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网游小说 > 去他的火影梦 > 正文 第六章 同学

正文 第六章 同学

    忍者学校的生活对于鸣人这个有着成年人灵魂的穿越者来说,实在是乏善可陈。

    他不是前身,没有那个精力四处作妖玩闹,加之还在装哑巴状态中,故而每天的生活如同平静的湖面一般毫无波澜。

    每天的日常就是早上上学下午回家,这规律的作息差点让他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前世的社畜摸鱼生活呢。

    不过这种生活他并不讨厌,他明白真正的原始积累大抵是从这样的阶段开始的,尤其是因为上学的关系,他现在可以明目张胆地在家练习语言知识,使得他的目前的语言水平迎来了一个飞速增长期。

    是的,从开学后的两个礼拜的课程中他了解到,目前上课的内容多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比如简单读写或者绘画之类的,忍者相关的课程还没有开始。

    虽然他很期待查克拉提炼术,但是仔细想想也觉得学校的安排比较合理,毕竟年龄还小。

    要知道,如果按前世算的话,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在上幼稚园呢,所以他完全不着急,时间显然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故而鸣人也并没有如他前世看过的一些同人小说中一般,五六岁的年纪就开始什么几百个俯卧撑,腿上绑铅块什么的。

    开什么玩笑,那么练的话人柱力也撑不住啊,正在成长五六岁小孩那么做的话,稍不注意就会造成骨骼畸形之类毛病,在他看见那不叫修炼,那叫嫌命长,是故意给自己人生增加难度的愚蠢做法。

    他现在只要按部就班的自然成长就可以了,加上他熟知剧情的关系,他没理由会弱于原本的鸣人。

    反而是他如果太张扬,起到反效果的可能性还更大些,毕竟剧情可以说就是他的金手指,任何无意义的影响原本剧情都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除非他强到可以无视这些那就是另一个说法了,目前来说,他还是稍微苟起来一点比较稳妥。

    他也正是这么做的,两个星期的学校生活,不同于原来的鸣人,他活的就好似是个透明人,有时他暗自猜测,班级里的那些小家伙说不定还有人叫不出他的名字呢。

    当然,这里面肯定不包括他的小媳妇雏田,就在前几天这个小丫头终于忍不住,强忍着害羞来到他的桌前,递上了一瓶草药,用蚊子差不多的声音请他多保重身体,随即便小脸通红地转身跑开,看得他当时在心里不禁哈哈大笑。

    这当然不是不是笑雏田,后面想来,当时他多半是在笑自己,毕竟一个成年人面对一个五六岁小丫头的真切关心,这确实让他感到有些怪异以及好笑。

    这也无关风月,只是心理年龄的代差所导致的,这说明他其实并没有如他想象中一般适应自己这个新身份,对接触事物的视角还停留在原地罢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那份关心所带来的暖意他也的确是收到了,这对于每天行走在村民鄙视厌恶目光下的他来说,就像生日蛋糕一般美味。

    而瓶草药他不但收下了,还特意在每天上学前涂抹一些在喉咙处,并刻意不再穿高领的衣服,为的就是让小雏田能看见,算是他无声的感谢。

    ……

    日子就这样平淡而带有些许温馨中过的飞快,不知不觉,鸣人已经在学校带了三个月了。

    这段日子平静的难以置信,让他自己都很难产生什么实感,不过收获却是实实在在的。

    首先,他现在不但可以做到完全无视村子里人们的恶意以外,还找到了不少属于自己的乐趣,比如他就经常在雏田悄悄观察他的时候回头,通过目光交错来欣赏小丫头害羞时红苹果一样的脸蛋儿,作为一个成熟男人来说,这十分不要脸且恶趣味,但他显然乐在其中。

    其次就是他的语言大关通过这好几个月的学习基本上被他攻破了,现在的他就“听”这方面可以说是完全没问题了。

    “说”的话的则谦逊,因为他在装哑阶段只能在被窝中自己悄悄练习,他自己听来还是有比较严重的口音,不过相信随着时间的过去,终究可以做到和原身一样的水平。

    当然,他对于原来的鸣人的口癖是不感冒的,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希望能找到个合理的理由去掉,毕竟在他这个成年人看来,每句话的句尾都来“嘚哇油”实在是怪怪的,都不如“真茶包”(日和)。

    而同时因为语言能力的突飞猛进,他在医院那边也适当地释放出些许恢复的意思,按照他所知的“癔症性失语”患者的恢复阶段表演给医生看,制造自己在逐步康复的表象。

    这使得医生也很开心,见他恢复良好,所以取消了药物辅助,而心里辅导也改成了一月一次。

    这对鸣人来说也是个好消息,不但意味着他不用经常性地去转换影帝模式外,更令他感到轻松的则是不用每次治疗回家就抠嗓子催吐了,那的确是不能算是什么愉快的体验,每次催吐第二天嗓子都疼的要命,多亏了小媳妇雏田的草药,否则真变成哑巴都说不定。

    而在这三个月中,学校的授课范围也悄然生息地发生着改变,最大的不同就是坐在教室没的时间变少了,从开始的一整天到现在的午饭后就开始户外课也说明他们这群小家伙要真正开始学习关于忍者的技能了。

    当然现在这阶段还主要停留在让他们操场跑圈以及一些体术的基本动作,就连投掷道路手里剑都是昨天刚开始的项目。

    不过即使是这些鸣人也学的很认真,毕竟对于前世一个普通人来说,这些基础技能对他来说可谓是新鲜感十足,尤其是教授手里剑投掷的时候,哪怕是没开刃且缩小了尺寸的道具手里剑,拿在手里的时也能感觉出那种忍者范儿顿时上来了,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漫天手里剑脱手而出,将敌人一网打尽的快感。

    故而,他学的十分快乐且用心,甚至昨天第一次手里剑课上居然有一次十米靶正中靶心的好成绩,让班里的一群小家伙们都惊讶起来,就连那个一直酷酷的佐助都愣了一下,不过当他看到鸣人看向他时又顿时不屑地轻哼一声,仿佛在说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之后的课上可以看出这位宇智波的小少爷拼命地想证明自己,一直到下课仍旧不愿意放弃,非得同样命中靶心不成,看得鸣人心中好笑。

    他那下其实纯是蒙的,一整节课下来,他就在没有命中过中心,甚至上靶都屈指可数,班级里的大多数小家伙也是如此,毕竟是一第节课,又大多数都是第一次接触手里剑,所以各种搞笑的结果自然而然不可避免,比如牙在投掷的时候差点就将手里剑扎在旁边吃零食的丁次屁股上,给伊鲁卡老师吓出一身冷汗。

    也只有高傲的宇智波才会因为一次偶然的正中靶心而偏执地想要证明什么吧,鸣人心里想到。

    不过即使略微偏执,其实目前的佐助在他看来仍旧是个略显高傲的孩子而已,虽然和他一样在班级没什么朋友,但偶尔却能听见其和大家一样的笑声。

    想到这样的孩子在后面成了那样的一个复仇者,鸣人心里就忍不住叹息,同时感慨于宇智波一族的扭曲。

    从斑开始,止水、带土、鼬乃至佐助,他们每个人似乎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最极端的那条路,从而引发了一个个难以挽回悲剧,这已经不能单单用外部环境以及偶然来解释了,只能说整个红眼病家族,就是带有这样的基因。

    在提到的这几位中,最令人同情的无疑是佐助了,因为只有他是完全被动接受命运的摆弄而不是因为某些在鸣人看来十分可笑乃至不可思议的理由做出选择的,和前面提到的人不同,佐助是没得选择,他一生都是按照鼬、带土,甚至木叶给出的道路上盲目狂奔,即可悲又可叹。

    如果可以,鸣人真的不愿意见到这个有些傲娇的孩子走上那样一条不归路,可惜,他没有那份阻止悲剧的力量。

    夜晚,坐在自家窗边的鸣人抬头看着漫天的星辉,心里不知向谁问道:

    “真的存在改变一切的力量吗?”
  http://www.vipxs.la/116_116048/396649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