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网游小说 > 去他的火影梦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意外的冷酷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意外的冷酷

    也许是见同伴被杀死,让这位剩下的鬼人兄弟已经没有了任何斗志,卡卡西只不过是随便问了问,这人便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至此,大家也就弄清楚了,这鬼人兄弟正是被雇佣而来刺杀任务目标达兹的,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尴尬的情况。

    那就是在木叶的任务分级体系中,其中C和D级任务理论上是不涉及忍者争斗的,不管是来自五大村的忍者还是一些流浪忍,只要会作为敌人出现,那么任务的等级起码是B级以上。

    显然,这位达兹先生在发布任务的时候撒了慌,故意隐瞒了任务途中,有可能遭到忍者袭击的事实,以此来降低任务报酬,这也是卡卡西要和他谈的事情。

    “对不起……”面对卡卡西的质问,达兹倒是没有狡辩,而是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酒鬼模样,先是诚恳地向几人道歉。

    随即达兹道出了实情,他语气低沉的说:“我的确是欺骗了你,可这也是无奈之举……”

    达兹将波之国贫困的现状以及被国际海运商人卡多威胁的事都交待了出来,重点自然是他目前的凄惨的现状,说道最后更是声泪俱下,声称自己要是死了,剩下女儿和小外孙孤儿寡母可怎么活。

    反正是怎么惨怎么说,就差直接告诉鸣人他们,如果放弃任务就等于杀了他全家一样了。

    “……”

    听完这一大通的诉苦,第七班的几人都是面面相觑,有些左右为难。

    放弃任务吧,都到这了,眼瞅着离边境海岸也多少路程,在加上达兹的添油加醋,让佐助和小樱二人都有些不忍,担心放弃任务真的会被动该死达兹一家人。

    可继续吧,又违反任务原则,劳动和收益也极为不平等,一时间有些纠结。

    鸣人无所谓,去也行不去也罢,反正修行的时间的都耽误了,不过考虑到都到这了,行李什么都准备了就这么半途而废有些不值当。

    再加上知道后面还会遇到再不斩和白,他也有意会一会他们,所以总的来说鸣人还是倾向继续下去的。

    当然,这和达兹完全没有关系,鸣人清楚的很,这一趟下来要是不同于剧情中那样,再不斩最后发疯将卡多一行人干掉,那么修那座桥无疑于白费力气,根本不会在任何层面改变波之国的现状。

    并且就算是这趟像剧情中那样解决了卡多,对这个国家来说也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上层的剥削会依旧,平民日子也松快不到哪去,并且还会随时防备着下一个卡多,照样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这就是这种没有丁点海权的岛国宿命,整个国家就是那种倒持太阿授人以柄的状态,吃枣药丸。

    所以鸣人此时的心态就是旅行顺便涨涨见识,桥修不修,波之国以后会如何,这些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中。

    此刻他想的是以他的水平,能不能战胜有着冰盾血继界限的白,与再不斩又有多大的差距,

    他自然没有因为简单解决一个鬼人兄弟就认为自己又行了,这样的菜鸡和水木差不多,成不了衡量实力的标准。

    就如剧情中佐助所说的那样,“一流的忍者,哪怕是第一次见到对手,也能大致清楚敌我实力的差别。”

    鸣人现在自然没有那么玄乎的感应,他只能隐约判断对手是不是会对他造成威胁。

    比如水木,比如鬼人兄弟这些,他对上这种人表现的游刃有余是因为完全感受不到一丁点的压力。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卡卡西,即使卡卡西目前为止还没有一次抬起护额露出标志的写轮眼,但那种来自强者隐隐的压力鸣人却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得到。

    这让他自然不敢小觑再不斩,他可是记得,剧情中遇到这位雾隐的鬼人第一时间,卡卡西就掀开护额,准备全力以赴了。

    所以这次如果继续的话,他的目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白这位年龄相仿,却十分出色的血继忍者。

    “你们的意见呢?”在鸣人脑子里盘算再不斩和白时,卡卡西似乎是已经拿定了主意,不过一向不喜欢独断专行的他还是询问了下鸣人三人的意见。

    “……那继续吧。”在一旁达兹紧张的注视下,鸣人摊了摊手表示随便,佐助和小樱想了想后点头决定继续。

    显然二人还是没有抵过心中的柔软,不忍心达兹口中的惨事发生,决定完成他们这第一次的C级任务,保护达兹直到完成大桥的修建。

    随着几人的意见达成一致,在等待附近巡逻的中忍到来接收鬼人兄弟之后,第七班四人就继续护送着达兹向波之国进发了。

    几个小时的路程后,随着一行人靠近国境的出海口,大雾开始弥漫,等到他们遇到在这里准备摆渡他们去波之国的一个大叔时,大雾已经将能见度降到了最低。

    这位大叔一看就是达兹的同伴之类的,穿着打扮和其差不多,就连头戴的斗笠都是相同款式的。

    一行人先后上船,上船的时候鸣人注意到船尾的发动机,和他前世那种机动小艇的抽拉式启动的引擎几乎没有区别,不禁又在心里吐槽着这里点歪的科技书。

    明明燃气化以及电气化都做到了,电视、冰箱、发动机都有,可是却没有火药武器,没有飞机,真是有够奇葩的。

    “雾好大啊,能够看得见吗?”上船后,小樱环顾四周,忍不住问向这位持浆划船的大叔。

    同时卡卡西和鸣人都注意到,明明船上有发动机,却靠着这么原始的摆渡方式,想来时有什么隐情。

    “快了,再往前一点应该就能够看到大桥了,之后顺着大桥就能到波之国。”没有回答小樱的问题,大叔言简意赅地说明了一下便闭口不言了。

    似乎是为了堵他们的嘴,这人索性直接将可能会被问的事情一块说明出来的样子,而GET到这点的他们几人也就不在出声了。

    就这样,果真如这个大叔所说,没有多久,半座还在修建中的大桥就在雾中一点点显露出身影,之后众人随船穿过桥洞,就正式进入了波之国。

    似乎到了这里也就没有了威胁一般,大叔放下手中的船桨,开动引擎,速度顿时提升了上来。

    “好了,总算是平安过来了,之后你自己小心点吧。”靠岸后,中年大叔似是松了口气地对达兹说道。

    “我知道,辛苦你了,谢谢。”达兹笑着点点头。

    随后,等众人下船之后,中年大叔挥了挥手告别,便驾船快速离去了。

    “真是麻烦,看来下次来的恐怕就不是中忍了……”一路上不做声用心观察的卡卡西此时心中叹了口气。

    从这人和达兹表现来看,卡卡西已经感到这一趟不会轻松了,连回国都需要如此的谨小慎微,看来卡多对于这个国家的威胁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卡卡西认为接下来很可能会面对上忍级别的对手。

    想到这里卡卡西便有些头疼,他特地调换任务原本是考虑到任务时间长,能够让第七班的三人在任务途中磨合的更加有默契,然而一个没有多少报酬的C级任务,却可能面对上忍级别的敌人,得不偿失却是必然的了。

    第七班成立以来,鸣人的种种表现自然逃不过的他眼睛,作为一名上司,鸣人每次都能完美的完成任务这让他很满意。

    可同样作为第七班的上忍指导,他自然发现了鸣人与另外两人之间,包括和他的那种隐隐的疏离感,这些都体现在鸣人每次解散之后总是第一时间离开,即使他主动提出一起第七班吃饭之类的活动邀请也被婉拒。

    这种隐隐脱离集体的作风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每当想到这,他就有些后悔那天提前让鸣人回去,可当时在鸣人独自抢到铃铛的前提他也确实找不到理由将其留下来。

    从他接手第七班开始,似乎事情总是不顺利,而眼瞅着这次任务不知不觉又偏离了他的预想,卡卡西此时不禁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作为上忍指导带班了。

    他不由回想起他作为小队成员在四代目麾下的时光,那时他和带土虽然总是拌嘴吵架,琳在一旁劝解,三个人彼此的关系却这样一点点的进步着,再对比此时的第七班,卡卡西不禁心里叹了口气,想到这个时代的小鬼真是难对付。

    三人中,小樱一直不懈地接近着佐助,眼里也只有佐助,完全起不到琳那种小队润滑剂的作用。

    佐助则因为过去的原因,好胜心超乎寻常的强,虽然表面往往不动声色,不会像带土那样叫嚷着什么,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和鸣人较劲的机会,哪怕是在除草这种D级任务里,也要比鸣人快才行。

    至于鸣人……老实说这是卡卡西最头疼的一个了。

    他完全看不透这孩子心中所想的是什么,在他看来,鸣人就好像除了单纯的变强,对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丁点兴趣。

    甚至卡卡西都希望鸣人在佐助的较劲之下能够反击回去,吵一架或者打一架都比现在这种淡然平静的样子要好的多。

    能面对同伴的竞争乃至挑衅,这在成年人这里可以理解为器量深远,可在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身上,那就要换一种解读方式了。

    这代表鸣人本身根本不在乎佐助乃至小樱,无论另外两人怎么样,都不会被鸣人放在眼里,这显然不是卡卡西认为同伴之间该有的态度。

    尤其是今天,卡卡西更是见到了鸣人漠视生命的一面,这难免让他心生警惕,要知道,现在可不同于他的那个时候,毕业就代表着上战场同不同的人生死搏杀。

    自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距今已经有快十五年了,他真的很难想象生长在和平年代的鸣人第一次面对敌人就能如此坦然地痛下杀手。

    现在回想刚才的一幕,即使卡卡西这样的忍者也不得不承认,那真是完美的一击,是速度与技巧的巅峰组合。

    他当时看得很清楚,从对手冲向鸣人,到结束战斗的短短时间中,鸣人几乎全程都仿佛无害的小动物一般安静,只有在挥动苦无划开对手咽喉的瞬间才展露真正的獠牙。

    杀气一发即收,完美的隐藏杀意技巧,卡卡西真的很难想像这是鸣人第一次杀人,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将短刀刺入敌人胸膛时,那被对手温热鲜血泼洒在脸上,几乎握不住刀柄的感觉,再对比鸣人杀掉鬼人兄弟后淡然好似吃了片面包一般的神情,即使是他也不禁感觉脊背发冷。

    所以到了现在,这次的任务也许会很麻烦,可鸣人对他来说才是真正要重点关注的。

    “看来,要找个时间和这孩子谈一谈了。”看着走在前面鸣人那神似四代目火影的背影,卡卡西在心中想到。

    阳光、率直、温柔,这些四代目火影所具有的美好特质遗憾地没有在此时的鸣人身上体现出来,取而代之的是漠然、内敛、无情,卡卡西不希望也不认为这是一个孩子所应该拥有的模样,尤其是还作为村子里重要的人柱力。

    他不敢想象一个对一切都不在乎,漠视生命的人柱力以后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所以他决定要趁着噩梦没发生前,必须扭转鸣人的这种倾向。

    不提此时卡卡西心中的此起彼伏,鸣人那边则是一直在留意着周围,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剧情中在到达达兹家的路上,就会遇到再不斩的第一波袭击,为了防止翻车,他自然要小心戒备着。

    也亏得他不懂读心术,要是他知道此时卡卡西的内心活动恐怕要笑得仰过去,并表示自己不是个“热血笨蛋”还是真是对不起呢。

    在众人的歧视中孤独生存到现在,要是还能像原鸣人那样没心没肺才是奇怪的事情吧?

    放着村子英雄的后裔不闻不问,到了现在了,让他“活泼”、“开朗”,要是知道卡卡西所想的话恐怕鸣人都会以为其怕不是个神经病。

    也许原鸣人会如此,那是因为原来的鸣人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角”,没有那些超越常识的性格特质这部以其为名的漫画还有什么好看的呢。

    但抱歉他并不是,他只是一个无辜的穿越者,穿越之前也就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情感思想也是普通人的范畴,感受到恶意会愤怒悲伤,哪怕是因为时间而习惯了也做不出那些“唾面自干”的事情,只会用小本本记在心里,等着日后一起清算。

    这才是“普通人”的思维不是吗,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像原本的鸣人那样多累啊,要原谅一直歧视他的木叶众人,要原谅杀死师傅自来也以及(当时认为)雏田的佩恩,甚至要去原谅直接害死他父母的带土。

    这已经不能单纯用心胸宽广来形容了,这是天使、这是圣人,原本的鸣人是真的甘愿自己独自承受痛苦而同时去倾尽全力理解别人的那种人。

    他在这点上佩服鸣人,服气鸣人,但这并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而他恰恰就是个普通人,他没有丝毫的意愿去理解那些伤害他的人背后是什么动机或者理由,他只想对这些人竖起中指,并且把他们干碎,然后在他们的坟头上蹦迪而已。

    所以去他的互相理解,去他的狗屁破解仇恨连锁吧,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才是他的处世之道,即使他偶尔也会为了一些目的有意的去表演,但这个大前提却是不会变得。

    至于说他冷血,这点鸣人确实不好反驳,他的确同样有些诧异于自己之前动手时的冷静自然,不算水木那次,这也真的是他两辈子第一次杀人。

    并没有传说中第一次杀完人想吐的恶感,甚至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现在回想起来,在鬼人兄弟冲向他的时候他脑子里好像根本没有杀以外的选项,就好似一切都理所当然一般,这点也让他自己十分诧异。

    “难道我其实是个冷血的变态,只不过前世的和谐社会救了我?”想到这里,鸣人不禁这般扪心自问。

    然其实他和他的那个年代大多数城市孩子一样,哪怕到了上班的年纪,却连鸡鸭鱼都没有杀过,他还记得他前世杀过最大的生物是一只耗子,还是和宿舍里哥们在一阵大呼小叫中一齐完成的首杀。

    没想到到了这里,却已经丝毫不在乎双手沾染的血腥了。

    “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话说的一点没错。

    想他一个成长在祖国新社会的好青年,到了这里却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忍者,可见环境真的能改变人。

    “嗯?!”这时,一直注意着周围动静的鸣人,身体微微一顿,随即他想也不想地掏出苦无,对着侧前方的灌木丛便飞了出去。

    “来了吗。”看着侧前方的灌木一阵抖动后恢复平静,鸣人在佐助等人意外的注视下走过去捡起一只被苦无击杀的雪兔,心中确认道。
  http://www.vipxs.la/116_116048/396649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