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网游小说 > 去他的火影梦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无聊的战斗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无聊的战斗

    就在鸣人在达兹家收拾那两个卡多手下的流氓武士同时,刚到大桥的卡卡西等人遭遇了再不斩的再次来袭。

    “这……怎么会这样?”一到大桥的施工现场,达兹便惊骇地说不出话来。

    地上七七八八躺着原本施工的波之国国民,原本热闹的工地此时诡异地安静。

    “小樱,保护好达兹先生。”卡卡西第一时间吩咐小樱道。

    同时,他稍微检察了一下倒在地上的施工人员,发现基本都是昏迷过去而已,不由庆幸地松了口气。

    “再不斩!出来吧。”卡卡西对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大声说道。

    结合这些天的推断,尤其是此时此地周围那熟悉的白雾,他基本确定这次来袭的人物是谁。

    唰唰唰!

    卡卡西的话音刚落,数道人影就出现在他们周围,从这些人影的身形以及背后的大刀可以轻易地猜出正是再不斩。

    “上吧,佐助。”卡卡西微微一笑,头也不回地说道。

    早就第一时间掀起护额的卡卡西自是知道这些都是分身,正好可以用来测验佐助这一段时间来的修行成果。

    “哼。”佐助兴奋地轻笑一声,抽出苦无,脚下查克拉骤然爆发,身形闪转腾挪,电光火石之间便将这些分身击破,化作水花散落下来。

    之前面对单个分身都捉襟见肘的窘境一去不返,短短的一个星期,佐助恍如脱胎换骨一样,也许这就是天才的成长速度吧。

    “哦~成长了不少嘛,看来卡卡西你的部下中不止那个金发的可恶小鬼而已。”熟悉的声音传来,再不斩带着白正式登场。

    说话着再不斩试图搜寻令他深恨的鸣人身影,可令他和白讶异的是,那个金发的可恶小鬼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那个少年……果然吗。”卡卡西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白,心中确认此人的确是再不斩的同伴。

    “那个金发小鬼哪里去了?”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再不斩反而像卡卡西问道鸣人的所在。

    不仅是之前那羞辱的一脚,那之后还重伤了白,更可恨的是还敢放话小瞧他,不将那个小鬼剁成八块简直不能削去他心头之恨。

    “鸣人?”卡卡西闻言一愣,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何那么在意鸣人,然而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也不能告诉对方鸣人在哪,所以直接回呛道:“你找鸣人做什么,难道雾隐的鬼人只会针对一个下忍?”

    同时这边佐助听见再不斩的问题也是心里十分不爽,他下意识地觉得对方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不由地攥紧了手中的苦无,暗下决心这次要让对方好看。

    “切,无聊的讥讽就算了卡卡西,我只是替白可惜而已,看来他的复仇要延后了,也好,先解决你们,在好好收拾那个金发小鬼!”再不斩冷笑一声说道。

    同时缓缓地拔出身后的斩首大刀,他想这样正好,等他干掉卡卡西这几个人再去找那个口出狂言的小鬼,顺便欣赏一下到时其是个什么表情。

    “复仇?”不止卡卡西,佐助和小樱闻言都是心头疑惑,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白,那个黑发的小鬼就交给你了,速战速决,我来对付卡卡西。”然而已经没有时间留给他们思考了,不等对面的卡卡西等人想明白,再不斩直接对白吩咐道。

    此时的再不斩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是!”带着面具的白点头,随即身形电射而出,直取对面的佐助。

    “去吧,佐助。”这边的卡卡西也示意佐助可以出动。

    显然对于佐助这些天的成长有些充足的信心,他这边也是有着同样的心思,这次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再不斩,双方单对单正和他意。

    “哼。”佐助闻言轻哼一声,兴奋地直接迎了上去。

    经过刚才的顺利解决掉再不斩水分身之后,二柱子同学显然认为自己又行了。

    “当!”

    苦无和千本的对撞,花火四射,白和佐助此刻正式接战。

    “竟能够接住白的攻击,那个小鬼的速度变快了……还是白的伤势……”再不斩这边心思一动,在脑海中猜测着。

    他之前检察过白腹部的伤痕,那骇人的螺旋纹理就是他也不禁咋舌,也幸亏白用冰晶铠甲抵挡了大部分威力,否则恐怕今天他只能一个人来了。

    可即便如此,白的伤势是否恢复到了能够足以战斗的程度还是存疑,他明白,忠实将自己视为他的工具的白是不会在这点上表现出任何软弱的,因为那会失去工具的意义。

    想到此处,即使是再不斩也难免心中担忧。

    “小樱,保护好达兹先生,不能离开我太远。”这边的卡卡西则似乎完全不担心佐助的样子,在为和再不斩的最后战斗做着准备。

    “看来你们都一样,是一定会来阻止再不斩先生对吗?”又一次拼刀中,白看着眼前的佐助说道。

    面前这个少年自信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几天前的鸣人,虽然从短暂的交手来看,这个少年还非常稚嫩,和前几天遇到的金发少年显然不在一个层级,可白还是有预感这个人同样会很难缠,尤其是他此时并不是平时的状态,每次用力时,腹部的伤就会发出撕裂般的痛楚。

    “你在开玩笑吗……”佐助哂笑一声,同时手中苦无用力地压迫过去。

    “那么抱歉了。”白似乎不意外佐助的回答般说道。

    是的,个性温柔的白只是想亲耳听到对方的回答,好让他下定决心。

    “秘术·千杀水翔!”

    白单手持千本抵住佐助的苦无,另一只手快速单手结印,两人周围原本因为佐助击破水分身而剩下的水在白的控制下漂浮而起,化作一根根锋锐的水之千本。

    “竟能够单手结印……”佐助心中一惊,显然没有想到可以这样,刚交手对方就打破了他的常识。

    可此刻已经来不及让他惊讶了,眼瞅着那周围聚集的水之千本就要将他扎成刺猬,佐助本能地开启写轮眼,同时全身所有的查克拉都在极速像脚下汇聚。

    “轰——哗啦!”

    无数的水之千本撞在一起,硕大的水花在半空爆开,然而那撞击的中心,却不见佐助的身影。

    “消失了?!”白心中一惊,本能驱使他连忙快速后退。

    “你想去哪?”却不想在后退的时候,身后这时传来了佐助的声音,白想也不想地挥动手中千本反身横扫。

    却见佐助好似早有预料般轻松低头躲过,随即趁着此刻白旧历已去新力未生之际,一脚狠狠地印在白的胸腹之间,将白踢了出去。

    “你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快嘛。”没有继续追击,佐助冷笑一声说道。

    要是鸣人此刻在场的话八成又要吐槽二柱子同学装比了,连他在和白交手的时候也不曾表现如此游刃有余,他都是疯狂压制流,生怕会被对手的冰遁的教做人。

    “哇!”白半空翻转落地,却忍不住一口血涌了上来,顺着面具洒落。

    “果然……”再不斩见到这一幕眉头一皱,知道白的伤势恐怕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白,你在干什么,这样下去没命的就是你了。”再不斩此刻忍不住大声提醒着白。

    他这是告诉白不要再拖延下去,一口气解决这个小鬼才是关键,快抛弃那种无聊的战斗方式。

    没有人比再不斩更加了解白的温柔了,除非遇到真正的生死关头,那孩子轻易不会用出全部实力,这也就导致明明能够一下子解决的对手,却总是瞻前顾后磨磨蹭蹭,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给他磨蹭了。

    “是的,再不斩先生,我明白……”带着染血的面具再次站了起来,白身上的气息此刻与之前截然不同。

    “这寒气……”由于离得最近,佐助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异常,四周的空气骤然变得寒冷了起来,甚至到了脱口成霜的地步,他立时警觉。

    然而,接下来白发动的招式,可不是单靠警觉就足够的。

    “抱歉,我本不想对你们第二次用出这招的,但是看起来再不斩先生已经有些生气了。”白对着佐助说道。

    不知道是是不是受到周围气温的影响,佐助感觉此时对方的语气同样降至冰点,令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秘术·魔镜冰晶!”

    随着白手中的印完成,佐助四周的水汽开始旋转,并且顷刻间化作了宽面镜般的寒冰,数块冰晶由高到低组成了一个半圆形,正好将佐助包裹其中。

    “这是什么忍术?”显然,此时的局面超出的卡卡西的预料,看到这一幕的他不由心下一沉,他万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还是一位血继限界的掌握者。

    清楚血继限界还不是现在的佐助能够应付的卡卡西此刻也顾不得防备再不斩了,脚下用力飞奔向那边的冰晶牢笼,试图救出佐助。

    然而……

    “你的对手是我!”再不斩不出意料地及时挡在卡卡西的身前,冷笑着说道。

    “你也不用白费力气了,白竟然用出那一招的话,那个小子的死已经是必然。”再不斩充满恶意继续说道。

    他这不只是在压迫卡卡西的心里,更是对白有着绝对的信心,这招发动之后,他还没有见过有人能够活着走出来过。

    此刻不知道身在何处的鸣人表示:“你说啥?”

    然再不斩说得其实没毛病,他确实没有“看见”有人活着走出来。

    “镜子?”此时深处魔镜冰晶中的佐助全力观察着周围,试图寻找脱身的机会。

    “唰!”

    就在这时,一道千本从身后极速飞向佐助,感到身后风声的他连忙闪躲,可惜还是慢了一步,被千本划破了手臂。

    “唔……”佐助痛呼一声,立刻转身,却发现身后寒冰组成的镜面空无一物。

    “唰唰唰!”

    接着,四面八方无数的千本袭来,哪怕是开启了写轮眼的佐助此刻也是无处可躲,只能全力护住自身的要害。

    “啊——!”

    魔镜冰晶中的惨叫传至外面的人耳中,不同于再不斩此刻得意的神色,卡卡西和小樱二人此刻脸色都十分难看。

    “对不起,达兹先生,我必须要去救佐助君。”眼见卡卡西被再不斩缠住,焦心忧虑万分的小樱做不到无动于衷,她向身后的达兹的道了声歉,便手持苦无飞也似的地奔向佐助那里。

    而一直受到几人保护的达兹此刻也非常合情合理地表示同意。

    “什么?”正打算从外击破寒冰的小樱还不等靠近,就发现镜面上浮现了白的身影,一脚将她踢飞了出去。

    “啊——”落地的小樱痛呼一声,就在她挣扎着要起来的时候,一道千本已经飞速射了过来,正对着她的额头中央。

    “小樱!”卡卡西见此不禁目呲欲裂,然而此时再不斩就在身边的情况他却根本无法做出救援,眼瞅着小樱就要命丧黄泉。

    然而,就在这所有人都以为小樱即将香消玉殒的当下,一只手蓦地出现,两指轻轻夹住了那根致命的千本,同时传来了略带调侃的声音。

    “喂,没想到你变得这么心狠手辣了,看来你才算真正的成长了呢。”把玩儿着手中的千本,鸣人略带捉狭看着对面的白,即使有面具遮挡,他也大致能够想到对方此刻的表情。

    “鸣人!”小樱看着眼前的金发背影,她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个不好相处的同伴是这样可靠,劫后余生的她此时忍不住模糊了双眼。

    “哼!”

    “呼~”

    再不斩和卡卡西两人面对鸣人的突入则是一个恼怒地冷哼一声,另一个则长长地出了口气。

    尤其是卡卡西,此刻竟不禁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时隔多年,他差点再次失去同伴,比起这些,之前有关对鸣人的某些看法在这关键时刻拯救了同伴面前都瞬间烟消云散了。

    “是你……”看见鸣人的出现,白此刻不禁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全胜的自己尚且用尽全力在鸣人面前勉强逃脱,此时不但重伤未愈,更可能面对鸣人和佐助的前后夹击,白此刻的心不禁沉入了谷底。

    “看来你有好好招呼我的同事呢……”鸣人歪头越过眼前的白看了一眼魔镜冰晶中狼狈的佐助略带感叹的说道。

    他本来是不想来的,因为他确实有些厌烦了这一路上“必然发生”的事,只不过他后来才突然反应过来,剧情中好像没有“自己”的爆种,佐助怕不是就死球了,这才赶紧放下玩了半天的武士刀紧赶慢赶地过来。

    因为九尾那混蛋一直不现身的关系,他都几乎忘了这一茬了,好在关键时刻还是赶上了。

    他再怎么不在乎卡卡西等人,也不能眼瞅着工作同事去死,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还是得就救一下的。

    “你……看来你也受伤不清,不如你投降吧,我也的确没有什么兴趣和这样的你再打一次。”注意到面具上的血色,鸣人大致猜到了白的身体状况,直截了当地说道。

    修炼了这么多年螺旋丸,他几乎可以算得上最了解这个术的人了,即使没有挨实,那也不是两三天能够恢复的伤势,毕竟白的血继界限只是冰遁而已,又不是生命力爆表的木遁。

    “确实……现在的我早已经不是鸣人君的对手了。”出乎意料,白没有否认鸣人所说的,而是平静地承认了,随即他又接着说道:“不过作为一个工具,只要再不斩先生还没有放弃,我是没有资格决定投降的,所以抱歉了鸣人君,我必须在这里杀死你们才行。”

    哪怕是明知不敌,可白对于自己身份的执着让他即使付出一切也不能表现得让再不斩失望。

    “工具吗,还真是扭曲的认知,你也好,那边那个没眉毛的家伙也一样。”听到白的答案,鸣人叹了口气说道。

    明明是两个内心相互珍视的人,却不知道为何非要表现出这般扭曲的羁绊,这个世界的人有时候真是让他看不明白。

    不过既然如此,鸣人也没有继续劝下去的打算了,他本身也并不像原来的鸣人那样擅长口遁,说不出什么感动心灵的话,能做的也只有成全对方的觉悟。

    乌光一闪,轻薄细长的苦无出现在他手中,鸣人收起笑容,身形一动已经电射而出,毫不留情地直取对面的白。

    “叮叮叮叮!”

    苦无和千本不知道在这一瞬间多少次撞击,后面观战的小樱甚至看不清两人交手的动作,只能勉强看到溅射的火花中,两道模糊的影子纠缠在一起。

    “好厉害……”小樱看得目瞪口呆,甚至差点忘了魔镜冰晶中和刺猬差不多的佐助,直到现在,她才真正认识到鸣人已经远远地将他们抛在了后面。

    而与此同时,那边的再不斩与卡卡西也终于动起真格了。

    “雾隐之术!”

    “通灵·土遁追牙!”

    似乎不止再不斩见鸣人出现后明白白身处险境必须速战速决,卡卡西同样被之前的意外频出弄出了心理阴影,也没有拖下去的意愿,两人纷纷拿出了看家的本领。

    然而到底再不斩和卡卡西相比,底牌还是太少了,哪怕是想明白了上次输了原因,懂得规避写轮眼,可比起复制了上千个忍术的卡卡西,他的手段与应对早就被洞悉的一清二楚。

    借助一开始故意被再不斩刺伤而将自己的血液留在其身上,卡卡西用土遁的方式通灵的猎犬们突然从地面钻破而出,将毫无防备的再不斩制住。

    “这是……”本以为借着浓雾万无一失的再不斩骤然大惊,然而还不等他想办法挣脱,浓雾中卡卡西那里已经传来了刺耳的雷电激鸣。

    “再不斩,就到此为止了!”招牌的绝技【雷切】使出,卡卡西手握湛蓝色的雷光,宣布着再不斩的灭亡。

    “再不斩先生!”这时,已经在鸣人的攻击下捉襟见肘的白突然惊觉,知道再不斩危在旦夕的他拿出了拼命的架势,即使是以伤换伤也要挣脱鸣人。

    然而,别说是此时受伤的白,就是全胜时候从鸣人手里逃脱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此刻想去救再不斩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白陷入疯狂般,舍弃了全部的进攻,只拼命寻找哪怕一丝能够脱身的空隙。

    攻击方式的骤变,作为对手的鸣人自然是明白原因,他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那边卡卡西是动真格的了,心中略微纠结了一下后,他轻松地架开了白拼命的突刺,随后却是向后退了两步。

    “真是无聊……算了。”白的举动不知为何,让他突然觉得这场战斗自始至终就没什么意义,无聊得撇了下嘴,他终究还是没有试图去阻止白的献身行为。

    “谢谢你,鸣人君。”鸣人的动作让此刻的白心领神会,他最后感激地看了一眼鸣人,立刻发动了冰瞬身。
  http://www.vipxs.la/116_116048/396649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