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二九七章 人心易变

正文 第二九七章 人心易变

    (月初了,有免费月票的投了吧。)

    林觉要驯服的第一个人是黄长青。林觉明白黄长青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和他的作用。作为林家的大管家,林家的正常运转很大程度决定在此人身上。林家众仆役已经习惯于在黄长青的指挥下做事,所以擒贼擒王,黄长青若是被驯服了,家中日常事务也就变得井井有条了。

    而且,将黄长青拉过来的意义不仅于此,黄长青一旦愿意为自己办事,那是一个标志。标志着老东家林伯庸彻底的丧失了在林家的话语权,林家上下人等也会真正的明白,老家主已经无力回天了。连身边最忠心的黄长青都倒戈了,林伯庸便也真正的日薄西山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其实在林伯年尚未离开杭州的时候,林觉便请林伯年跟黄长青好好的谈一谈。然而效果却并不太好,也许是林伯年说话的方式不对,又或者是黄长青真的对林伯庸忠心耿耿个。总之,那次谈话不欢而散,林伯年事后已经扬言要免了他的管家之职。但林觉及时的阻止了这一想法,林觉并不认为黄长青会对林伯庸忠心耿耿,他只是还在观望罢了。

    ……

    夕阳西下,天气凉爽怡人。林家二进东首角落的黄长青的小院子里,大管家黄长青正吃完了晚饭,靠在椅子上咬着蒲扇眯着眼睛小憩。这段时间,黄长青也称病不出,天天呆在他的小院子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呕什么气,总之,他觉得自己应该表现的傲气些。二老爷几日前找自己说了些话,但不知为何就谈崩了,这之后自己的小院里便从未来过任何林家的人。倒是女婿赵连城来过一次,还没进门便被黄长青给轰了出去。

    黄长青的老妻拿着托盘来到院子里,弯腰收拾着小桌上的碗碟,看了一眼眯着眼的黄长青,翻了个白眼开口道。

    “你这天天呆在屋子里也不是个事儿,二老爷都请你帮他做事,你却死活硬挺着不去?干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咱们不过是伺候林家的人,林家谁当家主跟咱们有何干系?咱们只需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是,偏偏你还要当什么忠臣孝子,有什么用?若是你丢了管家的差事,惹恼了二老爷他们,他们将咱们全家都赶出林家,咱们以后可怎么办?”

    黄长青睁眼怒喝道:“你这妇人,还能让老子安生些么?这几日你天天唠叨,我都快被你烦死了。男子的事情,要你这妇人多什么嘴?”

    老妇伸手将碗碟弄得哗啦啦乱响,恶声恶气的道:“老身说的不对么?你老黄家十几口人都指着林家吃饭,你以为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咱们这老骨头也没什么?可你想过儿子女儿还有你黄家的那些侄儿侄女们么?以前有大老爷和大公子撑腰,现在谁给咱们撑腰?那三房的林觉公子,以前你待他又不好,闹了不少事儿,现在人家掌权了,你该去修好才是,偏偏死硬不去,你不是害了全家么?”

    黄长青一时无言以对,气的站起身来,将蒲扇一丢,负手往院门外便走。

    “你去哪里?”妇人叫道。

    “我去清静清静,便是听院外的蛤蟆叫,也比你这妇人的唠叨好听。”黄长青没好气的道。

    老妇气的叫道:“好好,明儿我便搬去女儿家住,让你一人清静。丫头在外边置了住处,反正咱们迟早也要被赶出林家,与其被人撵出去,还不如早早的自己走,免得没脸。”

    “你敢!”黄长青扭头喝道:“你想去连城那个小畜生家里住?想也别想。”

    老妇也怒道:“连城怎么了?他可比你有眼光。你个老糊涂不知道世道要变,他却早就嗅到了味道。瞧瞧现在,三公子给他个掌柜当着,也算是熬出头了。这就叫啊,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这个妇道人家都懂。”

    黄长青大骂道:“你要是敢去,我便一纸休书休了你。”

    老妇一愣,伸手丢了碗碟拍膝大哭道:“好哇,你这个老东西,没良心的老混蛋,我十六岁上嫁到你黄家,给你当牛做马伺候公婆伺候你,为你生儿育女,伺候你吃,伺候你喝。好哇,现在居然要休了老身。好,你现在就写休书,你要是不写,你便是个老混蛋。”

    黄长青皱着眉头,心里也知道话说的过了,又不肯去说好话哄她,心里烦乱之极,长叹一声转头快步朝院门口走去,想图个清静。突然间,院门口出现了两个人影,差点和黄长青撞个满怀,黄长青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来人却身手敏捷,一把抓住了他。

    “这是怎么了?怎地这么热闹?长青叔,跟婶儿吵架了?”来人笑眯眯的道。

    黄长青这才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人竟然是林觉,后面站着的是拎着几包东西的林虎。黄长青不禁愣在当场。

    正嚎啕的妇人立刻停止了哭闹,一把擦干眼泪脸上堆起了笑容迎上前来道:“哎呦,是林觉公子啊,叫您见笑了。刚刚拌了几句嘴,我这可失礼了。我说你发什么愣啊,还不请林觉公子和林虎进来坐?”

    黄长青这才清醒了过来,不过他却也没表现的极为谦卑,只拱手行礼淡淡道:“林觉公子怎么来了?找我有什么吩咐么?”

    林觉笑道:“听说长青叔身子抱恙,这段时间家里乱糟糟的,我也没得空闲,也没来瞧你。这不,今日得空,便来瞧瞧你。不知病情可好些了?”

    “哪有什么病?不过是心病罢了。”一旁的妇人叫道。

    黄长青脸上一红,斥道:“鸹噪什么?还不收拾了桌子,沏茶上来?”

    妇人瞪了他一眼,看着林觉笑道:“公子恕老身失礼,这便去收拾了沏茶来。公子屋子里坐,你长青叔说的话不中听,公子不要见怪。”

    林觉微笑道:“见什么怪,都是一家人。小虎,东西给婶儿拿进去。”

    林虎答应一声,将手头七八个纸包拎着走进来。妇人眼里放光盯着那些东西,口中哎呀呀的叫道:“来便来,还带着这么多东西作甚?真是怪不好意思的。……放屋子里……放屋子里。”

    黄长青长叹一声,摇了摇头。林觉微微一笑,咳嗽了一声,黄长青忙道:“林觉公子请进来说话。”

    不久后茶水沏上,林觉觉得院子里清爽,也没进屋子里去,便和黄长青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黄长青有些局促,他不知林觉来见自己是何用意。莫不是要下逐客令了不成?心中有些紧张。

    林觉喝了口茶水,笑着开口道:“长青叔,今日我来,一来是探望长青叔的病。现在看来长青叔身子无恙,那我便放心了。二来呢,是有些话要和长青叔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黄长青默然不语,眼睛看着桌上的茶盅,研究着茶盅上画着的青花。

    “这段时间,我林家经历了一场大乱,大公子病故,老家主又传了家主之位。我呢,也不得已接了大管事的差事。总之,一片乱纷纷的甚是混乱。我知道,这些事对家中上下人等震动甚大,一时间有人转换不过来,心里有些情绪。譬如长青叔,我便看得出来,长青叔心里是有情绪的。”林觉沉声道。

    黄长青淡淡道:“我能有什么情绪?我不过是林家下人罢了,你们也不必在意我们怎么想。”

    林觉笑道:“那可不然,你们黄家和我林家早已是一家人,几代帮衬,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亲如一家。起码在我心目中,从未将长青叔看做下人。”

    黄长青面色稍霁,叹道:“那可多谢了,可惜毕竟还是外人,这些事也轮不到我们说话。”

    林觉道:“不用你说,我也明白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无非是放不下老家主罢了,觉得这次的事情甚是……甚是……不地道是么?为大房鸣不平是么?”

    黄长青愣了愣,他没想到林觉如此直接,沉声道:“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林觉道:“长青叔,咱们也不用绕弯子,我知道你我之间有些过节,不过那些事早已过去了。长青叔可以仔细的想想,我和你之间的那些过节,到底是什么缘故?我可曾故意主动的找你的茬儿?”

    黄长青咂嘴不说话。

    林觉道:“长青叔,我不是记仇之人,事情过去便过去了,是非曲直,谁对谁错,大家心里都有数,也不必再提了。长青叔对于长房有感情,对他们忠义,我也甚为佩服这理解的。但是,林家的事毕竟是林家的事,谁当家主,那也是林家的事情。长青叔不管心里有多么不自在,也不能忘了你的职责。你是我林家的大管家,你必须履行你的职责,否则你这个大管家便是不称职的。你要对我林家忠义,而不是仅对一房忠义,更不该因此有了情绪。你说你这闭门不出,家里乱成一团糟却无人管事,是谁之责?”

    黄长青皱眉道:“你们那么对待老家主,我实在是心里过不去。我没想到二老爷是这样的人,居然趁着这个机会夺了家主。还有你,你们居然合伙算计家主。”

    林觉正色道:“长青叔,我再说一遍,林家的事情你是管不着的,这些想法你可以留在心里,但你想左右我林家的局面,怕是忘了自己的身份。这话我不会再多说,长青叔是聪明人,该明白我的意思。无论你心里怎么想,你是我林家的大管家,便必须要做你管家该做的事情。若你因此不闻不问,林家上下一团糟,难道便是你希望看到的局面。况且,这件事背后的缘由你也未能尽知,我也不便告知你。你若当真有想法,怎不去好好的问一问老家主去?”

    “我问了,他不说啊。”黄长青道。

    “这便是了,老家主不说,便是有不便之处。若当真是二老爷强行无礼夺了家主之位,老家主难道便会一言不发的吃哑巴亏?你不知内情,跟着起什么哄?”林觉沉声道。

    “可是……可是……我心里总是过不去啊。”黄长青皱眉叹道。

    林觉道:“我明白,你跟了老家主这么多年,感情是有的。但是你难道认为老家主希望林家上下乱成一团么?老家主去别苑为何不让你跟着去伺候?还不是想让你在宅子里好好的做事?你闭门不出,这算什么?”

    黄长青皱眉道:“我……我……宅子里离开了我不也照样没事,您手段高明,上下俱服,我算什么?我可没你说的那么重要。离了我林家也没什么。”

    林觉沉下脸来道:“长青叔,不是谁重要不重要的问题。说句你不爱听的话,离了长青叔,或许家里会短时间混乱一阵子,但一定会走上正轨的。长青叔若是以为耍性子闹情绪能要挟我们,那里可错了。但长青叔若是能履行职责,家里便会很快走上正轨,无非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

    黄长青变了脸色道:“我可没要挟什么,我怎敢要挟什么。”

    林觉道:“要挟没要挟,长青叔心里有数。长青叔要明白,老家主已经不是家主了,长青叔还想着老家主回来,那是绝无可能的。您抱着那点希望,想老家主回来之前有个忠义的姿态,免得到时候尴尬,却是想多了。这么跟你说罢,林家之所以换了家主,便是老家主做的不够好。老家主之所以没有闹,便是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老家主心里也是为了林家大局着想,所以才选择避在别苑之中。你以为你是对老家主忠心,殊不知你却违背了他的心意,更是叫我们难办。你现在依旧是大管家,可是你又不管事,你说叫我们怎么办?我们能理解你,你能理解我们么?现在家里外边都是我一人,这么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我若请人来管事,势必要拿了你这管家的职位。你黄家那么多人在我林家做事,你不当这个管家了,这些人能否还能继续在林家做事?我不想事情闹得太复杂,所以才来见你说这些话,你该明白我的苦心才是。”

    黄长青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林觉其实已经看透了他的内心了,他不愿出来帮忙,固然是因为对老家主的感情,觉得林伯年林觉他们太过了。但是另一个真实的愿意是,他想看林觉的笑话,想看着林家乱成一团的样子,以解心中之愤。而且他一直相信,林伯年和林觉是管不好林家的,最终还是老家主回来,若是他没骨气,将来可不好面对老家主。

    可是林觉已经将话挑明了,明确告诉他不要想着老家主还能回来,也不要想着既不出来做事还要在林家待着,不仅是他自己,一旦他不愿意出来办事,他黄家这些在林家的人也一并要被赶走,这牵扯可就大了。旁人不知道林觉,黄长青可是知道林觉的,这小子可真的有可能这么干,他可什么都干的出来。

    “长青叔,我说这些话可能对你有些冒犯,但你想想,在林家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出来为林家办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不瞒你说,二老爷回京之前便跟我交代了,若是你不愿继续当林家管家,不愿出来做事,便要我免了你的管家职务,重新聘请能管事的人。这是二老爷的原话。但我可不想这么干,你黄家和我林家亲如一家,我可不想做这等绝情之事。但如果你都对我林家毫无感情,不再愿意为我林家效力,那我也是别无选择。”

    黄长青心里很慌,但服软的话他就是难以启齿。

    林觉起身道:“这样吧,长青叔你考虑一晚,或许可以去问问老家主的意见,明日你再答复我也不迟。如你决定继续为林家效力,以前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今日的话要是冒犯了你,我也可以向你道歉。长青叔,林家上下可不希望你离开,林家不能没有你啊。你出来管事,依旧和以前一样,家中事务你做主,大事跟我说一声便成。我是完全信任你的。”

    林觉和林虎离去后,黄长青这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爬起来穿衣起身想着去别苑见林伯庸,走到门口却又掉头往回走,因为觉得不妥。这样起来躺下折腾了一夜,弄得长青婶又唠叨了半天,被黄长青又怒斥了几回。好在那妇人沉浸在傍晚时林觉带来的一堆贵重的礼品的快乐之中,倒也没怎么跟他闹腾。

    次日清晨,林觉洗漱完毕来到林家前厅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黄长青穿着崭新的长衫,发髻梳得一丝不苟的站在厅中迎候着自己。林觉无声的笑了。黄长青终究抵不过自己的胡萝卜加大棒。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想着要坚持到底,只是需要一个下台的台阶罢了。

    黄长青的重新做事,让林颂和林润二人气的跳脚大骂,当着黄长青的面他们两个便骂黄长青忘恩负义。黄长青白着脸一言不发。林颂和林润在林家早已地位尽失,虽然经常耍威风,但他们的话也没什么人再作数,事后倒是有不少人安慰黄长青,让黄管家不要介意。这也让黄长青再一次意识到,长房在林家原来早已经人人喊打了。

    黄长青重新出马,林家的情形立竿见影。毕竟是干了几十年的管家,家里的大大小小事务都清清楚楚,安排起来妥妥当当,林家内部很快便安定了下来。这让不少等着看热闹的人极为失望。消息传到林伯庸的耳朵里,林伯庸站在别苑的月桂树下愣了许久,终于一声长叹后,踽踽回房。


  http://www.vipxs.la/69_69611/234828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