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我在深宫抱大腿 > 正文 第24章遭火烧

正文 第24章遭火烧

    “你们且先回去,待久了反生疑虑。”

    燕珏眸眼深沉,听完后沉默了一阵让两个药童先行离开,免得让医馆里的衙役们起疑心。自药童走后黎照便心绪惆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终把茶盏往前一推气愤道:“岂有此理!”

    “我听着也来气,简直畜生不如。”怀庭附和道。

    “呸!”

    黎照怒叱:“拿他与畜生相比都贬低了畜生,我曾……曾听传闻这城令官原也是个满腔抱负的人,没想到竟这般人面兽心!”

    她气急差点把三年前遇到城令的事给说出来。

    燕珏说:“人心是贪婪的,一旦尝到欲/望被轻易满足后的滋味,便回不了头了。这城令原是寒门出生,入仕前吃过不少苦,身边又都是些阿谀奉承的小人,就是满腔抱负也会变成狼吞虎噬。”

    “若真如药童所言,恐怕这城令不会放过我们。”黎照刚说完就听到外头的动静,于是靠近窗棂向外瞄了眼,发现穿着一身蟹壳青色的官员正在院子里与捕头交头接耳说着话,“城令到了。”

    燕珏将贴身腰佩递给站在床尾的怀庭,“汝阳新上任的刺史孟邑,应在三日前抵达。城令昏聩无道,恐这澧城地牢多有冤案,请他速来监查。”

    汝阳离澧城最近,虽然往返的道路有些崎岖。

    “是,不过外头现下已被围住,恐怕……”怀庭武功再好也没法子在十数双眼睛底下溜走,况且主子此举便是不准打草惊蛇。

    黎照拍拍胸膛,“我有办法,你只需趁乱飞墙出去即可。”

    说完,黎照便原地活动活动筋骨、清了清嗓子后嘭的一声踹开门,像个泼妇似的站在院子中央骂骂咧咧:“人都死哪去了!药怎么还没煮好,连壶茶也不上,若是殿下有个好歹你们的脑袋都别要了!”

    院中把手的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黎照趁热打铁,无中生有的指着站在门边的衙役怒道:“你刚说什么?敢骂殿下矫情!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我、我没说话呀。”

    “还敢翻白眼!”

    黎照不给衙役委屈的机会,径直跑上去拽着他的头发和衣服就是乱扯乱挠,嘴里嚷嚷着要治罪于她。衙役想要反抗,但一出手就被黎照暗地里手腕、指关节往上一扭折断骨头。

    衙役痛的张嘴大叫,黎照捂住他的嘴巴,自个哀嚎:“你敢打我,我可是殿下的近身婢女!”

    说罢,又掰断他一根手指。

    院子里的其他人终于跑上来拉架,熙熙嚷嚷的乱的不成样子。怀庭趁此机会翻出窗户,在夜色中神态轻盈的跳上围墙消失不见。见他顺利出去了,黎照也不再演戏,抬腿把衙役踢开。

    “姑娘息怒。”城令官笑容可掬的走上前,恭敬作揖,“是本官管教不严,致使下属冒犯姑娘。你们几个还不速去煎药、泡壶好茶送来!”

    黎照发现他竟与三年前毫不一样,曾经清瘦的一个人如今脸油鼻圆,就连身量也敦实了不少,看起来不止肚满肠肥连说话的表情也十分猥琐。

    果然是相由心生。

    “算你识相。”黎照抱臂昂头,演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城令笑着说:“不知殿下伤势如何,下官可否进去拜见?”

    “且候着,我去禀报。”

    黎照掉转头走到屋子里,不久探出脑袋说:“进来吧。”

    城令恭敬的走进屋,略抬眼看向床榻的位置,见燕珏神态虚弱,心里打定了算盘。他立在床前五步外的距离,拂衣跪地请罪:“不知殿下驾到,下官有失远迎,请殿下降罪。”

    “不知者无罪,大人请起。”燕珏咳了声,抬手示意他起身。城令谢过恩,虽然站了起来但依然谨小慎微的弓着背脊,低着头目不敢视、一副恭顺道:“听说殿下在澧城遇刺,下官定会严查此事绝不姑息歹人。”

    说话间,城令朝门外使了个眼色,捕头便捧着只铺红绸缎的小匣子走进来,匣子里是支通体雪白的人参。

    “雪参入药可补元气、清巫毒,望殿下早日康复。”

    “城令大人有心了。”燕珏颔首阖上眼帘,黎照赶紧说:“殿下如今需要休养,你们先退下吧。”

    “下官告退。”

    城令笑眯眯得作揖离开,前脚刚踏出屋门,脸上的笑便收的无影无踪,他扭头问捕头:“你之前说随四殿下一起的有几个人?”

    “算上殿下共三人。”捕头说完察觉到不对劲,惊呼:“少了一个!”

    “速将澧城所有出入口关闭,再派些人手去把找,决不能让他逃出去城。”城令谋算该怎么走接下来的路,瞒骗过燕珏等人,有衙役将两个药童提上前禀报。在得知自己在澧城所为皆已被燕珏知晓后,城令脸色大变,旋即心中生出阴霾。他看了眼正在廊下煎药扇火的大夫,意有所指的告诉捕头及衙役:“天干物燥,这医馆陈旧失修容易出事,让大夫煎熬的时候小心着点,别把屋子给烧了。”

    黎照看着院子里交头接耳的几个人,心里十分不安,关了门后想去同燕珏说几句话,发现他脸有些发红,额发早已汗湿,一模烫得厉害。她赶忙找来大夫,开了灭毒消热的药给他灌下肚。

    担心他半夜再发/热,黎照也不敢走远,靠在床边守着。也不知阖眼睡了多久,黎照隐约闻到股烧焦的味道,一睁眼发现窗棂外大片火光,浓烟自缝隙传入里屋,呛得黎照不停咳嗽。

    “殿下。”

    黎照将燕珏推醒,“得想办法出去,这帮鼠辈竟敢放火!”

    她抡起圆凳去砸窗门,发现门窗全被锁死,火舌凶猛已舔/舐木柱点燃桌椅。医馆结构简单,皆是软木茅草铸造,房梁耐不住火势又没了支撑轰然砸落。眼见着要往她的身上砸,燕珏强撑着伤飞身过去展臂搂着她扑倒,横梁带火砸在他的后背,当即令他吐出血来。

    “殿下!”

    黎照错愕的看着他,燕珏垂眸浅笑,嗓音虚浮:“我会保护你。”

    一如曾经,你护着我。
  http://www.vipxs.la/114_114160/391326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