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正文 卷二 百花洲上寻芳去 第一三零章 杀机四伏

正文 卷二 百花洲上寻芳去 第一三零章 杀机四伏

    (表妹弄璋之喜,我去道贺。连夜赶了二合一章节送上,今日无更了。)

    林觉果真回到后园的小屋去睡觉了,当然睡觉是假,理清楚思路,想想计划有无缺陷,是否有破绽倒是真的。还有便是,检视一番自己的装备,今晚一定会是一场火拼,自己能否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既要仰仗高慕青的安排是否得当,最重要的还是要看自己。林觉不会将自己的生死完全寄托于他人身上,上一世的经验告诉自己,一切都要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午餐很是丰盛,林觉吃的很满意。倒是高慕青没有吃几口便没了胃口,毕竟晚上的大事让高慕青很有些担心。高慕青心里清楚仇彪的实力,能否一举成功,谁也没这个把握。

    按照计划,午后时分高慕青和林觉联袂公开在内宅的街道上亮相。而大寨主今日成亲的消息早已为寨中众人所知晓,当大寨主携郎君出现在寨主的石阶大道上的时候,寨中居民纷纷聚拢来道喜。因为高元奎的缘故,寨中居民对高慕青普遍拥戴,高慕青和林觉一路携手而行,向众人微笑致意,不时交颈细语,显得极为亲密。

    一圈之后,二人作秀完成,回往小楼住处。不知为何,虽然周围已经没有了围观的百姓和喽啰,两人的手却一直紧紧的攥在一起。开始时林觉主动攥着高慕青的手,而不知不觉之中,高慕青的手掌反握,两人十指交叉,竟真如蜜里调油一般的情侣。

    意识到这一点后,高慕青自己也表现出了少有的羞涩。十九年来,她从未有过和男子之间的这般亲密。即便是江湖儿女,不拘于俗世之礼,和寨主众首领称兄道弟都无所谓,但此刻的感受却截然不同。高慕青感觉到自己内心里有些东西正在萌动,似乎有着破土而出的欲望。

    林觉似乎也有此感,所以两人谁也不愿松手,都假作不知。直到来到小楼前,才不得不将手松开。

    “大寨主,再过一个多时辰,客人便要陆续到来了。你该去打扮打扮了,酒席也可以摆起来了。我也去收拾收拾自己,总的像个人样儿,不能让大寨主丢脸。”林觉微笑道。

    高慕青轻轻点头道:“是,毕竟是大日子,要好好的打扮打扮。虽然是假的,也不能太草率。郎君……林公子请先回去休息,一会儿我命人去伺候你穿喜袍,伺候你梳头更衣。那么,我去了。”

    这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征求林觉的意见,倒像真的是一个小媳妇在征求丈夫的意见一般。

    林觉拱手道:“青儿娘子,请自便。”

    高慕青抿嘴一笑,转身飘然而去。

    高慕青和林觉携手同游卿卿我我的消息很快便禀报到了仇彪这里。禀报者连细节都说的很清楚,说两人牵手相握,互相称呼郎君娘子,简直甜的齁人。

    仇彪嫉妒如狂大发雷霆,打烂了几张桌椅,踢碎了几只水缸。大声怒吼道:“好,很好。既然如此,你们也休怪我了。你无情便莫怪我无义。谁让我仇彪受辱,我便要他的命。高慕青,我要你承受轻慢我的下场。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姓林的小狗,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

    天色渐晚。高慕青的小楼后园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红红的灯笼挂在小楼内外,大红喜字贴在长窗上。虽然只是些简单的装饰,但气氛立刻便显得不同了起来。当灯笼点起之时,更是满堂红彩,喜气洋溢。

    后园空地上,十几只长桌已经摆好,铺上了大红的桌布。高慕青手下的护卫皆为女子,虽和普通女子不同都是拿刀举剑之辈,但毕竟是女人,天生便会装饰场地,烘托气氛。

    通向小楼的道路也在傍晚时分被严密封锁。赵山岳和马德明等人抽调了护卫人手过来封锁了小桥直至岔路口的通道。桥头到小楼这一段则由高慕青的女卫负责。所有今日参与喜宴之人都不得带兵刃入内,而且所携随从的人员一律不准入内,只在外间场地设宴招待。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寨各路首领纷纷携带贺礼到来。高元奎的老兄弟们,曾经的高元奎的部下以及支持大寨主高慕青的众首领陆续抵达。高慕青一袭红裙,打扮的俏丽无比,站在小楼门前笑迎宾客。而林觉则一直没有露面。这倒也不奇怪,今日这场婚礼说起来是高慕青嫁人,但其实就是招赘了一门上门的女婿一般。所以新郎官和新娘的角色互换,林觉倒像个新娘子一般被藏了起来。

    “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

    “大寨主大喜乃我全寨之喜,恭贺恭贺。”

    “多谢多谢,待会请多饮些喜酒。今晚千万不要矜持,你们想喝多少喝多少。”

    高慕青一边招呼着众头领,一边朝着来路的方向不断的张望。她知道这些人是一定会来的,但今晚的主角是仇彪,他不来,一切都是枉然。

    先来的首领们已经陆续在厅中就坐,林觉也终于出来跟高慕青一起陪着众人说话。林觉穿着一身新郎服,帽插宫花红底暗花,倒也是一团富贵之气。只是好像无论什么衣衫穿在他身上都显臃肿,一名早晨伺候林觉更衣的使女想起了林公子早晨说的话。这位林公子说他怕冷,内里的夹袄不离身。这使女不禁替自家的大寨主有些抱屈。怕冷是身子虚,身子虚怕是有些事不会和谐,大寨主怎么就看上了这位病怏怏的林公子,今后的生活怕是过得不会满足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然而仇彪和十余名首领尚未到来,这引起了高慕青的不安。她虽一边和众人说话,眼神却不断的看向林觉,露出狐疑之色。而林觉却神色如常,他认为仇彪是一定会来的,只要他还是个男人。

    终于,有人飞奔而来,禀报了二寨主到来的消息。但却出了点小意外。

    “禀报大寨主,二寨主和十余名首领在岔路口和守卫争吵起来了,二寨主扬言要杀人。”

    “怎么回事?他是要干什么?大喜的日子,他怎敢如此放肆。”马明德杵着拐杖怒喝道。

    “是因为要求解下兵刃以及不准带护卫的事情。二寨主说,身为山寨中人,兵刃从不离身。睡觉都枕着兵刃,哪有缴械的道理。还说必须要带随从人手进来。守卫不许,二寨主便扬言要砍了他们的头。”

    “这还了得,这个人越发的跋扈嚣张了。他这是来贺喜的,还是来闹事的?”赵山岳拍案而起怒骂道。

    高慕青心里也极为愤怒,这仇彪确实已经无视自己是大寨主的事实了。今日已经凶相毕露不管不顾了。另外,高慕青也觉得,似乎仇彪是嗅到了什么味道,或许他今晚也是想来闹事的。

    “赵叔叔马叔叔不要生气,二寨主脾气暴,可能有些误会。既然他不愿遵守规矩,那便让他带着兵刃和随从进来便是。”

    “带着兵刃喝喜酒,这是什么规矩?”赵山岳怒道。

    “那也没什么,江湖儿女,也不在乎这些东西。”高慕青微笑道。转身摆手对女卫吩咐道:“去传我命令,二寨主他们可以携兵刃进来,不过随从不宜太多,我这里可没这么多酒席。他若还是坚持,便告诉他,请他回去,我这婚宴的喜酒他不爱喝便不喝就是。”

    女卫领命而去传话。林觉看在眼里,心中知道高慕青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决断。仇彪既然坚持携带兵刃和随从前来,不是主动搞事便是嗅到危险,高慕青本可以坚持规矩,但她选择了放行,那便是要放手一搏了。

    今晚注定是一个血光之夜,喜庆的婚宴也注定是一场死亡的盛宴。明日后园的毒龙潭中的毒龙也将大快朵颐了吧,只是不知道藏身毒龙之腹的是自己和高慕青还是仇彪他们。

    仇彪一行数十人在小楼前院之中现身。仇彪披着黑色的风氅,头上戴着一顶绒帽,配合他高大魁梧的身材和阴沉的面容,整个人给人一种凌厉的威压感。在他身旁,十余名党羽和数十名护卫也都一个个做短打扮,腰悬兵刃,盛气凌人。

    高慕青和林觉站在楼前台阶上迎接,双方目光交错,便有一股杀气在空气中流淌。

    “大寨主,恭喜你今日成亲之喜,觅得如意郎君啊。我们兄弟道贺来迟,还望包涵。”仇彪拱手大声道,虽言道贺,但语气中殊无欢喜之意,倒像是揶揄和讽刺。

    “多谢二寨主,迟来早来终归是来了,来了就好。夫君,还不谢谢二寨主和各位兄弟赏脸么?”高慕青俏脸带着浅浅的笑意,拱手还礼道。

    然而站在身旁的林觉没有声音,高慕青觉得奇怪。转头看时,却见林觉正惊愕的盯着对面人群之中的几个人看,脸上的神色颇有些紧张。

    高慕青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但见一群护卫之中夹杂着七八个高高矮矮的男子。这几人身上没有携带兵刃,且神色甚是沮丧,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和周围的护卫形成鲜明对比。一看就知道不是仇彪等人的随行护卫。每个人身边都站着两名护卫一左一右的紧贴着他们,倒像是被挟持看押了一般。

    高慕青不认识这几人,但林觉对他们可太熟悉了。那几人正是沈昙马斌以及五名王府的护卫,当林觉第一眼看到他们夹杂在人群之中进来的时候,林觉的第一反应便是:糟糕!事情怕是有了重大变故了。

    仇彪嘴角带着冷笑盯着林觉,他对林觉的反应很是满意。

    “林兄弟,这几位你不会不认识把,你们天长八虎的兄弟啊。你现在一步登天,成了我龟山岛山寨的快婿,你的这几位兄弟你不会不认了吧。哈哈哈,人不能忘本啊。”仇彪冷笑道。

    林觉醒悟了过来,强自压抑情绪,告诫自己冷静下来,此时无论如何不能乱了方寸。

    “哎呀,老大老二,几位兄弟,你们怎么来了?二寨主,这是怎么回事?”林觉换做一副迷茫而惊喜的眼神问道。

    仇彪心中冷笑,口中道:“林兄弟,是我请他们来喝喜酒的,你们天长八虎情同手足,今日你和大寨主成亲,却不请他们来喝喜酒,这可说不过去。所以我便替你做了主,派人去请了他们前来。林兄弟不会怪我吧。”

    林觉呵呵笑道:“怎么会?我也是忙糊涂了,居然忘了此事,实在是该死。多亏二寨主想的周到,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哈哈哈,林公子不怪罪我自作主张就好。你这几位兄弟倒也很好,刚才我们亲近了一番,倒也有趣。那么,大寨主,林兄弟,我们可以入座了吧,莫耽搁了你们的良辰吉时呢。”仇彪左右看看,大声笑道。

    身旁众头领纷纷豪声大笑道:“是啊,我们还等着闹洞房呢。”

    高慕青眉头蹙起,她弄清楚了那几人的身份之后,心中也不能淡定了。昨日林觉已经跟自己说清楚了身份,并且告诉了她自己此次同来的几人的身份,故而高慕青是完全知道底细的。现在这几人被仇彪带了进来,这绝非是什么仇彪的多管闲事。恐怕林觉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了。

    若林觉的身份被识破,那么今日仇彪等人怕是不会罢休的。或许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今晚揭露林觉的身份,当众将林觉几人诛杀。这倒是能解释为何仇彪他们刚才非要带着兵刃和随从进来,或许便是怕自己出面阻挠他们杀了林觉。事情越来越复杂,高慕青觉得局面似乎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现在唯一希望的便是,仇彪等人只是识破了林觉的身份,但却并不知今晚自己的真正意图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若能如此,或许能攻其不备达到目的。

    宾客毕至,酒宴开席。美酒佳肴流水般上席,顿时觥筹交错气氛热烈。然而不知为何,这种热热闹闹的觥筹交错之中,却总感觉气氛中有着一丝诡异。看似是一场婚宴,倒像是人人各怀心事,相互戒备一般。

    林觉站在小楼二楼的长窗之侧,从窗户缝隙之中观察着下酒宴的情形,他发现,仇彪等人虽坐在席上,但却不动筷子,也不喝酒。虽嘴上大声叫嚷着‘吃吃喝喝’之类的话,但却无真正的酒菜入口下肚。

    “这下你相信我的话了吧。你之前提出的用什么蒙汗药的想法之所以被我拒绝,便是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老江湖。今日他们带着目的前来,怀着戒备之心,那些办法是不可能奏效的。”站在一旁的高慕青轻声说道。

    林觉点点头道:“还是你了解他们。好在没有下药。这些人在等旁边的人喝酒吃菜,看看他们有没有异样。仇彪今晚看来真的是来者不善了。我的身份怕是已经被他们识破了。”

    “识破不识破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了,今晚总之是要撕破脸皮火拼一场,你不要太担心。一会儿动起手来,你躲到二楼上来,不要出头。我怕我无暇保护你,你自己照顾好你自己。”高慕青轻声道。

    林觉转头看着高慕青,见高慕青怔怔的看着自己,一张俏脸上满是关切,眼神中流露出真诚之意来。

    “多谢你关心,你自己也要小心。那仇彪既有准备,又武艺高强,怕是一场血战。我的安危你不用牵挂,即便今晚我死了,我希望你能将仇彪他们一网打尽。之后你命人将寿礼船送回,算是完成我此行的差事。那我也瞑目了。”

    “不要说这些,我不会让你死的。”高慕青轻声道:“你不要说这种话,我不想听到这些话。”

    林觉听她言语之中露出真情来,心中甚为感动。在自己的生命之中,关心自己生死的人不多。这个女土匪头子和自己相识才两日,能对自己的生死如此在意,这已经足以让林觉感动了。

    林觉知道有些逾矩,但还是伸手过去握住了高慕青的手。高慕青微微的缩了缩手,见林觉握的很紧,便也不再抽出。

    “多谢你,认识你,我很高兴。”林觉轻声道。

    “我也是。”高慕青低声道。

    ……

    “吉时已到,有请新人拜堂行礼。”浓妆艳抹的喜婆的一声叫喊让嘈杂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高慕青和林觉相视一笑,携手走向楼梯。

    后园酒席上的众人纷纷涌进了厅中,二十多名头领加上数十名护卫随从,瞬间将宽敞的大厅变得拥挤不堪。众人的目光看向二楼的楼梯口,不久后数名女卫现身,分列楼梯两侧,然后便是牵着红绸的一对新人从楼梯上缓步而下。

    林觉走在前面,面带微笑。但除了这张笑脸之外,新郎服之下臃肿的身材让人觉得这个新郎官甚是邋遢。但反观走在后方的高慕青,虽顶着一顶红纱盖头,但身材婀娜凹凸有致,一袭新娘红妆让她娇俏美丽。半透明的红纱盖头之下,一张俏脸在朦朦胧胧之中更是让人感觉美的惊心动魄。两个人一对比,令人生出大寨主一朵鲜花插牛粪之感。

    仇彪面色铁青得站在一侧,眼睛死盯着高慕青和林觉两人,心中妒火中烧。看着微笑的林觉,他恨不得上去一刀砍死这个人。本应该是自己牵着红绸的一头,迎娶这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义妹。现在却被这小子横插一脚,自己只能在一旁干看着。但好在,这个人很快就要死了,今晚便是他的死期,跟死人没什么好计较的。

    林觉牵着高慕青沿着铺好的红毯行到上首,那里香案之上红烛高烧,摆着天地牌位。左右两张椅子上摆着高元奎和高慕青母亲的牌位。

    “新人行礼。一拜天地。”喜婆高声唱喏着。

    林觉和高慕青朝着天地牌位行礼。人群发出稀稀落落的掌声,那是几名元老和拥戴高慕青一方的首领发出的。但在这厅中显得身为单薄。大多数人都是仇彪的人,他们都铁青着脸看着这一切。

    “二拜高堂父母。”喜婆撒着彩花保持着热情高声唱喏。

    林觉和高慕青朝着两只椅子上的牌位行礼。明显可以看得出高慕青的身子微微颤抖。即便今日成亲是假,但若能带着夫婿拜祭父母的牌位,还是会勾起高慕青心中的伤感和激动。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喜婆再次叫道。

    林觉转身对着高慕青作势鞠躬,高慕青也敛裾微福准备行礼。人们也做好了欢呼鼓掌的准备,突然间,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你们不能成亲。”

    全场肃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说话之人。仇彪抱臂像个铁塔一般的站在那里,目光阴冷,脸上带着冷笑。
  http://www.vipxs.la/69_69611/234827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