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修真小说 > 仙魔春秋 > 正文 252.魔域一角

正文 252.魔域一角

    圣灵殿内,清明抱着大腿,痛叫不止。在他的腿上,一道深深的伤口,正向外喷涌着鲜血。清明以灵力止血,却无法将鲜血全部止住。

    花千树挥出一道炽热的灵力,将清明的伤口封住,再取出一枚灵丹,抛了过去。清明直接张开嘴,将灵丹吞下。

    幽深的圣灵殿内,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嗡嗡声随即传来。不知多少飞天魔虫涌来,瞬间将殿内的所有修士淹没。

    花千树挥出一枚阵盘,将自己和王贺之、清明笼罩其中。法阵上涌起璀璨的光芒,飞天魔虫不断撞在法阵光幕上,被炽热的灵力焚化。

    清明看着光幕外滚滚而来的魔虫,竭力稳住心神,道:“千树师兄,这阵盘能支撑多久?”

    花千树道:“据我大师兄说,至少能支撑十天,无须灌注灵力。”

    王贺之大吃一惊:“十天?竟能支撑这么久?”

    花千树点头道:“那是自然,这个阵盘的核心,是一枚灵璧石。”竟然是号称灵石精华的灵璧石,王贺之叹息不已。

    江海盟自然也有灵璧石,可惜不是哪个弟子都有份的。据说水朵朵手中,有一枚巨大的灵璧石。王贺之这样的弟子,则根本不可能分配到。

    肃州城曾出现过一枚灵璧石的碎片,被杜雪宁以极高的价格抢下来,送给了无梦。而偌大的王家,连一枚灵璧石也没有。

    看着王贺之惊讶的神情,清明叹道:“我知道了,这便是徐州交换肃州时,我玄清宗送出的灵璧石。”

    花千树冷声道:“你们玄清宗活该,看看你们境内的修士,有多少人被魔化?大修士竟然出现在大荒城战场上,向我出手。”

    清明摇了摇头:“千树师兄,你应该知道,这些事与我无关。我只是远在肃州的一个小小城主,玄清宗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花千树冷哼一声,不再说话。此时光幕外,忽然出现一片奇景,无数衣衫褴褛的魔族修士,疯狂地冲向飞天魔虫。

    飞天魔虫数量极多,魔族修士的数量也不少。飞天魔虫猛攻之下,不知多少魔族修士被吞噬干净。

    与此同时,也有不知多少魔虫被击杀。那些修士将魔虫直接塞到口中,大嚼起来。花千树看得眉头紧锁。

    这是哪里?为何出现这么多魔族修士。三人透过光罩,向远处瞭望,只见万物都是黑色,令人压抑无比。

    圣灵殿中,魔天方惊道:“魔域?这里为何出现魔域一角?”圣灵殿中出现的,是魔域中的混乱之土。

    魔域极为广大,其中最肮脏,最混乱的区域,居住着海量的低阶魔族,被称为混乱之土。那里的生命,似乎只是为了吞噬而活。

    魔虫与魔族修士激烈碰撞,过了不知多久,这一波魔虫渐渐被击杀一空。这些魔族修士,眼光看向了魔天方。

    魔天方释放出高阶魔族的气息,那些修士先是一愣,然后连声狂叫,猛冲过来。魔天方暗暗叫苦,这里出现的,竟是混乱之土中的原始部落。

    原始部落的野人们,才不管你是不是高阶魔族,在他们眼中,只有能不能吞噬,能不能繁衍。

    魔天方、魔太灵分处不同的角落,陷入了同样的无尽厮杀中。花怜九依然坐在妖冉背上,一座法阵,将一人一马笼罩其中。

    妖冉暗叫侥幸,跟着这个精灵般的女子,虽然提心吊胆,却不必担心被外人伤害。花怜九面沉似水,心中牵挂北烈阳。

    此时北烈阳撑开精神幻境,走在魔域苍茫的大地上。混沌之气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吸引着无数魔物奔涌过来,然后被碾碎吞噬。

    北烈阳头上的双角,弯出了一个明显的弧度,上面层层叠叠,布满暗纹。北烈阳忽然仰天长啸,精神幻境中,高山平湖发生巨变。

    高山本是秋云兮留下的魔晶被吞噬后形成,此刻闪动着幽深的光辉。平湖之上,魔气深潭中扩展成一片大湖。

    北烈阳吞噬一丝先天之气形成的灵力深潭,迅速被魔气大湖超越,一旁的真气深潭,反而显得极小。

    一阵波动,北烈阳身上陡然出现魔族修为,从魔灵开始,连续突破魔兵、魔将两级修为,直入魔帅之境。

    北烈阳身上黑气缭绕,手持擎天,状若魔神。天域之上,北冥面沉似水,难道角人族的后辈,想要快速突破,便只有魔化一条路可走?

    想到荒土和南风神,北冥心里一松,很快又叹息起来。荒土和南风神所处的年代,是角人族全盛时期,并无生存压力。

    荒土和南风神有的是时间和资源,慢慢打磨真气,以九阶炼体功法突破修为,直到武破虚空,飞升天域。

    而秋云兮和北烈阳则不同,身处困境,只有快速提升修为,才能生存下来。北冥仰面向天,再次长长一叹。

    他留在擎天中的杀气几近于无,看来自己很快便无法感知到地渊的一切了。北冥轻声道:“小狼,我再帮他一次,好不好?”

    北冥脚下,伏着一头荒狼,它挑了挑眼神,心中暗道:“我刚刚飞升天域,根本说不了话,你自己想帮就帮,大不了耗费一年修为罢了。”

    天域中的一年,不知是地渊中的多少年,这里的时间过得极慢,荒狼还没有适应。北冥厉喝一声,真罡冲天而起,猛地刺入虚空。

    天域卧龙城,花小妖冷笑一声:“我说过的话,你们竟敢当做儿戏?”他信手一挥,一道仙罡之力击出。

    仙罡真罡,在虚空中碰撞在一处,化作无形。北冥哑然失笑道:“花小妖,你连多一眼都懒得看,你也许不知道,自己的闺女也在圣灵殿内?”

    小狼低吼几声,北冥摇头道:“算了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地渊之事,我从此不会再管。可惜了我一年修为。”

    圣灵殿内,妖冉忽然四肢发软,瘫坐在地上。他识海之内,天马印记不停闪烁。北烈阳的声音随即传来。

    “妖冉,你在何处?”北烈阳的声音低沉冷漠,没有前辈的尊称。

    妖冉哪里顾得上计较,连忙传音道:“我很好,和花怜九在一起。她以法阵护住我和她。烈阳,你怎么样?”

    北烈阳原本魔心翻腾,听到花怜九的名字,瞬间清醒过来。在他识海内,闪过爹娘、北月北山、荒雅南浔等人的面孔。

    花怜九的身影,最后出现在北烈阳识海中。她檀口轻启,仿佛在说,北烈阳,你我天域再见。

    北烈阳手持擎天,高声喊道:“我要飞升天域,去见花怜九。魔域,给我滚远点。”这一声厉喝,响彻圣灵殿,魔域一角随即崩塌。

    圣灵目瞪口呆,自己以一条胳膊的代价,发动圣灵殿中的幻境,竟然转眼便消失不见?这个北烈阳,到底是什么修为?

    北烈阳身上的魔族修士,瞬间化作乌有。精神幻境中,又有几个角人先民化实,高山平湖,巍巍然有凌天之势。

    花怜九听到北烈阳的声音,脸上涌过一丝红晕。她猛抽了妖冉的头一下,嗔道:“你们两个,一样鲁莽。这些话心里想想就好,干嘛要喊出来?”

    妖冉被抽了一下,心道:“又不是我喊的,你去抽北烈阳,打我干什么?”

    话到妖冉嘴边,却变了样:“怜九,你说得对,烈阳这小子一向鲁莽。”

    花怜九再猛抽一记,怒道:“哪有这样说你主人的,他那个样子,还不是你带坏的?”妖冉不再说话,直奔北烈阳所在的方向奔去。

    擎天中最后一缕北冥留下的杀气被激发,北烈阳的弯角再次变直。披散的头发拢成一团,擎天化作发簪,将头发束在北烈阳头上。

    妖冉随即赶到,他大叫道:“烈阳,你看我把谁带来了。”北烈阳举目看时,看到只有妖冉孤身跑来。

    说话间,妖冉感到自己后背上的花怜九忽然消失。他叹息一声:“刚才怜九还在坐在我后背上,现在却走了。”

    北烈阳沉默一阵,纵身上马。马背上还有佳人身上的幽香,可惜芳踪已无处可寻。妖冉信步向前,一人一马,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一道光芒在黑暗中亮起,花怜九的如花面容闪现出来,她幽幽叹道:“知道你没事就好了,你我还是不要见面。”

    黑雾森林内,荒雅和南浔正在围着一个巨大的圆筒,转来转去。荒雅道:“浔儿,你有把握这东西,能扛得住无尽罡风?”

    南浔点头道:“没有问题,我已请大祭司出手试过。他全力一击,没有将这飞舟的船舱击穿。”

    荒雅笑道:“那便毫无问题。可是,飞舟的动力怎么办?那些灵石,如何才能让这么重的船舱飞起来?”

    南浔面露难色,道:“这个我还没有研究透,要是烈阳在就好了,可以研究一下北冥号,看看花半顷是如何做到的。”

    说话间,两人的心脏几乎同时悸动起来。荒雅惊道:“怎么回事,为何我忽然心慌?”南浔点了点头,面色凝重。

    荒雅继续道:“莫非烈阳在大阵外遇到了危险?不行,你留下来钻研飞舟,我要出阵去看个究竟。”

    荒雅转身便走,南浔连叫几声,荒雅置若罔闻,很快消失在丛林中。向前疾奔一阵,荒雅忽然停住脚步,荒碧晴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娘”,荒雅跑了过去,扑在荒碧晴怀里,道:“刚刚我和南浔无故心慌,是不是烈阳出了什么事?”

    荒碧晴摇头道:“放心吧,那小子没事,过些日子你便见到他了。”

    闻听此话,荒雅心安一些,摇着荒碧晴的胳膊道:“娘,再过多久我能见到他?”

    荒碧晴轻轻拍了爱女的头一下,笑道:“你以为我是神仙?别多想了,他心里若是有你们,千里万里,也会回来相见的。”

    说此话时,荒碧晴仰望天空,此时黑雾大阵内,日月交替,一片光明。


  http://www.vipxs.la/111_111220/396761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