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五一四章 诛心

正文 第五一四章 诛心

    吴春来坐在马车里,嘴角掩饰不住笑意,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午后时分他便一直在等林觉来求自己,来向自己道歉。但直到天黑他也没等到林觉到来。他心中的愤怒如一团火越烧越旺。从头到尾,林觉都是在耍弄自己,在杭州和京城,林觉其实早已打定主意拒绝自己,但他就是不说。今天上午,自己被他指着鼻子骂,被他像只狗一样的赶出家门。就算那时候的自己,其实也还是希望林觉能回心转意,能想通了之后来跟自己道歉,来接受自己的条件。但事实证明,林觉根本没有丝毫的歉意。

    在京城这么多年,背靠着吕中天这棵大树,从进入政事堂的第一天起,哪怕他还只是个官职低微的小人物的时候,吴春来便已经习惯了他人在自己谦恭的模样。虽然他知道,那并非是对自己的谦恭,那是对自己身后的吕相的谦恭,但吴春来并不在乎。无论如何,那都是自己的资源,自己的能力。有的人削尖了头也未必能得到吕相的赏识,而自己却做到了,这便是自己比别人高明的地方。

    这么多年,几乎没有什么人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的放肆。就算是几位政事堂的副相,他们对自己这个下级也是客客气气,有商有量的。因为他们都知道,虽然自己只是个兵礼房的主事,只是个四品的官员,但自己其实是除了吕相之外,政事堂中最有话语权的那一个。自己的话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吕相说的话。吕相有什么疑难之事,第一时间也只会来找自己商量,而不是找他的副手们,这便是实力。

    吕相早已说过,今年,钱副相告老之后,便举荐自己为参知政事,自己便正式走上了相位。当然,吴春来知道自己其实论资历还是不足以担当此任的,但是吕相需要自己上来,因为严正肃来了,吕相不肯和他正面冲突,他便需要一个人能牵制严正肃,他可以坐山观火,抽身事外。这一向是吕相的风格。所以他需要自己和严正肃平起平坐,好正面同严正肃对抗。否则自己的职位比严正肃低,若是和严正肃对抗的话,一个犯上的罪名便足以让自己毫无底气。某种程度上来说,严正肃的到来其实是给了自己一个上位的理由。

    就是这样一个被吕相器重,被朝中众官尊敬,即将坐上副宰相的位子的天之骄子,今天却被一个小小的林觉给耍弄侮辱。这口气如何能咽得下?这件事如果忍下了,自己将来还有何面目立足朝堂?倘若是以前,自己可能还能为了劝服林觉的目的而忍下怒火,毕竟林觉的身份特殊,能让他成为严正肃和方敦孺身边的耳目,将会对己方具有决定性的好处。可是现在,很明显林觉已经根本不可能答应此事了,那么对他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你不听我的话,我便要毁了你。你以为你春风得意,即将登堂入室,即将飞黄腾达。但你并不知道,你这样的小人物的命运其实根本不由你自己掌握。顺从我,做我的狗,我会给你施舍,让你过好日子。忤逆我,甚至和我作对,我会让你很惨很惨。”

    很快,吴春来便想出了个报复的手段。吴春来整人从来不用那种明面上看得出来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不会去参奏弹劾甚至暗杀这等激烈的手段的。他的办法委婉荫蔽的多,但却阴毒狠辣的多。这也是吕中天赏识他的原因之一。对于敌人,吴春来想出的主意都是如化骨绵掌一般的阴损,外表看不出什么来,但中招者自知。

    此刻吴春来便想出了这种报复林觉的办法。那便是去恐吓林伯年,让林伯年出面压制林觉去同意一桩看似对林家和林觉都有利的婚事。

    表面看起来,为钱副相招婿,撮合林觉得婚事是个对林觉和林家都有好处的事情。似乎是为林觉着想,为林伯年着想。但实际上,这个怀柔之策的阴损程度令人难以想象。

    吴春来早就看出来了,林觉在林家的位置看似不高,但其实林伯年作为家主是无法约束林觉的。这一点无论是在杭州期间的调查所知以及表面上表现出来的情形都可以很轻易的看出来。杭州的暗中调查且不说,光看林觉来到京城之后的举动,他甚至没有住进林伯年的府中,而是跟一帮从杭州来京的戏子住在一起。从中便可得知,要么林觉在林家不受待见,要么便是林伯年压根也无法约束林觉。

    林觉和梁王府郡主之间的交往甚密,那日在庙会上为了小郡主还殴打了吕衙内。并且林觉在来到京城后曾经住在小郡主的宅中两日。这种种的事情让吴春来得出一个猜测,便是林觉想攀王府的高枝。其实对于这一点,吴春来倒也能理解,曾经一度以为林觉也是个跟自己一样实际的人。只是这个人心太大,居然想攀上皇亲国戚的高枝,未免心太大了些。再者,梁王府的地位看似崇高,但其实岌岌可危。当时和林觉还没谈崩,所以吴春来曾经出言警告过林觉,要他不要痴心妄想。而此刻,这却这是计划得以实行的基本要素之一。

    以上两个条件之下,吴春来相信,一旦林伯年向林觉提及和钱副相千金的婚事,林觉有很大的概率是会拒绝的。而林伯年为了救他自己,必是不容林觉拒绝此事。然后就有好戏看了。林觉拒绝,林伯年会强力压制他,强迫他。为了救他自己,林伯年会豁出去,以家主之位来强令林觉同意。甚至会以将林觉逐出林家作为威胁。而这件事一旦闹大,林觉便是个不孝之人,不遵礼法之人,为世人所不容之人。在大周朝,这种人是为世人所唾骂的。他的状元不但会没有,功名也会被剥夺。一夜之间,他便会成为万夫所指一无所有之人。

    可以想像,事情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林觉不但无法在京城存身,在大周的任何地方都无法存身。众叛亲离,凄凄惨惨,或许只能在山野乡间终老一生了。想想那情形,吴春来便心里乐开了花。

    然而以吴春来的揣测,林觉是个聪明人,他会知道这后果,所以他未必会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或许会妥协,会答应这门婚事。但若是以为答应了这门婚事便万事大吉,甚至还有可能攀上副相钱谦益的高枝,那他便大错特错了。

    首先,林觉若是娶了钱谦益的女儿,那他便是夹在方敦孺严正肃和吕相中间的那个人。一边是师尊长辈,一边是泰山岳父,无论他倒向哪一边,他都要承受背叛另一方的后果。无论是背叛了哪一边,他都没有好名声。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既得不到两方面的信任,又得接受两方面的唾弃,真正是个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两头不得冒头。而无论那一方倒了霉,他也必然受牵连。

    这件事妙就妙在这里。严正肃和方敦孺进京之后,朝着一场暴风骤雨已经不可避免。这个时候,朝中众臣个个都在选边站,而最尴尬的莫过于那些中间人。无论哪一边获胜,最终这些中间墙头草都是最先被拔除的。因为哪怕是对手,他也是有立场的。无立场的人在朝中是最被鄙视和不齿的。因为那会被认为是一种投机,一种没有骨气的表现。

    而林觉却是即便他想站队,两方却都不会收他。他只能被迫成为那种为人所不齿的中间派。这是最好玩的地方。他最好的结局便是最终被贬出京城当一辈子偏远州县的小官。稍微弄些手脚,他便将每三年换一个不毛之地去当小官。自己会让他这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赴任的路上。屁股没热便让他去下一个遥远的异乡,让他永远颠沛流离,永远没有安居乐业的那天。

    这应该对一个人最好的报复了吧。既浪费他的生命,毁去他的生活,又让他奔波于途,受尽风霜侵袭。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一个小小的惊喜为林觉准备着。那是关于钱谦益的那位千金小姐的。钱家千金小姐确实是芳龄十七,正当妙龄。只不过……那位千金小姐小时候不慎被火烧伤,整张脸都烧化了。现如今的长相是鼻孔外翻,嘴唇肿大如两根肉.肠,瞎了一只眼睛,半边头是秃发。脸上疙疙瘩瘩全是疤痕。

    吴春来在钱府中见过一次这位钱家千金大小姐一次,当时便吓得差点昏倒。林觉若是同意了婚事,娶了这副夜叉相貌的女子,怕是洞房花烛之夜便会被吓成半死。即便林觉胃口重能忍受的话,此后这一生都不得不面对这个怪物,这恐怕也是对一个男子最大的惩罚了吧。特别是林觉这样生的英俊,才气又高的男子,枕边睡着一个怪物,那是何等的情形。

    吴春来的狠毒之处就在这里,杀人不见血,杀人不用刀。这个计划用心之歹毒让人难以想象。杀人诛心,毁灭他的精神比毁灭他的肉体更让吴春来有快感。所以,他很快便和钱谦益提了此事,钱谦益自然是求之不得。吴春来便立刻连夜奔赴林伯年府邸,进行了之前的一番计划。


  http://www.vipxs.la/69_69611/234830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