,这可不是立威,反而暴露了你们的无力。这怕不是严大人和先生所想要的吧。”

    严正肃睁大眼睛怔怔的看着林觉,林觉说的一点没错,对于张钧的罪证,确实现在很缺。三名副使干了不少事情也都有证据可循,偏偏明知道和张钧有关,但张钧就是没留下丝毫的把柄。查来查去也没有张钧直接参与的证据。现在唯一有证据可循的便是和林家漕运的勾当,据说有一份分成的协议。只要林伯年招供了此事,并且拿出分成的协议出来,张钧便栽定了。张钧不倒,三司衙门的案子便没有一个圆满的结果。不铲了三司衙门,怎能为下一步的变法铺好道路?更莫谈什么立威于朝廷了,只能换来一片嘲讽讥笑罢了。

    那么林觉说这话,难道是说……林伯年死活不会招供?

    “严大人,我不想惹你生气,不过我还是要把话说清楚。我二伯不会招供的,一定不会招供。我把话放在这里,不信你们试试。别说是我二伯这样的人,随便换一个街上的市井汉子,杀猪屠狗之人,明知自己死路一条,还怎肯牵连家里?此乃人之常情。更可况……我已经跟二伯见过面,跟他分析了这些情形。我不发话,二伯不会说出半个字,不信你们试试。”林觉静静说道。

    严正肃豁然惊醒,难怪昨日和方敦孺见面的时候谈及了初步提审林伯年的情形。方敦孺说,林伯年嘴巴上了锁,一言不发。提审半个时辰只说了一句话:你们查出来拿证据给我,我便招认。其他的不要问。态度强硬之极。现在看来,这恐怕和林觉去见了林伯年有关。

    “林觉,你好大胆子,你胆敢干涉此案?你可知道你的行为是何等恶劣么?我可以据此拿你,对你严惩。”严正肃厉声喝道。

    林觉摊手道:“严大人,你可以拿我下狱,甚至连我也一起砍了,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无所谓。我并不想惹你们生气,只是你们要杀我林家人,我不得不出手。我之前已经说了我的底线,严大人,你这次真的踩到我的底线了。我要救二伯,所以我不得不做一些事情。”

    “混账!混账。敦孺兄,你还不出来,这便是你的好弟子,居然跟我们对着干。咱们都看错他了。”严正肃伸手拍着桌子,震的杯盘咣咣作响。

    林觉惊愕一愣,就听门口有人咳嗽一声,包厢门被人‘哐当’推开。门口站着一人,脸色铁青,面带愤怒,不是方敦孺还是何人?

    林觉吓了一跳,瞬间便明白了过来。适才严正肃来时,自己便看到了有三四个人一同前往。之前自己还询问了一句,但严正肃推说是同行仆从。但其实方敦孺跟着一起来了,只不过他没进门来,似乎在门外听着自己和严正肃的谈话。林觉心中不免对严正肃生出不满,自己请的是他,并没有邀请方敦孺,他却将方敦孺带来,且让他在外边偷听。此举可真是有失身份,有失礼节。

    “先生!您怎么来了?”林觉忙快步上前行礼道。

    “哼,我不能来么?我若不来,怎知你的本性?若非我亲耳听闻,简直不敢相信我的学生竟然会说出适才那些话来。惭愧,惭愧之极,我愧为人师啊。”方敦孺长叹连声,恼怒不已。

    林觉忙道:“先生这么说,教学生如何自处?学生只是……”

    “罢了,你也不要叫我先生了,我方敦孺育人无方,没有你这么个好学生。你适才那些话,我都听到了。从今日起,我便没有你这个学生了。你我从此再无干系了。”方敦孺拂袖道。

    “什么?”林觉头有些晕,眼前有些黑,他万万没想到方敦孺居然说出这种话来,惊的他双目圆睁,不知所措。

    严正肃显然也没意识到事情忽然到了这一步,忙起身道:“敦孺兄,为何说这种话?林觉言行有亏,教训开导便是,作甚要逐他出师门?这可不是小事,你这么做,叫林觉今后如何立足?况且,他也就是眼下的事情乱了方寸而已,怎可便说这种话?”

    方敦孺怒道:“正肃老弟,你之前不也听到了么?这逆子居然要挟起我们来了,还能轻饶?你适才不也被气的拍桌子么?”

    严正肃上前拉着方敦孺道:“我那是要你来训斥一番,可不是要断你师徒的关系的。不要冲动,来,坐下喝口茶消消气。早知如此,我便不该答应你跟着一起来。林觉只是请我来赴宴,可没请你。你非要来,我也没好拒绝。你们倘若师徒反目,岂非是我的过错?那叫我以后还如何和你相处?林觉,还愣着作甚?还不沏茶给你先生吃?”

    林觉闻言忙连声应了,拿了茶盅来给严正肃沏茶。沏茶是手都是抖抖索索的,水都差点泼洒出来。林觉不能不慌张,在自己的心目中,方敦孺和师母就如同自己父母般的存在,上一世最多慰藉的便是在他们夫妇的关爱。所以这一世重生之后,林觉便首先去找到方敦孺再续前缘,还想着这一世好好的孝敬两位。那是林觉心中不可或缺的最真挚的情感。倘若自己被方敦孺逐出师门,那将是自己的失败,也必将痛苦之极。所以,林觉的心跳的厉害,从未有过如此慌张的感觉。

    方敦孺和严正肃也看出林觉的情绪,方敦孺几句狠话发泄之后,心中也冷静了下来。自己这个学生可没给他丢过脸,不但孝顺尊敬自己,而且误打误撞救了爱女的命。更是名扬天下夺得科举状元,给自己带来无数的人前骄傲的资本。而自己其实也并没有为他做过什么,不过是有限的一些教导罢了。自己怎能轻易的便说出那种绝情的话来。

    “哎!”方敦孺叹息着看了林觉一眼,端起茶盅来喝了口茶。适才站在门外听林觉和严正肃说话,也确实有些口渴了。

    林觉心中稍安,肃立在旁不敢说话。方敦孺喝了几口茶,放下茶盅看着林觉道:“林觉,你可知道错了?你之前一番言论何其不敬?国法大义你都不放在眼里了?只为了你林家之事便可对抗国法大义?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你二伯林伯年的罪行难道不该受到惩罚?倘若国法当诛,难道他不该死么?你无非便是对我们不满,觉得我们无情无义,不肯看在你面子上替林伯年开脱。上一次你替林伯年来求情的时候,我便跟你明言了。我的眼里只有国法,并无私情。这不是对你如此,对你林家如此,便是我自己身边的人我也不会姑息。你说什么最看不起大义灭亲之人,那不就是说最瞧不起我么?你既对我这么看不起,又何必作我的弟子,呆在我的门下?索性离去好了,干什么要勉强自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http://www.vipxs.la/69_69611/234831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